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68节 残酷学者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安格尔最想得知的消息,自然是不用登记的情况下,如何让异界生命能够不被世界意志排斥?

  安格尔以为自己买了纳米以后,这个问题皮耶尔应该会主动交代。

  但皮耶尔却什么也不说。

  哪怕安格尔主动询问起,皮耶尔也总是顾左右而言他:“纳米是没问题的,绫人的寿数在三百岁,纳米如今四十七岁,想要活到二百五十岁以上是绝对没问题的。”

  把话题扯到纳米身上,但就是不言说具体原因。

  因为皮耶尔的态度问题,让安格尔越来越觉得疑惑,他在云端图书馆找不到端倪,曾经试探的询问过很多人,包括普罗米这种老资格,也是一问三不知。

  按理说,这么多异界奴隶出现在巫师界,应该不至于大家都不了解,三缄其口,或者避而不谈吧?

  莫非,这里面还有什么端倪?

  想到这,安格尔开始不停的追问起皮耶尔。

  面对皮耶尔,他倒是没有太大的担心会暴露乔恩的存在。

  且不说乔恩离此地有多远,以皮耶尔对异界奴隶的态度,也不可能将“安格尔可能藏有异界奴隶”一事报给极端教派的人听。

  在安格尔的再三追问之下,皮耶尔也依旧不愿意回答。

  到了最后,安格尔以为今天是得不到回答了,只能无奈离开。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转机很快便来到了。

  在皮耶尔一脸犹豫的表情下,安格尔阴沉着脸,踏上回到柯克街深巷的阶梯。

  既然皮耶尔这里得不到答案,在不能询问导师的情况下,他只剩下另一个办法——砸钱买消息。

  卖消息的地方,在机械城有很多,譬如红粉馆就可以买消息。不过买消息的话,很难界定会不会有极端教派的人钓鱼执法,所以安格尔一开始没有选择这种方法。

  但皮耶尔这里走不通,他也只能走这条路了。

  纳米跟在安格尔身后,走上旋转阶梯,离开了庞克人才交易市场。

  看到纳米离开,大厅内众人交头接耳,能答应纳米的条件,这个“主人”说不定也能答应他们的条件。有人询问起皮耶尔,买下纳米的人是谁,还会不会再来。

  皮耶尔却是一脸恍惚,心中犹豫不定,没有理会旁人的询问。

  其实,那个讯息在整个人蛇圈子里,也不算什么隐秘。但,这里面涉及到了一些威权的倾轧,还有一位不可言说的存在。故而,他也不好向圈外人透露。

  但看安格尔的样子,如果不透露的话,他会不会对纳米不好?

  毕竟他们只是口头协定,并没有立契约。如果安格尔反悔了,纳米在他那里的生活就惨了。

  正因此,皮耶尔心中很是纠结。

  就在这时,一阵轰隆隆的声响,从上方传了下来。

  同一时间,大厅中突然传来门口墨镜男的声音:“皮耶尔,叫他们赶紧上来,极端教派的人又来了,这次来了起码十个!”

  一听到此言,皮耶尔的表情瞬间一变,拿出一个通讯器,嘴里快速念叨道:“所有挂单的赶紧上来,找茬的又来了!”

  随着话音落下,呈蜂窝状的地下人才交易市场,许多扇大门被推开。诸多寄住于此的巫师学徒,纷纷走了出来。

  这些人,正是皮耶尔敢于直面极端教派之人的底气。

  “真麻烦,净化花园都过了这么久,这群人怎么还不离开。”皮耶尔骂骂咧咧,他敢于这么对待极端教派的人,因为他知道对方肯定会离开机械城的,如果赖着不走,罗森也会将他们赶走。等到他们全都走了,哪怕他得罪了他们,对方也不敢找上门来。

  就在皮耶尔聚齐诸多打手,要上去和极端教派的人血拼时,巷道中的气氛,却是一片诡异。

  “又见面了,帕特先生。”说话的正是不久前在红粉馆中的那个黑袍软铠的男子。

  安格尔也没有想到,自己刚刚出来,就遇到了极端教派。

  他心情本就不好,面对极端教派的人,也没有给什么好脸色:“真是走到哪,都能遇到你们。就算是代天执法,也未免太过嚣张了吧。”

  安格尔话音落下,对面的极端教派诸众脸色全都一变。

  安格尔也懒得理会他们,直言道:“让开,路本就窄,别挡道。”

  黑袍软铠男子眼睛一眯,却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安格尔背后的那个小人儿身上,他的鼻子轻轻一嗅:“残酷学者的恶心味道。”

  安格尔不知对方再说什么,双眼平视,眼神中越发的不耐。

  “还不让?”

  黑袍软铠男子微微一笑:“当然要让,幻魔阁下的弟子,我们可不敢得罪。”

  一边说着,他一边侧过身,但就在这时,他原本放在腰间的骑士细剑,像是活了起来,带着强大的魔力朝着安格尔背后的纳米,便是狠狠一砍。

  哐当一声——

  在纳米恐惧的目光中,一道冰墙陡然立了起来,阻拦了这一道劈砍。

  冰墙自然是安格尔所立,在对方眼神看向纳米时,他就已然机警,果然,一言不合便动手,安格尔也立刻反应了过来。

  这一刹那的交锋过去后,两人都没有再多言。

  对方要纳米的命,但安格尔却要保纳米不死。两者的目的本就冲突,何须多言!

