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81节 心目之术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当玛雅的目光,聚焦在安格尔身上时。

  一种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他算是明白为何桑德斯会说——“被预言巫师注视会生出感应”。

  因为他现在就有这种被预言巫师注视时,产生的强烈感应,整个思维空间的魔源都在颤动,似乎要将所有魔力倾斜而出,来阻拦被人窥视的感觉。

  他的全身都泛起鸡皮疙瘩,脑海里一片空白,唯有心底仿佛浮现出一双淡绿色的眼眸,在静默的游移。

  这……就是被预言巫师所注视到的感觉?

  难怪预言巫师不会随意去勘察别人的命运,因为这种感觉太强烈,且太容易惹人反感。

  在安格尔恍然的时候,玛雅渐渐收回了目光。

  被窥视感,旋即褪去。

  玛雅思忖片刻,似乎在斟酌用词。隔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道:“迷雾出人意外的浓厚,看不清任何未来的画面。不过,我能感觉他的命运支流中与很多强者产生了交集,想来他的未来,也不会太差。”

  玛雅只是从侧面推证,既然安格尔的命运与很多强者所纠缠,那么他自然也会进入强者的圈子。

  “幻魔阁下,收了一个好徒儿啊。”玛雅感慨道,她看到的某些画面,里面似乎有各种无敌的强者,甚至还可能会有传奇强者。虽然不知道安格尔的未来,会与这些强者发生什么联系,或许是仇人,或许是朋友,但无论如何,安格尔能被这些强者注视到,想来应该不差。

  毕竟,强者从来不会将目光垂帘在一只蝼蚁身上。

  桑德斯微微一笑:“亦是我的幸运。”

  玛雅微微挑眉,从桑德斯的回应来看,果如外界传言,他的确比起前两个徒弟,更看重安格尔。

  因为桑德斯的态度,安格尔在巫师界的分量,自然会水涨船高。但祸福同源,得了福分,也会伴随着危险。

  玛雅深深的看了一眼安格尔,然后转过头自然而然的将目光放在了多多洛身上。

  她已经从树灵那儿得知,此人若无意外,会拜在星空岛下。既然是自己的学徒,虽然没有发送飞帖,但总是要分个亲疏远近。

  “你叫多多洛吧,你走近一点,让我好好看看你。”玛雅拐杖点地,示意多多洛上前。

  多多洛闻言,犹豫了片刻,上前了两步。

  玛雅的眼睛从上到下的将多多洛打量了一遍,对他的印象很不错,尤其是那双眸子……清澈而干净,宛若化雪而成的高原湖泊。

  “心灵澄净,倒是个优秀的胚子。”玛雅点头赞道。

  同时,她用出了“心目之术”,观察起多多洛的未来。

  须臾后。

  滴答,滴答——

  玛雅的面容古井无波,但两道鲜血从她幽绿色的眼睛中流了出来,划过沟壑般的枯皮,形成两条淡色血痕,最后滴落到了地面。

  白熊见状,想要上前,却被玛雅抬手阻止了。

  安格尔的心底有些不安,玛雅看到了什么,为何会两眼流血?这样的状况,又意味着什么?

  不仅安格尔满心疑惑,桑德斯也很好奇。

  他很清楚玛雅的“心目之术”意味着什么,这个脱胎于“未来之眼”的术法,被玛雅加入了自身的理解,在别人心中睁开眼睛,丈量一切动静。若是玛雅能补全心目之术的不足,使它焕发新生成为原创术法的话,或许可以开辟一条道路,让她成就真知。

  眼下,一个“准”真知的术法,居然出现了如此异状,怎能不让桑德斯好奇?

  莫非,是被反噬了?可,多多洛身上有什么异样,凭什么反噬玛雅的窥探?

  桑德斯头一次将目光正式投向多多洛。

  此时,多多洛面对玛雅的双目流血,表现的依旧很冷静,仿佛面前站着的小老太太,只是一个普通陌生人。

  这种干净却冷漠的眼神,让他很意外。

  桑德斯继而回忆起有关多多洛的记忆,发现多多洛面对除了安格尔外的任何人,包括桑德斯,他都表现出这种“疏离冷漠”的正常态度。但就是这份正常,才反而有些不正常。

  他看对方如蝼蚁,而蝼蚁看你似平常。这就明显不对劲了,没有敬畏感,就像是感情有缺失一般。

  见玛雅一直沉默不语,桑德斯想了想:“看来,他的前路很是多舛?”

  玛雅摇摇头,抹去脸上的血痕:“我不知道,看不清楚他的未来,只看到一片血红色。”

  桑德斯:“血红色的未来?倒是有趣,但这不至于让你的心目之术反噬吧。”

  “不是反噬。”玛雅沉默片刻,轻声道:“我被‘它’警告了。”

  “它?”桑德斯一开始还没明白玛雅在说谁,但当看到玛雅拿起拐杖,轻轻指了一下天空时,他瞳孔一缩,“你是指……世界意志?”

  玛雅点点头。

  “这只是窥探的代价……不过,这倒是让我明悟了一些事。看来我这个新收的弟子,来历很是了不得呢。”玛雅不怒反喜,嘴角咧开,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

  笑过后,玛雅掏出了一张金色飞帖,随手一甩。金灿灿的飞帖悠悠转转,最后落到了多多洛的手上。

  “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子了。飞帖内有星空岛的通行证,可随时来这里找我!”

