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73节 梦界旅志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他的蝶心项链,果如那日鉴定师所说,是在前段班拍卖。

  不过,并非是一起拍,而是时不时的插入一条。

  因为空间不大,只有长宽5米左右,安格尔估价是两万到三万魔晶。但实际拍卖的价格,基本都固定在三万魔晶到四万魔晶之间,拍卖因为竞价的因素,时常比真实价格要高,这也是安格尔为何选择在拍卖会售卖的原因。

  虽说蝶心项链要与桑德斯分账,且拍卖会还要收取一部分佣金,但安格尔自己估算了下,每一条项链他也能净赚接近一万魔晶,等于说,他的身家再次从一贫如洗变到了四万魔晶左右。

  四万魔晶对于绝大多数巫师而言,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但在这场南域堪称最顶尖的拍卖会上,四万魔晶就像个扔进大海的沙砾一般,连轻飘飘的水花也掀不起来。

  安格尔原本还说,趁此机会囤一点“未来可能会用到的珍贵材料”,然而基本每一样材料,价格都是以五位数往上飙。

  安格尔不是买不起,而是囤不起。

  他的仓鼠囤货个性,被高昂的价格打回了原型。

  桑德斯倒是拍了不少东西,其中多是各种新鲜的施法材料。巫师可以借助施法材料更轻易的施法,但有时候,借助未知的施法材料,说不定能逆推出新的术法。

  桑德斯自从走上真知之路后,基本上自身的巫术,就全部是原创的了。所以,对于任何有助于推导新术法的物品,都抱有极大的兴趣。

  在拍到第一百件物品时,拍卖会进入第一次阶段性休息。

  所谓的休息,大约十分钟左右。休息的主要的原因,是为了告诉所有人,前段班的拍卖结束,马上进入第二阶段的拍卖。买不起的,或者有要事的,可以趁此机会退场了。

  第二阶段的拍品价格明显比第一阶段拍卖要贵一些。

  但绝大多数还在安格尔射程范围之内,当然,这里指的射程范围仅限于初始价。

  在这阶段的拍卖,安格尔看到了很多新奇的东西,譬如某些异界奴隶。

  “只会说假话的生物,来自伪面世界。”

  “和人类外观95相似,但内在构造完全不一样的芬克农族。”

  “多目族,食尸鬼……”

  很多异界奴隶,甚至来源要绕过数以千计的位面,价值更是高达七位数。这一系列的奴隶拍卖,让安格尔对于多重世界的寥廓终于有了点直面的认识。

  当第二次阶段性休息过后,安格尔知道自己的拍卖会之旅应该到此就结束了。

  虽然还有后段班的拍卖,但这一阶段他只能沦为看客,因为每一件物品都是七位数的底价……这些拍品全都珍贵异常,且只服务于高阶巫师和真知巫师,就连普通级的巫师在这一阶段也得乖乖歇菜。

  最先拍卖的都是巫师级的材料,安格尔拿去拍卖的血蔓也是在这期间拍卖的。

  血蔓的作用单一,但研究价值挺高。

  最终的成交价达到23万魔晶,比最初的预估高了约莫3万魔晶。

  就算还给桑德斯15万魔晶,减去佣金,安格尔也能得到接近6万魔晶。

  原本桑德斯告诉安格尔,魇界是个大宝藏。他以前还没有一个概念,但当物品化为数字时,这个概念立刻就有了。

  在安格尔眼中,魇界岂止是大宝藏,简直就是个大金库!

  漫山遍野的巫师级魔兽,每一个都明码标价啊!可惜的是,他一个也对付不了……

  时间慢慢推移,拍品到了最后阶段。

  几乎每出一件拍品,安格尔就看的肝颤,价格有时候甚至飙到了八位数。

  在出到倒数第三件物品时,站在拍卖台上的梅兰莎拿出了一张皮卷,向在场所有人展示了一番。

  安格尔也看清了,这张皮卷看不出有能量波动,应该不是魔纹皮卷,而是普通的手写皮卷。

  且皮卷的封面上只有一排文字,没有任何花哨的装饰。

  字体偏向远古流行的斜花体。

  “应该是远古时期的巫师手札吧?”安格尔暗自嘀咕,在远古浆纸还没有普及时,巫师就喜欢用皮卷作为记载媒介。

  可当安格尔看清上面的文字时,立刻否定了先前的猜测。

  “梦界旅志?”安格尔一个字一个字的将皮卷的名读了出来,“不是巫师手札,难道是类似斐文达大师的旅行游记吗?”

  这时,一直沉默不言的桑德斯突然开口道:“应该就是它了。”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安格尔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桑德斯说的是他来这次拍卖会的目的:“这就是那张关于魇界的远古皮卷?”

  桑德斯点点头:“根据我得到的消息,那卷涉及到魇界的远古皮卷,名字就叫做《梦界旅志》。”

  听桑德斯这么一说,安格尔脑海里生出一些疑惑:梦界旅志。难道远古时期,魇界被巫师称为梦界么?

