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89节 陷落的不眠城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一边是荒芜的高原,碎石满地,一眼望去看不见太多青翠。m。另一边则是青黄渐变的草原,慢慢延绵,隐约可见远处的山峦。

  这里是永夜国与帕米吉高原的缓冲地带,这一天,在无云的半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幽深的缝隙。

  缝隙中不停的涌出(肉肉)眼难以见到的狂暴能量。一只飞鸟,从缝隙外百米飞过,也因为一时不查而被撕成了血(肉肉)模糊的碎片。

  等到狂暴能量稍微趋于平缓时,两个男子从裂缝中走了出来。

  “这里已经是极限了,再往前,空间的狂暴能量会提高数个能级。”桑德斯看着逐渐平稳的狂暴能量,皱眉道,“这种(情qíng)况,要么是有位面在与巫师界融合,要么就是位面通道被打开了。不过,位面融合的特征很明显,阵仗会很大,不可能只封锁这么一小段距离。”

  安格尔:“导师的意思是,有位面通道被打开?”

  桑德斯面色严肃的点头:“应该没错,而且是那两只生物搞出来的,很有可能打开的位面通道是……”

  “连接魇界的通道!”

  一条连接到魇界的通道,可能会掀起怎样的波澜,他们俩都很清楚。不过,究竟是不是如他们猜想,还需要去确认。

  “位面夹道只能到这了,走吧,接下来只能飞过去了。从这里到不眠城也不远,几百里路罢了。”桑德斯说完后,眼神看向安格尔的手镯。

  意思再明显不过:贡多拉该放出来了。

  安格尔不懂桑德斯为何一定要坐贡多拉过去,明明他自己的飞行速度很快……但既然桑德斯已经用眼神表示了述求,安格尔自然不可能拒绝。

  可就在他准备拿出贡多拉时,待在他肩膀上的托比突然飞到半空中,化为了一头尾巴燃着火焰的狮鹫。

  巨大的鹰头转过来,对着托比与桑德斯急促的呼唤。

  “导师,托比说它带我们过去。”安格尔向桑德斯解释道。

  桑德斯面无表(情qíng)的点点头,但安格尔明显能感觉他眼神中一闪而逝的嫌弃。

  安格尔满脑袋疑惑,明明托比的爆发速度比贡多拉要快太多,为什么桑德斯可以接受贡多拉,却对托比瞧不上呢?

  难不成桑德斯其实喜欢贡多拉的风格?

  要不,他有空给桑德斯也炼制一艘贡多拉?或者说,桑德斯的本意其实就是如此。

  安格尔在心中默默的思索着,托比却是一刻也等不及了,张开双翅,灰色的重力脉络缭绕,只听到巨大的音爆声,眨眼间它便出现在了数百米外。

  托比的急迫心(情qíng),在于格蕾娅被困不眠城。虽然它心中隐隐有些畏怯格蕾娅,但一听到格蕾娅陷入危急的消息,它却是他们之中最着急的一个。

  安格尔盘坐在托比的后背,摸了摸它渐变色的鬃毛,安慰道:“放心吧,格蕾娅大人不会有事的,她(身shēn)上神奇的东西可不少,就算陷落不眠城,也可以靠着类似断片蜉蝣的东西逃脱的。”

  安格尔话是这么说,但他心理清楚,这也不过是一句安慰罢了。断片蜉蝣虽然可以开辟一条一次(性性)的双边通道,但断片蜉蝣有个使用前提:稳定位面。

  如今不眠城周围的位面夹缝中充满着狂暴能量,何谈稳定之说。

  不过,谎言自有存在的道理,在安格尔的安抚下,托比的心绪明显平静了许多。对天长鸣一声,紧绷的肌(肉肉)也逐渐开始舒缓。

  安抚好托比后,安格尔回头看向桑德斯。

  他从流动之源的异度实验室离开后,便去幻魔岛寻找桑德斯。桑德斯见到他后,简单的交代了几句不眠城的(情qíng)势后,便打开位面夹道前往不眠城。

  安格尔立刻跟了上来。

  且不说格蕾娅对他其实还不错,光是凭着托比的关系,他也要过来看看。不过,他这次却不会像上回在暮色大拍时那般冲动,该怎么做,有桑德斯耳提面命,倒是不用担心。

  而且,他也和托比沟通过了,就算心中再急,也要听他的指令行事,绝不能没头没脑就冲进黑暗之域里。

  “导师,上回在夜魔城我跌入位面通道后,福克斯和弗洛格是怎么逃出暮色拍卖场的?”安格尔好奇问道。

  对于当初他掉入位面通道的后续,安格尔只知道当初的确是暮光将他推进位面夹道的,后来暮光离开了暮色深井,下落未知。

  这都是桑德斯在天空机械城的时候告诉他的,其他的(情qíng)况就不知道了。

  不过,他清楚记得当初他在极乐馆解决一个巢(穴xué),桑德斯和戴德威亚则去了暮色拍卖场解决另一个巢(穴xué),而狐狸持琴者福克斯和青蛙咏叹者弗洛格,就在暮色拍卖场。

  也不知道它们怎么跑掉的?而且,离开后为何一直没被人发现,直到如今搞出一场大事?