  多多洛拿着飞帖,回忆着安格尔给他讲述的巫师界常识,对玛雅鞠躬作揖:“导师。”

  玛雅满意的点头。

  另一边,见证这一幕的白熊,表情微微有些失落。他自己的飞帖,不过是普通飞帖。哪怕,在此之前,他是玛雅唯一的弟子。

  可多多洛的出现,却让玛雅毫不犹豫的拿出金色飞帖,这种明显的差距,让他怎能不难过。

  不过难过的情绪只有一瞬,他慢慢将目光放在安格尔身上。

  根据预言,他的一切抱负与希望,或许可以从安格尔身上得以应证。不过,到底怎么应证,预言没有告诉他,他也不知道。但他不急,他现在和安格尔是朋友了,只要维持着关系,总有一天会发现的。

  “你对他很满意?”桑德斯看向玛雅,眼神中还带着疑惑。能让世界意志警告,是代表多多洛的未来,或许对世界意志来说很重要么?

  “自然,我冥冥中有种直觉,我的心眼能不能成术,或许会应在他的身上。”

  心眼之术关乎玛雅的真知之路,她如此断言,足以见得她对多多洛的重视。

  “但愿如此,希望你也能早日踏上这条路。”桑德斯看出玛雅不愿意多谈,便也歇了询问的心思,转而将话题导向他们到来的目的。

  要谈正事,自然先要清场。

  玛雅让白熊带着多多洛先离开,观星台刹那间只剩下他们三人。

  “我来找你,是希望你来帮他判定一场结论。”桑德斯嘴巴一开一合,通过传声,将安格尔的右手大致情况说了出来。

  随着桑德斯的述说,玛雅不时露出惊色,或是皱起眉,似乎在思索什么。

  她看向安格尔的眼神也越来越奇怪,最后她思忖了片刻,点点头:“我可以试试。魇界人形生物的手移植,真是罕见的移植个案。”

  玛雅虽然是预言系巫师,但作为一个巫师,对于知识的探求是无止境的,这种稀有的移植个案,让她也忍不住手痒想要研究。然而桑德斯就在旁边,她就算再有想法,也只能按捺在心底。

  玛雅带着安格尔,来到星空投影的正中央。

  “你就坐着这里,什么也不用管。不要抗拒,放松心神,我会带你看到它的结果的……”随着玛雅和缓的言语,安格尔缓缓的陷入了半睡眠状态。

  这是一片血红的世界。

  他站在一个木桩下面,远方是影影绰绰的建筑,均被血色浸染。

  乍一看,有些惊悚。

  但安格尔不知为何,对于这些血色他并不反感。反而觉得有些亲昵,似乎就是身体内的一部分般。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他知道这里是哪。

  他的目光转移到旁边的木桩上,那熟悉的狮心灯盏,在幽幽的往外散发血红微芒。

  “狮心之火,永不熄灭。”安格尔轻声呢喃。

  这是帕特家族的族训,家里的每一个狮心灯盏,都不能熄灭,哪怕深夜也依旧普照亮光。这是训诫,也是传承,是每个帕特家族的成员,绝对不能忘记的一点。

  “这里是哪儿?”一道和缓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安格尔不知道这道声音来自哪儿,但他并没有感觉到不舒服,反而下意识的回答那人的问题:“这里是帕特庄园,是我的家。”

  “你应该很久没回家了,不妨回去看看?”那道声音充满了诱惑之力,在引导着安格尔前行。

  他很久没回家了吗?安格尔记不得了。

  但似乎的确是这么一回事,那就回家看看吧?兄长,乔恩导师,都还好吗?

  安格尔一步步的往前走,穿过农田,穿过茶园,穿过花房……

  一路上,他看到了许多熟悉的人影,都是在帕特庄园工作的仆人。

  他还看到一匹骏马奔驰而去,骏马上坐着一个英俊的铁铠骑士。

  那是里昂,是他的兄长。

  他还想去看看乔恩,可走着走着,仿佛脚失控了般,最后他站到了一间房门前。

  “门后是哪儿?”

  安格尔木讷的回答:“是我的卧室。”

  “推开看看?”

  安格尔没有犹豫,伸出手将门推开。

  他的房间,狭小却温馨。和他离开前差不多,没有出现大的变化。

  唯一的变化,是床帘子被拉了下来,就像有人在床上睡觉般。

  不对!

  的确有人在床上睡觉!

  透过壁灯,他看到床帘后有一团拱起的黑影。

  安格尔皱起眉,难道他不在的时间,有下人不懂规矩,跑来鸠占鹊巢?

  他带着一丝怒气与疑惑,掀起了床帘。

  当床帘被掀开的时候,安格尔突然一愣,他看到了床上坐着一个人。

  对方慢慢的站了起来,比他高了整整两个头,充满了压迫感。

  安格尔抬起头,想看清楚对方样子。可就在这时,整个世界开始倒退,最后所有的一切,包括帕特庄园,全都化为了碎片。

  在碎片破裂前,安格尔只看到一个画面。

  一头金灿灿的长发,勾起的唇角,以及……浮动的绿纹。。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