  安格尔再深入去想,自己有没有在其他地方看到过有关梦界的记载。然而,并没有。

  他不知道是自己的知识储存量不够,还是真没有梦界的记录,故而他将这个问题抛给了桑德斯。

  但桑德斯也摇摇头,表情带着疑惑:“我知道诸如梦幻界,梦幻位面,幻梦界……但独独没听过梦界。”

  这时,梅兰莎的声音传遍全程:“梦界旅志,这是一卷远古时期的巫师旅记。”

  话音一落,在场的巫师绝大多数都露出疑惑之色,一卷旅记有什么意思?就算是远古巫师的旅记也不还是旅记。而且,巫师界经过一代代的发展,开辟各大位面,远古巫师还不见得比现代巫师走的远,看的世界多。

  在座的巫师哗然,不懂一卷旅记凭什么成为压轴的三件品之一。

  除非这卷旅记如野蛮洞窟的书老一般,已经成了灵。

  否则,这卷旅记有什么资格登上此等拍卖?

  哗然的巫师虽然众多,但知道内幕消息的巫师也不少,他们均沉住气,等待着梅兰莎的说辞,包括桑德斯师徒。

  “梦界旅志可不一般,根据可靠的考察,这卷旅志的地点是魇界……”

  梅兰莎此话一出,底下就有人反驳。魇界不过近几百年来才被人得知的,而且进去的人寥寥无几,凭什么说这张皮卷记载的就是魇界。

  而且,你所谓的‘可靠的考察’,又有多可靠?

  梅兰莎没有理会这群人的挑衅,继续道:“根据拍卖者的介绍,此卷详细记述了魇界某些核心区域的秘闻,其中甚至包括一些天才地宝的位置。”

  梅兰莎话毕,直接道:“《梦界旅志》,起拍价60万魔晶,有意愿的可以出价。”

  60万魔晶,这已经是今天拍卖的最高起拍价。

  过了好一会儿,依旧无人出价。底下叫嚣着“作秀、流拍”,梅兰莎眼神游移,看向三楼的几个包厢,这张皮卷其实就是为了三楼的那几位准备的,因为只有到了那等层次,才有机会接触到魇界相关的事物。

  但他们此时都没有出价,这让梅兰莎有些迟疑了。

  “梅兰莎,梦界我们可没有听过,寡口无凭,如何证明它是魇界旅志呢?”一道苍老的声音,从三楼的包厢中传出。

  此人的包厢恰好就在他们旁侧,安格尔没记错的话,是011号。

  桑德斯淡淡道:“是不眠城的奎特老头,没想到他也来了。也对,这家伙可是尝到过魇界的甜头。”

  安格尔猛地回头:“导师的意思是——”

  桑德斯点点头:“他进入过魇界,被卷入了还有幸出来。听说,还携带了一些附加品出来。”

  任何进入过魇界的巫师,离开魇界后,虽然都言说魇界极其恐怖,但真正要说到有魇界消息时,这群人跑的是最快最积极的。

  因为他们很清楚,魇界不仅有大恐怖,同时还有……大机缘。

  奎特的话,让梅兰莎一愣,但她很快就调整回来,笑着道:“这卷皮卷我们可没开封过,所以如何证明‘梦界’就是‘魇界’,恕我无法回答。”

  “那你刚才还说,拥有最可靠的考察?我可没见到,哪里可靠。”奎特讽刺的声音传来。

  “的确是可靠的,不过……”梅兰莎皱了皱眉,想起对方不愿意拍另一样物品,她也不好在这里说,只能模糊道:“奎特阁下不妨想想,你觉得我们会让天空拍卖会的信誉,砸在这一张皮卷上吗?所以,请放心,我们自有可靠的依据。”

  梅兰莎既然将天空拍卖会的信誉都说出来了,奎特也的确不好再说什么。

  但奎特不好说,不代表其他人愿意收敛。

  “谁知道你们的信誉可不可靠,我可是第一次来这里。不想买回去一张破皮卷,结果什么实质内容都得不到。”

  这是一道听不出年龄的女声,此话一出,安格尔立刻将目光放到桑德斯身上,寄望从他那里得到此人的身份。

  桑德斯皱了皱眉,“她也来了?”

  “导师,你说的‘她’是谁?”安格尔好奇问道。

  桑德斯沉吟了片刻:“霜月的位面征荒主力——丝奈法,常年待在域外……是一位实力很强大的血脉巫师。”

  “丝奈法?”安格尔思索了片刻,“难道是那位荒野女巫?”

  桑德斯颔首。

  “还真是她。”安格尔在心中默默道,对于这位女巫,安格尔其实以前并不知道。后来在娜乌西卡的耳濡目染之下,方才知道这个荒野女巫的身份。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