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72节 伊莉莎的请求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利落的红色短发,诡异的笑容面具,还有一(身shēn)潇洒的皮风衣。m手机最省流量的站点。

  风暴峡谷的伊莉莎。

  不久前,安格尔才把炼制出来的赝品“血色王权”交给她,没想到今天会在天空拍卖会的鉴定室见到她。

  伊莉莎正从一间专门服务正式巫师的鉴定室中走出来,她的(身shēn)后跟着一个穿着银色巫师袍的老头。

  “鬼面阁下,你真的不考虑将它一起登上这次拍卖会吗?我保证,只要你将它放上去,绝对会成为本次拍卖会的压轴品。”老头苦口婆心的说着,它的衣袍绘制有齿轮状暗纹,每一个动作,仿佛其上的齿轮都在滚动。

  “别跟着我了,我说过不卖。”伊莉莎没好气的打断老头的话。

  “可是……”

  “别可是不可是的了,那俩东西又不是一(套tào),它们之间的价格也不联动,别跟着我了!”伊莉莎转头厉喝一声,让原本还想继续念说几句的老头终于闭了嘴,讪讪的回了鉴定室,关上门。

  他们的对话没有经过魔力遮掩,所以周围的诸人都听到了。从对话上来听,安格尔估摸着,那老头应该是想让伊莉莎把某件宝物拿去拍卖,伊莉莎不愿意。

  至于那件能让鉴定室的老头说出“绝对可以压轴”的宝物是什么,安格尔就无意去刺探了,甚至,安格尔在看到伊莉莎的瞬间,他就转(身shēn)了。

  他可不想和伊莉莎再扯上关系。

  且不说他自以为是的帮人炼制“血色王权”有多尴尬,光是这件秘宝牵动的关系太大,就连桑德斯都让他不要掺合在这里面,所以安格尔见到伊莉莎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身shēn)溜走。

  可安格尔的行动再快,也快不过伊莉莎的余光一瞥。

  “咦,这不是安格尔么?”

  安格尔还没反应过来时,就见伊莉莎出现在了(身shēn)侧:“伊……莉莎大人。”

  “我这几天正在找你,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伊莉莎的声音从面具后传来:“我去过繁花庄园找你,桑德斯说你一直在闭关炼金,估摸着你炼金就是为了上此次拍卖会吧?”

  安格尔点点头:“炼制了些不值一提的小玩意,想换点魔晶花花。”

  伊莉莎单纯是想起个话头,也没去探究安格尔炼制的到底是什么玩意,而是继续道:“我正好有事找你,不如我们换个地儿说?”

  安格尔连忙摇头:“导师令我入夜前回庄园,如今天色已暗。大人有什么事,不如就在这里说吧?”

  伊莉莎皱了皱眉,不知道安格尔说的是真是假,但既然安格尔已经摆出桑德斯的名号,她也不好直接虏人。只能点头道:“好吧,你听着……”

  伊莉莎嘴巴微动,一道道声音直接印入安格尔的心上。

  随着伊莉莎的述说,安格尔却是表(情qíng)越发古怪,到了最后他直接对伊莉莎摇头道:“不可能的,我炼制不出来了,大人另请高明吧。”

  “可是,我听说你不是已经接触过那个层次了吗?”

  “伊莉莎大人,那只是个意外。主要是黑城堡的数千年底蕴累积爆发,才让我意外的接触到那个层次。真要我再次去做,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安格尔严词道:“神秘之事,非同儿戏啊。”

  伊莉莎似懂非懂,最终叹了一口气:“好吧,看来只能继续钓着古曼王了……”

  安格尔就当自己耳朵聋了,什么也不想听。

  既然他已经明说了不行,伊莉莎也没难为安格尔,放他离开了。

  但看着安格尔消失在灯火阑珊处的影子,伊莉莎也忍不住叹气,本来她已经想好忽悠古曼王的办法了,目前看来安格尔那边是走不通了。

  可她也无法,偌大一个机械城,接触过神秘层次的,似乎除了安格尔,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哥哥……”慨叹一声,伊莉莎摇头消失在夜色中。

  安格尔回去的路上,还在庆幸自己没有过多的掺合进“秘宝”中,至于伊莉莎最后所提的那个要求,安格尔连想都没想,便完全抛之在了脑后,因为那个要求,以他目前的能力是绝不可能的。

  毕竟,伊莉莎的要求,基本上是让安格尔重新炼制出一把神秘之物。

  可,神秘道具如果这么容易就炼制出来,那还能配的上“神秘”二字吗?

