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88节 新意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安格尔回到了流动之源。

  虽然他已经搬到了幻魔岛,但格蕾娅近两日就会抵达野蛮洞窟,为了在她赶到前,将幻境炼制出来,他需要一个更加全面性的炼金实验室。

  幻魔岛上的炼金设施,比起流动之源的炼金实验室要差了不止一筹。

  故而,安格尔方才离开幻魔岛,来到了流动之源。

  在流动之源的这两天内,安格尔大部分时间并不是在炼金……

  而是在看电影。

  将幻境融入到炼金中,对于其他炼金术士而言,或许需要很多步骤,最后效果也不见得如人意。但对于本身就是幻术系的安格尔而言,这倒不是什么难事。

  安格尔的难点在于:构建什么幻境?

  当初,安格尔在离开黑城堡的时候,根据格蕾娅的要求,炼制了一个拥有“真实触感幻境”的羽毛耳坠。

  这个羽毛耳坠是格蕾娅想在思念托比时,能有个寄托念想的产物。

  所以,安格尔在构建幻境时,主要是为了凸显托比,所以他将托比作为幻境中的线索,把他们从魔鬼海域抵达暮港小镇的那段经历,变了个视角,加了些夸张的表现手法,然后融入些许魇界性质,最后构建出了那方幻境。

  但这一次,构建的幻境没有一个主题,这就让他开始为难了。

  在离开天空机械城之前,安格尔曾经去找过格蕾娅,询问她有什么要求。得到的答复,是两个很空洞的概念:融入魇界的氛围,以及最好有点新意。

  融入魇界的氛围,是安格尔炼制幻境的独家手法,估计整个南域炼金界就他独秀一枝。这一点,对他而言不难做到。

  但第二点,格蕾娅所要的新意?安格尔却有些摸不准了。

  本身就已经不知道构建什么幻境,现在还要求新意。安格尔挠头苦思半天,依旧是满脑袋问号。

  安格尔甚至觉得,还不如镜姬大人给出的要求:低俗与质感。

  不想就罢了,一想到镜姬大人那边还要炼制一方幻境,安格尔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好在镜姬大人没有催他,那么还是先解决格蕾娅的幻境再说。

  安格尔在不知构建什么幻境时,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全息平板。虽然全息平板记录的是地球的文明,但那也是一个璀璨的文明,娱乐文化比起巫师界要丰富很多。

  就算没有超凡文化,但地球人对于超凡的梦,从来未曾消退。所以,哪怕现实没有超凡之事,但电影、小说中却不在少数,而且,能被乔恩收录在全息平板中的,自然是地球文明的顶尖之作。

  在缺乏新意的时候,安格尔便决定打开全息平板,看看地球人是如何遥想超凡文明的,以打开思路。

  电影看了一部又一部,安格尔从一开始看的时候还带着评判与思索角度,到后来则完全融入了影片中的世界。

  每一部影片,都构建了一个世界。

  就算是同一个世界,也暗藏了不同的世界观。

  这就是地球文明的好处了,他们生活在没有超凡力量的世界,对于超凡的幻想会更加脑洞大开,百花齐放。

  而且,根据身处之地的不一样,文明的进程不同,还发展出了东西方不一样的超凡观。

  这让本身就身处超凡文明的人,反而觉得耳目一新。

  不过,看了约莫二十部影片后,安格尔发现他所看到的影片,绝大多数的超凡还是脱离不了宗教神话的影子。如果按照影片中来构建幻境的话,估计会被格蕾娅嗤之以鼻。

  毕竟,每一个巫师都是智者,他们对万事万物都看得很清楚,不似凡人那般蒙昧。宗教最初的诞生,可能源于对未知的敬畏。譬如,原始人敬畏天地、自然、雷电,在不明其理的情况下,就会生成一种敬畏。

  而这种敬畏,被有心人一利用,就成了最初萌芽的宗教。

  但随着宗教的发展,绝大多数的宗教都成了上位者的一种治民手段。至于是安民、亦或者乱民,则全看操纵者的心意。

  格蕾娅很清楚这些道理,所以安格尔不可能去构建有宗教影子的幻境。

虽然不能照着影片中的世界照搬,但地球人的脑洞也给了安格尔很多启发。关上影片后,他思索了很久  他其实很想构建一个拥有完整世界观的世界,但这太劳心费力,又不能真正的创世,构建出来似乎也没有什么用。

  后来他想了想,干脆构建一个类似魇界“女巫镇”、“奈落城”这种,在魇界主体世界观下的微缩影子。

  在大框架想好后,接下来就是幻境的内容,这个安格尔倒是无虞,他看地球的影片其实就可以借鉴很多东西。

  至于最后,要不要设计幻境的主线,安格尔思忖片刻,便否定了这个想法。

  设计主线,可能会让人产生一种牵着别人鼻子走的错觉。

  上回给格蕾娅设计主线,是因为格蕾娅喜欢托比;如果这一次设计主线,保不准就会被格蕾娅反感。

  所以,还是设计一个自由开放的幻境比较好。

  将大致的概念设计好后,安格尔便打算炼制。至于,这个借鉴了地球影片内容的幻境有没有新意,安格尔其实也有点踟蹰。

  他总觉得格蕾娅说的新意,是那种触摸到内心的新意,而不是博眼球的新意。

  如格蕾娅当时在繁花庄园说的,他的幻境可以让人感悟一些东西。这种感悟,或许就是所谓的“新意”。但以他目前的境界,能让格蕾娅感悟什么东西?

