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92节 盎格鲁教授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那是一个浑身笼罩在水幕之中的年轻女子,水幕上仿佛有星光流泻,闪烁着璀璨光点。

  虽然有一层水幕遮挡,看不清女子的长相,但隐约可以看到曼妙的体型,以及那一头蓝色的长发。

  她透过水幕,在看着他。

  安格尔不知道她是谁,但能察觉这道眼神中似乎并无恶意,只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在安格尔发现她的眼神后,她并没有任何尴尬,自然的转过头和身侧的巫师交谈着。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安格尔隐约感觉一道能量波动,从她身上传出,不知去向。

  对方没有注视他,安格尔也不好意思再继续看过去。毕竟,对方一看就是正式巫师,他若持续打量,不仅无礼而且是一种很挑衅的行为。

  安格尔重新将目光放到了窗外,不过思维却跑起了马。

  沙盘前,道格拉斯将目前外城的状况大致叙述了一遍。

  “幻魔阁下,不知你的想法是什么?”道格拉斯眼带郑重之色,看向桑德斯。

  桑德斯瞥了一眼幻术沙盘,冷淡道:“我怎么想不重要,不过,我倒是觉得,如果这片黑暗区域扩大了,你们又当如何?”

  道格拉斯与周围巫师众面面相觑,半晌后才回道:“这个可能性我们推演过,也找了盎格鲁教授去判定,他那边得来的消息……”

  道格拉斯说到这时,看向浑身遮掩在水幕中的女子。

  女子向他点点头,走上前来:“还是由我来说吧,盎格鲁教授目前还在收集数据,以及分析暗域的组成成分,虽然还没有得出一个确切答案;但据他所说,目前暗域的成分极其稳定,其稳定的基础是架构在‘永昼光华’魔能阵的框架上,如果超出‘永昼光华’范围,就不会呈现稳定态,暗域的能量会被稀释。”

  桑德斯:“所以,结论就是黑暗区域不会扩大?”

  女子颔首:“一旦暗域能量被稀释,那就好对付了。所以,盎格鲁教授推测是不会扩大。”

  “比起没有证据,不着边际的推测,我更相信他的拨弦。”桑德斯淡淡道,“毕竟盎格鲁的外号,是‘拨弦者’,而不是‘推测家’。”

  道格拉斯这时接口道:“盎格鲁教授想要拨弦,也需要时间去收集数据。从前天抵达这里开始,他便在收集数据了,想来很快就可以拨弦了。”

  “在拨弦之前,没有一个较为妥善的依凭,沙盘演练也起不了什么作用。”桑德斯点评了一句,在众人难看的脸色下,看向道格拉斯,问出了此次来意:“我听说盎格鲁已经测算过进入外城的巫师生死情况了,不知结果如何?”

  提到巫师的生死情况,道格拉斯的表情变得郑重起来,本就正气的脸更显几分肃穆。

  “根据盎格鲁教授的推测,陷落外城的巫师有死有生。其他巫师组织我不知道,他们不愿意提供进入外城的巫师精血,所以推测不出来。但我们不眠城,一共进去了六人,目前死去一人,还有五人存活着。”

  “死去的是狄南女巫。”说到死去的那人时,道格拉斯面露哀戚,正式巫师在任何巫师组织中都属于顶尖战力,死去一人都很心疼。

  将一个旗子插在沙盘中一侧,道格拉斯道:“根据测算,狄南女巫的陨落地是在这儿。”

  桑德斯看向沙盘的位置:“这里是……传送大厅?”

  “是的,我们猜测狄南女巫是想通过传送大厅的传送阵离开,或许被空间能量给碾碎,也可能是在传送大厅遇到了袭击。不过,根据目前生死存活的情况,我们更倾向于前者。”

  被空间能量碾碎?有这个可能。

  但以一个正式巫师的思虑,应该考虑到了空间不稳定的状况,不至于做出这种选择。

  除非,她是迫不得已。——如果不走传送阵,她必然会死。走了传送阵,还有侥幸存活的机会。

  也就是说,她可能遇到了危及自身存亡的险境。

  那所谓的危险是什么呢?是那两只狐狸、青蛙魔物?还是说,那只从漩涡里钻出来的未知魔物?亦或者,其他?

  桑德斯在暗自揣摩的时候,罩在水幕中的女子突然道:“幻魔大人,你这时候过来,可是为了安格尔?”

  “你什么意思?”

  “众所周知,大人的弟子曾经在黑城堡接触过神秘领域,虽然因为伊莎贝尔大人的干涉,没有一举成为神秘炼金术士,但他在炼金界几乎是可预见的炼金大师了。”女子的声音看似在褒赞,但隐隐带着嫉妒:“这次,不眠城的神秘气息很明显可能是一件新鲜出炉的神秘道具,大人带他过来,难道不是为了让他观摩,最后说不定他能再次剑指神秘境界呢?”