  两方冲突就在一瞬之间。

  安格尔直接用出一道幻术,想要先困住对方再说。但就在万象轴将幻术的模型引导出来时,安格尔的表情突然一顿,眼睛露出一丝不可思议之色。

  不及多想,瞬间白茫茫的雾气便将众人包裹住。

  当皮耶尔带着队伍冲出来时,战斗已经结束。

  烟雾逐渐散去,地上躺了一圈人,全都是身着黑袍的极端教派之人。唯一站着的,却是安格尔与有些怯懦的躲在他脚边的纳米。

  皮耶尔眼里闪过震惊,这十个极端教派的肆虐巫师,全都是闯过了净化花园的人,而且是这一次留在机械城的极端教派全部核心!

  居然就这么全都被打败了?

  而且,从刚才墨镜男喊话,到他出来也不过一分钟的时间,怎么会这么快?

  他看向站在一旁的墨镜男,想要从他那里得到什么讯息,但墨镜男也彻底傻了,久久不能回应。反倒是他肩膀上的猫头鹰,比划了几下,将刚才的事情说了出来。

  不过猫头鹰只是炼金魔宠,能说的也不多,它只看到一道白雾弥漫出来,然后一阵打斗声从内里传出,再然后就是皮耶尔等人出来,白雾消散,一地的衰兵。

  不管白雾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毋庸置疑的是,安格尔一人,就将这一群极端教派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给打败了。

  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

  至少,皮耶尔拥有很多挂单的学徒,靠数量想要将极端教派逼走,或许有可能。但打败的话……那几乎没有任何可能性。

  在皮耶尔颤抖的看着安格尔时,安格尔看似一脸冷漠,但心中也满满的疑惑。

  他将目光放到自己的右手上。

  戴着黑色手套的右手,遮掩了那正在欢快跃动的绿色纹路。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他只是想放个迷雾幻境,居然直接成了大型的迷雾魇幻之术?

  就是因为他将幻术从右手导引出来吗?然后强大的魇幻之力便让这群人自相残杀起来?

  没错,就是自相残杀。安格尔其实根本没动手。

  在安格尔也有些不知变故的时候,皮耶尔带着身后也一脸震惊的“挂单学徒”,摩挲着双手走了过来。

  “帕特先生,我……”皮耶尔话还没问完,便感受到安格尔冷冷的注视。

  “我…我就是想问一下,这些人怎么处理?”皮耶尔有些颤抖的指了指地上瘫倒的众人。

  他们虽然看上去严重,但基本都是外伤,因为他们也不敢对安格尔起杀心,所以在自相残杀时,不怀杀心之下并没有人死亡。如今不过是被魇幻之力影响,全都昏迷了过去。

  “随便怎么处理,如果你们想把他们弄死也可。但这就与我无关了。”安格尔冷漠道。

  说罢,安格尔直接越过地上昏迷的诸人,准备带着纳米离开。他现在极其好奇右手的变化,为何普通的基础幻术,通过右手导引就成了如此强大魇幻之术?

  就在安格尔准备迈脚走人时,皮耶尔突然叫住了他:“帕特先生。”

  原本他还在踌躇要不要将那事说出来,但看着地上这群极端教派之人,既然安格尔与极端教派似乎不对付,说出来应该也无妨吧?

  就当是为了纳米吧。

  带着这个想法,皮耶尔叫住了安格尔。

  半晌后,皮耶尔带着安格尔再次回到了地下大厅,在众人惊疑与震撼的眼神中,安格尔被带入了皮耶尔的私人房间。

  在这里,皮耶尔终于将异界生物偷渡的关键说了出来。

  ——“深渊铭文学。”

  皮耶尔示意纳米脱下衣服,安格尔注意到,在纳米的胸前绘有一个图案,图案显示:一只被黑色双翼包裹的有尾恶魔。

  值得一提的是,这只恶魔的尾巴像是一只钩子,钩住了一堆精美的书册。

  “这就是深渊铭文。”皮耶尔小心翼翼的传声道:“是深渊大魔神——残酷学者的基础铭文庇护。”

  随着皮耶尔遮遮掩掩的讲述,安格尔终于了解了这所谓的“深渊铭文学”。

  深渊铭文学是由大魔神残酷学者所发明,后来,这种铭文的概念被删删改改,传到了巫师界。

  经由巫师界的先贤修改,各大智者一代代的钻研,最后完全摒弃了不利之处,变为了铭文学。

  随着铭文学在巫师界的开发,其深奥程度甚至远超过最初版本的深渊铭文学。而且,铭文学的深奥程度,和炼金、魔纹……等等不相上下。不过,据皮耶尔说,铭文学似乎在北领和西陆比较盛行,在南域巫师界并不怎么流行,主要原因在于极端教派。

  没错,极端教派所谓的“登记”,在异界客身上绘制相关的图案,其实就是铭文。

  不过是已经“在地化”、“本土化”的铭文学。而非最初的起源,深渊铭文学。

  “想要让巫师界的世界意志不排斥外来者,必须要有同等强大的世界作为后台。深渊位面就完全不输于巫师界,再加上残酷学者的深渊铭文庇护,纳米方才不会被世界意志的力量所侵蚀。”

  皮耶尔说完这番话后,便立刻闭嘴了。

  散播深渊铭文学,就是明面上与极端教派对着干。虽然他们这倒卖奴隶的行业,本就与极端教派有瓜葛,但只要不撕破脸皮,倒也无妨。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