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74节 远古的魇魂体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荒野女巫”丝奈法。

  抛开其霜月的身份不说,这是一位引领整个巫师界女巫的巾帼旗帜。

  在巫师界,女性的数量天然低于男性。且成就高者,更是寥寥无几。而且,巫师界有很多例子,许多女性巫师原本还很上进,但一旦陷入感情漩涡,就会出现有情饮水饱的状况。放弃了自我实现,转而追求被粉饰过后的心灵满足。

  女性巫师比男性巫师更容易受到感情的左右,且更热衷投身于感情。

  但巫师之间的感情,在岁月的流逝下往往是最薄弱的,历久弥新的属于极少一部分。这就导致,本就稀少的女巫,在情感支点易碎的情况下,往往也被时间磨灭了理想的支点。

  而丝奈法却不一样,她是一个完全抛弃情感支点,一切只为理想支点而活的女巫。

  甚至,在对理想坚定不移的信念上,超过很多男性巫师。

  她是一位天才巫师,短短百年踏入真知之路,如今更是高歌迈入二级巫师的门槛。在修炼的速度上,哪怕与桑德斯媲美,也不遑多让。

  这样一位立场坚定的女巫,再加上其血脉侧的身份,完全是娜乌西卡的榜样。

  故而,安格尔时常在娜乌西卡的谈论中,听到这位的名字。甚至,关于丝奈法的一些经典战役,娜乌西卡都能如数家珍。

  “丝奈法大人,居然也出声了?难道她也去过魇界吗?”安格尔好奇道。

  桑德斯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了,或许进去过,或许没进去。毕竟她常年在域外前线,很多域外的消息都是霜月把控住的。当初格蕾娅在寒特世界陷落魇界的消息,也是霜月传出来的。”

  “导师的意思是,舆论封锁?”

  “凡人或许会被舆论封锁,但巫师可没那么蠢。巫师只分想知道的,和不想知道的。当你想知道一件事,总有办法的。”

  安格尔也反应过来,且不说很多“判真类”的术法,光是预言系的巫师,就封闭了绝大部分说假话的空间。

  “丝奈法去没有去过魇界并不重要。”桑德斯眼神微微一眯:“但从她今天的口气来推断,她对魇界感兴趣,这是无可辩驳的……就是不知道,是她个人感兴趣,还是霜月感兴趣。”

  虽然个中可能有一些猫腻,但安格尔大致明白了桑德斯的想法:“导师更期望是哪个呢?”

  “我倒是期望是霜月感兴趣,至于原因。”桑德斯看了眼安格尔,“你应该能猜得出来。”

  安格尔窝进柔软的沙发中,桑德斯的意思他懂。如果是丝奈法一人对魇界感兴趣,说不定还真能搞到些机缘。但如果是霜月的话,它们集全力去开发魇界,绝对会栽一个大跟头。对于一向讨厌霜月联盟的桑德斯来说,这的确算是一件好事。

  就算真给他们在魇界鼓捣出一些好东西,也无妨。因为魇界的开发,对于桑德斯而言,绝不是一件坏事。

  在他们讨论丝奈法与霜月联盟的时候,又有几道声音钻了出来。

  无一例外,全是贵宾包厢中的声音,均是支援丝奈法,希望主办方能将《梦界旅志》的事情讲清楚。

  这些人中有好几个,根据桑德斯所言,都曾进入过魇界。

  看来,这一次天空拍卖会是做足了噱头,靠着魇界的消息,将很多隐藏起来的老怪物,都勾引出了水面。

  在众口一词的情况下,梅兰莎终于软化了。

  “封条未拆,所以我们肯定没有看过内里的内容。但刚才我得到送拍者的传讯,她传给了我们一段关于卷中内容的记载,你们可以自己斟酌选择要不要拍。”梅兰莎此话一出,原本喧嚣的声音全都静谧了下来。哪怕只是插科打诨的巫师,都竖起耳朵,等待梅兰莎的述说。

  虽然他们先前都不认这本游记,但那么多老怪物出来说话,在联想这些人平时连年拍都不出现,这次月拍却来了,他们可不傻,这里面必然有猫腻。

  说不定,这些老怪物就是为了这卷皮卷而来。

  此时,再也没有人去争议《梦界旅志》有没有资格登上压轴。

  “根据卷轴中记载,魇界中有大量的神秘之物,甚至有一处神秘阁楼,从内到外,皆是神秘之物。譬如,拥有绝对复刻能力的神秘镜子,摆荡在命运长河上的秋千,开出无穷奥秘的盒子……”

  梅兰莎念完这段话时,她自己的眉头都皱起了起来,心下暗道:“这忒么是真的?”