  回到了繁花庄园,夜色正浓。多(日rì)未睡的疲倦感向安格尔轰炸起来,他原本还打算去找格蕾娅,询问格蕾娅想要的幻境究竟为何。但奈何太困,安格尔一回房就被封印在了(床床)上,沉睡不醒,一晃之间,便到了第二(日rì)的下午。

  安格尔醒来时,整个人还是呆呆的。

  若非桑德斯传声,说拍卖会马上就开始了,估计他还要在(床床)上发愣好长一会儿。

  快速打理好个人清洁,换了一(套tào)贴(身shēn)款的绅士礼服,安格尔方才出门。

  门口,高头大马配黑色车厢已经备好,只等两人一上车,便缓缓的向天空拍卖会走去。

  安格尔登上马车后,看到内里闭目不言的桑德斯,询问的第一句话是:“为什么要坐马车?”

  无论是走过去,飞过去,不都比马车来的快么?

  桑德斯淡淡瞥了他一眼,那一眼中包含了很复杂的(情qíng)绪。

  安格尔偏生独懂了:“仪式感。”

  毕竟是一个拍卖盛会,作为一个自诩贵族作派的巫师,在参与任何的社交活动,都要有一个仪式感,或者说走一个过场……说白了,就是装((逼逼)逼)要装全(套tào)。

  安格尔就这么默默的陪着桑德斯装了这么一个((逼逼)逼)。

  他以为他们坐马车抵达天空拍卖会时,会特别的尴尬,毕竟那么多人会注视着,但后来他才发现自己多虑了。

  桑德斯顶多只是维持自己“贵族老爷”的面子,很多巫师连面子都不要。

  巫师中奇葩的人设,一个比一个多。

  安格尔就看到有一个抱着橘子树的巫师,执意要进场。那株橘子树宽两米,高十米,硕果累累。

  最后站在门口的守卫巫师,在核对了对方的信息后,也没有阻拦。

  除此之外,坐马车来拍卖会的人也很多,桑德斯选择的高头马车在众马车群中,反而是最低调的一拨。

  还有雄鹰拉车而来的,看上去比他们的马车拉风多了。

  安格尔原本还觉得这个仪式感有点令人尴尬,如今却突然觉得,桑德斯果然还是一个低调的人啊。

  拍卖会就在这跌宕起伏的迷之心(情qíng)中,开始了。

  和上次暮色大拍一样,以桑德斯的(身shēn)份怎么可能会没有贵宾包厢呢?

  安格尔这次就和桑德斯一起,在三楼的贵宾包厢,包厢号是012。虽然号码排在靠后,但视野在所有包厢中反而是最好的,直面着一楼的拍卖台。

  一连串的拍品,随着灯光的闪灭,以及拍卖师的介绍下,快速的流过。

  前几件拍卖品都是诸如药剂(套tào)品一类的物品,价格虽然也很贵,但几乎都没有什么好说,纯粹靠数量来堆砌的价格。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主持这场拍卖会的拍卖师,安格尔并不陌生。

  那是一个穿着银白色紧(身shēn)制服,头发高高盘起,一脸严肃的中年女子。

  “导师,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安格尔看着台上的人影,眼底带着好奇。

  “她本(身shēn)就是天空机械城的,在这里也不意外。”桑德斯顿了顿,嘴角扬起:“大概是在野蛮洞窟,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只能返回天空机械城了。”

  “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安格尔不知道桑德斯指什么。

  “堂堂兽皇的女儿,你觉得会不带目的来到野蛮洞窟吗?只为了单纯待在小小的天空塔,当一个分区主管?”桑德斯直言,原本这些事没必要和安格尔说明,但安格尔的进步太快,他估计不用多久,安格尔就能进入野蛮洞窟的核心圈,这些事迟早也会知道。

  “兽皇的女儿?”安格尔念叨着这句话,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导师,你是说梅兰莎大人是机械兽皇的女儿?”

  桑德斯点点头:“没错。”

  台上的拍卖师正是梅兰莎,当初在野蛮洞窟天空塔当主管。安格尔原本对她的观感还不错,可经过寄生娘事件后,对于梅兰莎和巴洛克的印象便急转直下。

  安格尔脑海里浮现出罗森的面容,再看看梅兰莎的样子。

  安格尔完全没想过,这两人会是父女。除了表(情qíng)都很冷漠外,明明一点也不像。甚至就连表(情qíng)的冷漠感,他们都有明显的差距,罗森是纯粹的冰冷,梅兰莎则是带着古板严肃的冷淡。

  “梅兰莎重返机械城,想来是为了那条路。可惜,罗森在这上面能帮到的并不多。”桑德斯淡淡道。

  “那条路?”安格尔疑惑了一下,猛地反应过来:“导师是指真知之路?”

  “没错。她考虑的太多,反而上不了这条路。”桑德斯顿了顿:“就如芙萝拉一样。”

  芙萝拉没有踏上真知之路的原因,是因为考虑太多?可是,何谓考虑太多?

  安格尔将这个问题问出来,桑德斯笑了笑:“你现在就是考虑太多。”

  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因为安格尔发现,自己拍卖的蝶心项链被摆在了拍卖台上。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