  “你被暮光推入位面通道后,立刻断了联系。我便赶到极乐馆,想看你这边发生什么事了。等我再次回到暮色拍卖场时,它们就已经离开了,而且不仅那两个魔物离开,当初破碎的那张小丑卡牌,也消失不见了。”

  桑德斯三言两语就将当初的(情qíng)况交代了出来,但很多具体细节,他却没有说出来。

  譬如,当初他为了得到狐狸持琴者福克斯手中的那把神秘之物竖琴,冒着极大风险,将魂体变异的“他”给唤醒了。

  又譬如,当得知安格尔那边出事,他又立刻撇下了与福克斯的争斗,冲到了极乐馆。

  “它们从夜魔城消失后,蛰伏了一年,来到了不眠城……这是为什么呢?”安格尔喃喃自问。

  “魇界的魔物,来到巫师界也会被压制一定的实力。而且,它们十分依靠魇界气息,就像你魇境中的那群茶杯乐队和积木士兵一样,缺乏了魇界气息,实力会大大下降。所以,蛰伏起来倒是正确的选择。”桑德斯淡淡道:“至于,它们为何会选择在这时出现在不眠城,这个就要看它们是主动来的,还是被动来的。”

  主动?被动?安格尔稍微一想,大致能猜出桑德斯的意思。

  “它们主动来不眠城的话,代表它们是制造这次不眠城事件的元凶。”安格尔顿了顿:“如果是被动来到不眠城,代表不眠城事件其实元凶另有其人?”

  桑德斯点点头,对于安格尔一点就通表示了赞赏:“大致如此,不过我更倾向于它们是被动来到不眠城的,那么原因就比较好推测了。”

  安格尔也想到了:“如果是被动来此的话,意味着它们能感知到魇界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与巫师界交汇,提前到来等到通道开启,就可以吸收更多的魇界气息,回复自(身shēn)的实力。”

  “没错,不过有一点比较奇怪。如果真的是被动选择了不眠城,为何会出现大面积的黑暗之域呢?以往每次出现天然的魇界通道时,可从来没有过这种状况。”桑德斯也百思不得其解,或许真相其实并不是他们所推测的“被动”,而是它们“主动”选择了不眠城?

  在他们疑惑的时候,托比已经飞了数百里。

  这不过短短五、六分钟,安格尔抬起头时,已经可以隐隐看到不眠城的轮廓。

  那巨大的黑暗罩子,也映入了眼帘。

  “就是那里了,曾经的永昼光华,如今变成了黑暗的桎梏。”安格尔感慨道。

  就在这时,前方数十里外的高空中,突然跃出一群巫师学徒,星空图案的巫师袍在风中烈烈飘扬,远远看去像是密密麻麻的蓝色鸟众。

  安格尔注意到,周围的天空也密布着超凡者的(身shēn)影,穿着不一,似乎来头也不一样。

  但惟独这群(身shēn)着星空图案巫师袍的学徒,阻拦在了他们前行的路线上。

  “前方是危险(禁jìn)地,令行(禁jìn)止,请回吧!”远声术,随风而来。

  一听这话,安格尔立刻皱起眉:“令行(禁jìn)止?哪里来的命令,你们别告诉我,你们是不眠城的人?”

  前些天,他从机械城回到野蛮洞窟时,就要通过传送阵来到不眠城。所以他很清楚,不眠城的学徒,几乎都是白袍绣金边的打扮。这近百人都是星空图案的巫师袍,很明显是有组织的人,但绝对不是不眠城的人。

  “我们受奉哈里斯大人的命令,前面不安全,已经陷了数十万人了,这也是为了你们好!”

  “哈里斯?你是指晦夜之锋的那只小虫子?”一道低哑的声音,从安格尔背后传来。

  说话的人,自然是桑德斯。

  桑德斯的话,充满着轻蔑与嘲讽之意。但这时却没有人敢回话了,连叫嚷的人也没有。

  对面的人也不傻,他们跑来拦人,自然是倚仗背后的哈里斯。因为哈里斯不想让太多人进入不眠城,那样刮分“神秘之物”的人就会增多。

  其实不止哈里斯,拥有类似想法的巫师不在少数。附近天空中那么多巫师学徒,其实大多都是起这样的功用。

  而桑德斯敢直接说哈里斯是“小虫子”,可见实力绝对不比哈里斯差,甚至可能还会比哈里斯还强。

  所以,他们怂了。

  不识抬举的人,在巫师中终究是少数。

  当托比悠然的从他们(身shēn)边飞过时,他们也不敢在多言一句。

  尤其是,当他们看清楚坐在这只奇怪飞行魔宠(身shēn)上的人后,他们的表(情qíng)均露出难看与后怕之色。

  那可是南域杀神!他们刚才差点拦下了南域杀神?!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