  底下的巫师更是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相信这句话,甚至有人直接嘲笑出声。

  梅兰莎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要不要继续念下去。

  反倒是三楼贵宾室传来一声冷哼声,让现场的气氛瞬间静默下来:“哼,无知!别把你们的既有观念,带入魇界。”

  说话的是格雷夫斯,他是唯一在《位面征荒录》中公开表明过,自己进入过魇界的巫师。

  他是魔笛修道院的真知巫师,和丝奈法同个时代争骄,不过比起丝奈法依旧逊色一筹,离二级巫师还差一步之遥。

  既然连唯一经过“魇界认证”过的格雷夫斯都如此说,在场其他的异议自然都闭了嘴。

  梅兰莎则是挑起眉头,心中暗道:也就是说,她读的这是真的?原本她还觉得高估了魇界的富饶,看来其实是低估了。

  收拾好惊讶的心情,梅兰莎继续道:“卷轴中标记了那座阁楼所在的位置,所以你们如果得到这张卷轴,或能前往。”

  其他人不知道魇界区域有多大,所以梅兰莎说出这段话,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

  但下一秒,丝奈法的声音传出来,所有人立刻蔫了:“就算有坐标又如何,魇界的通道,以及进入的魇界位置,可不是能控制的。”

  “而且,我很怀疑这里面的真实性。至于为何怀疑,我不用去说明,但我相信了解魇界的人,都懂吧?”

  丝奈法没有明说理由,但直接摆明了怀疑态度。

  桑德斯这时笑了笑,对安格尔道:“不用猜测了,看来丝奈法真的去过魇界。”

  安格尔也点点头,从刚才丝奈法言语中透露出来的意思,明显就是进入过魇界。至于去的是魇界哪里,那就不得而知了。

  梅兰莎也不懂丝奈法为何怀疑这里面的真实性,她沉默了片刻,没有回应丝奈法,继续念出送拍人传来的讯息:“卷中还提到,一旦涉及到神秘领域以及不可言说的存在时,当离开魇界时,就会被屏蔽记忆。而撰写此卷之人,据他所说,他似乎并不会被屏蔽记忆。”

  当梅兰莎说完这句话时,三楼再也没有人说话了。

  先前丝奈法之所以怀疑真假,正是因为她很清楚,魇界会屏蔽记忆,只会记得一个大概的印象。就像当初那本《奇点散射冥想法》,桑德斯知道它极其厉害,但他并不知道引导法的内容是什么。

  所以,在没有记忆的情况下,你详细的记载了空间坐标以及内里物什特性,这怎么可能?

  但如今那个作者点出了“屏蔽记忆”之事,再写出自己不会被屏蔽记忆,那么之所以记得神秘之物的能力,就可以自圆其说了。

  而且,光是“屏蔽记忆”这一点,就让他们明白:梦界真的就是指魇界!

  “60万。”

  在一阵沉默后,奎特率先出价了。

  隔了一会儿,“65万!”、“70万!”……

  几乎瞬间,价格就被贵宾间的人拉到了百万魔晶。从价格的飙升速度,其他巫师此时怎会不明白,梅兰莎刚才说的就是真的!

  至少,那些老怪物们相信了!

  原本一开始他们只以为是普通的皮卷,甚至一点都瞧不起,但此时所有人看向拍卖台上的皮卷,都露出了火热的眼神。

  另一边,在012包厢中,还回荡着一道淡淡的疑惑声。

  “魇魂体?”安格尔看向桑德斯,自从梅兰莎说出那番“不会被屏蔽记忆”的话时,他立刻惊疑的道。

  也只有魇魂体,才不会被屏蔽记忆。而且,按照桑德斯所言,魇魂体的等阶还必须很高。

  桑德斯迟疑了片刻,点点头:“应该是了,或者用魇界生物的话说,就是……魇之守望者。”

  “魇魂体在没有进入魇界前,根本不显天赋。没想到历史上,还真有人运气如你这般,既进了魇界,还拥有魇魂体。”桑德斯慨叹一声。

  安格尔关注的倒不是巧合,而是魇界的历史原来还真的在远古就曾存在?!

  可,魇界的特性明明那么奇怪,如果远古就存在,以巫师的智慧与野心,不该发现不了啊。

  就算远古的名字叫做“梦界”,但也不至于只有聊聊有数的记载吧?

  “或许,远古时期魇界离巫师界的空时距很远很远,甚至可能远到不在一个概念。只是偶然间,被人打开了一条缝,但很快这条缝就又闭上了。”桑德斯顿了顿:“直到近些年,魇界可能因为周期性的运转,来到了巫师界附近。”

  这是桑德斯的猜测,没有根由。

  但在没有佐证的情况下,一切都只能靠猜测。

  “不管猜测是否正确,但这张皮卷应该就是记录魇界的旅志了。”安格尔瞥了一眼还在深思的桑德斯:“导师,价格已经快要接近两百万魔晶了,你还不竞价吗?”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