  女子的话,让在场众巫师的目光纷纷投向不远处的安格尔。

  得到一件神秘道具,不如得到一位能炼制神秘道具的炼金术士。

  他们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但奈何他们没有这样的人才啊……如果他们的徒弟能接触神秘领域,不,哪怕就是有几率成为炼金大师,他们估计睡着都会笑醒。

  要知道,整个南域叫的上号的炼金大师,几乎也就十指之数。而且,大多都在机械城。

  试想一下,南域众巫师组织中排名靠前,偌大的野蛮洞窟中,能被称为“炼金术士”的也只有一个,“玫瑰王冠”丽安娜。

  他们这些中小型巫师组织,能有炼金术士都已经不错了。

  “原来他就是传闻中的安格尔,幻魔阁下真是良苦用心啊。”道格拉斯顺势恭维了一句。

  桑德斯:“……”其实,他并没有这个想法。

  他带安格尔来不眠城,纯粹是因为安格尔的另一个身份:“莎娃。”

  既然安格尔能被那只狐狸称为“冕下”,说不定安格尔的身份在这里可能有些用处。而且,这里不像是魇界,他完全可以保护好安格尔,也可以让安格尔进入重力花园躲避。故而,他带安格尔来了。

  至于他们臆测的想法,在此之前是没有的。

  不过,桑德斯自然不会去否定,而是淡淡一笑,看着水幕中的女士:“赫洛琳小姐的怨气很重嘛,莫非还在记恨当初的事?”

  赫洛琳冷哼一声,没有说话,但态度无疑已经表明了。

  众巫师一头雾水,完全不懂赫洛琳和桑德斯之间有什么值得记恨的事?一个一级巫师记恨一个二级真知巫师?这里面有什么猫腻呢?

  最重要的是,桑德斯看上去很是得意的样子,完全没有被记恨时该有的反馈啊。

  赫洛琳不说话了,桑德斯则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转头看向道格拉斯:“你们就这么肯定,那里面正在诞生一件神秘道具?”

  道格拉斯:“幻魔阁下,此话何解。”

  “周围的空间能量如此紊乱,难道不可能是某种空间通道么?”桑德斯顿了顿,“当然,也有可能是某种有空间性质的神秘之物造成的。”

  说罢,桑德斯也不管他们如何去想,走到了一边,通过心灵系带与安格尔交流起来。

  桑德斯简单的说了内里的生死情况。

  安格尔沉默了一会,问道:“那导师打算进去么?”

  桑德斯:“先等等吧,盎格鲁在搜集数据讯息,等他拨弦后看看结果再说。”

  拨弦?盎格鲁?安格尔正在疑惑这人是谁时,桑德斯下一句便解释了他的身份。

  ‘拨弦者’盎格鲁,正是那位道格拉斯请教的预言系巫师。所谓的拨弦,则是盎格鲁的一种预测方法,通过特殊的术法,拨动世界之弦来判定未知的结果。

  不过,安格尔注意到一个细节,桑德斯只是说了他的外号,对于他的来历倒是没有提及。

  “那……”安格尔看了眼在肩膀上灼灼望着外城的托比,低声询问:“那导师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是要杀死那两只魔物,还是救格蕾娅大人?”

  安格尔跟着桑德斯来了不眠城,其实他主要目的是格蕾娅,因为托比放心不下。

  但到了这里后才发现,不眠城的水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深。

  桑德斯也和他分析了很多,但安格尔自己心里总隐隐觉得不对,但又不知从何反驳。在这样的情况下,别说是得知格蕾娅的消息,一不留意,他自保都成问题。

  所以,他现在更关心的是,桑德斯来到这里究竟想要做什么?

  “我的目的一开始是那把神秘竖琴,顺道救格蕾娅……不过现在嘛。”桑德斯眼神晦暗,看着不停变化的黑暗之域:“难说。”

  至于如何“难说”,桑德斯没有说,安格尔也没有继续追问。

  从机械城开始,桑德斯和格蕾娅就走的很近,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他不知道是什么协议,也无意过问。但既然桑德斯有意要救格蕾娅,那至少对托比算是有个交代了。

  安格尔的目光也放在外城。

  巫师界无时无刻不再发生波诡云谲之事,有的时候就在他的身边,有的时候他甚至就在局中。

  越是深入巫师的世界,越是觉得自身的渺小。

  为何正式巫师对巫师学徒的态度,向来如草芥,如蝼蚁,现在他稍微有些明白了。

  在越来越危险的世界中,连巫师都是在勉强苟活,更遑论学徒。。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