  所以,他现在也没办法了,只能先按照自己的想法炼制了。

  在炼制之前,安格尔还要确定承载幻境的材料,以及最后的外观。

  这些倒不是什么难事,格蕾娅的审美观很独特,从她钟爱大浓妆、烈焰红唇就可以看出。

  估摸,只要把首饰炼制出“浮夸的贵妇款”,就行了。

  在安格尔的审美里,可能有些俗艳。但每个人的审美不同,既然要给格蕾娅炼制,最好还是贴合她的画风比较好。

  毕竟,一个烈焰红唇的紫袍贵妇,突然别了一个小清新森女风的首饰,还是有点不搭调的。

  安格尔拿出纸笔,开始设计外观。

  就在安格尔沉浸在设计的过程中时,突然他听到门外传来托比的叫唤。

  从那短促的叫唤频率,安格尔听出托比似乎找他有事。

  他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纸笔,打开了门。

  门一开,托比便窜了进来,围着安格尔飞了数圈,表达对安格尔的想念与亲昵。

  “找我有什么事?”安格尔重新回到了桌前,拿出笔随手勾勒了一条曲线。

  托比伸出翅膀比划了几下,嘴里“叽咕”不停,然后将一张纸条,从含雪之羽里掏了出来,扔到安格尔面前。

  看着那张纸条,安格尔低声疑道:“你说,这是导师的传讯?”

  因为炼金的关系,安格尔已经在地下实验室好些天,托比则一直在外面玩耍。而且,也不知道怎地,它似乎搭上了铁甲婆婆这条线,经常跑到铁甲堡去玩。甚至,铁甲婆婆还给了托比流动之源的通关凭证。

  虽然不是安格尔手中的那种异度实验室的记录卡片,但借着这个凭证,托比可以自由的出入流动之源。

  加之安格尔也把幻魔岛的通关金币给了托比,托比能替桑德斯传讯给他,安格尔其实并没有太惊讶。

  “导师叫我干什么?难道是格蕾娅大人来野蛮洞窟了?”安格尔看向托比。

  托比连忙摇摇头。对于格蕾娅的到来,它的眼神中既有憧憬,又有一丝畏惧。因为繁花庄园被格蕾娅调教的经历,对它而言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格蕾娅没来,那导师传讯是为了什么?

  安格尔带着疑惑,打开了纸条。

  随着纸条打开,其上的文字符号像是蝌蚪一样动了起来,然后漂浮在半空中,构成了一道幻象。

  桑德斯的形象出现在他眼前。

  从幻象中的背景来看,桑德斯似乎在他的书房中。

  “安格尔,那只名叫福克斯的弹琴狐狸现身了。”

  看完了桑德斯的传像。

  安格尔连忙收起纸条,招呼同样有些急促的托比,匆匆的离开了流动之源。

  离开流动之源后,安格尔直接放出贡多拉,带着托比迅速的赶到了幻魔岛。

  在前去见桑德斯的过程中,安格尔还在回想着他的传话。

  根据桑德斯所说,狐狸持琴者福克斯与青蛙咏叹者弗洛格,自上回在夜魔城逃离后,经历了一年的潜伏,这一次终于重现真身。

  而且,它们出现的地方就在不久前他们还去过的永夜国不眠城!

  它们刚一出现,就搞出了大动作。将数百里的不眠城外城,化为了一片漆黑之域,除了一部分巫师集合全力开辟出位面夹道逃了出来外,其余城中所有人,都陷入其中。

  比起上回让夜魔城沦为一方鬼蜮,这一次它们的动作更甚。

  夜魔城主要是凡人为主,暮色深井也不过是普通的巫师集市,没有高战力的巫师坐镇。但这一次,不眠城可是实打实的巫师组织!

  并且,不眠城还不是那种小型组织,是“准”大型巫师组织,高端战力者比比皆是!

  它们的这一次搞事,简直就是捅了马蜂窝!

  其实,这些对安格尔而言都不重要,狐狸持琴者和青蛙咏叹者它们想做什么随他们便。

  就像波克拉底一样,那里有七彩蜻蜓的巢穴,可能是个不稳定的炸弹,但只要事不关己,安格尔完全可以高高挂起。

  但偏偏桑德斯传讯提到:格蕾娅居然也沦陷在了不眠城!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