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95节 拨弦的结果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如果让摩罗选择,只要能成事,他当然乐意将艾伦和安格尔凑一对,但前提是安格尔要愿意啊。

  摩罗也看出来了,安格尔是在刻意转移话题。不过,既然提到了艾伦,摩罗也(挺tǐng)想知道他的消息的,也顺遂了安格尔意,停歇了有关艾琳的话题。

  摩罗已经很久没有得到艾伦消息了,听着安格尔的描述,艾伦的形象也越发的丰满,眼神中酝酿着脉脉温(情qíng)。

  当得知艾伦也闯过了净化花园,摩罗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不管艾伦是怎么在净化花园活下来的,只要他活下来了,未来晋级正式巫师的几率就会大大的提升!

  只要艾伦能成为正式巫师,他在白珊瑚浮岛学院的地位将大大颠覆。再加上美食巫师制作的食物,摩罗甚至觉得,说不定他自己也有机会成为正式巫师……

  就在摩罗做着美梦的时候,心内突然传来的一道女声,把他的美梦浇了一桶冷水。

  “摩罗,我看你们俩聊得(挺tǐng)火(热rè)的,如果有机会,也可以将他邀请到白珊瑚浮岛学院来……咱们学院可是缺了好多年炼金的客座导师。”

  赫洛琳的话,直接印入摩罗的心中。

  摩罗立刻收起了不着边际的遥想,犹豫了一下,对赫洛琳传声道:“大人,我会尽力的。不过,目前我还是想以维护修补好关系为主。”

  赫洛琳冷哼一声:“你自己拿主意,不过你要记清楚,炼金大师的友谊,无论是对你,还是对学院都是百利而无一害。”

  赫洛琳没有再传声了,摩罗却是在心中松了一口气。

  单纯以维持与安格尔的关系来看,他今天应该也算是做到了吧?接下来,就是不停的刷好感度与存在感了。

  “盎格鲁教授原来是白珊瑚浮岛学院的吗?”安格尔原本在说艾伦的事,见摩罗有些心不在焉,便停了下来,通过心灵系带向桑德斯询问道。

  远处,桑德斯抬起头,灰绿色的短卷发从黑色高脚帽的边缘露出来,脸上的(阴阴)影勾出一抹淡笑:“的确如此,看来你的这位小老友,告诉你很多嘛。”

  安格尔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桑德斯说的小老友指的是摩罗。

  他简单的说了一下摩罗的(身shēn)份,“当初若非摩罗相助,我也不会踏上巫师之路,我很感激他。”

  “不过是利益交换罢了,你口中的‘雨后晨露’,足以抵过那张愈合冰柩皮卷,以及紫荆号的船票了。”桑德斯淡淡道。

  安格尔没有反驳,他当然明白这是利益交换。但当他还是凡人的时候,摩罗就已经是一个资深的超凡者了,当时以他的力量,完全可以用一只手指就毁灭整个帕特庄园,并且获得所有的雨后晨露,但他没有这么做,他选择了与他们做交易。并且,给了乔恩一条活下来的生路,还带他进入了巫师界。

  越是了解巫师界的规则,安格尔越是觉得当初摩罗的做法很赋人(情qíng)。

  既然摩罗当初用了人(情qíng)作为交易的筹码,安格尔也愿意回以这份人(情qíng),而不是单纯将之看成利益交换。

  “盎格鲁教授是白珊瑚浮岛学院的人,那……”安格尔余光瞟过那浑(身shēn)笼罩在水幕中的女人,虽然只是一瞥,但他总觉得对方还是在注视着他。

  “她是‘海鳗女’赫洛琳大人吗?”安格尔在心中暗忖。

  当初在格蕾娅的芭比餐厅中,安格尔是见过赫洛琳的。不过,当时安格尔作为一个凡人,在一群巫师之中哪敢抬起头,对赫洛琳的印象也只记得一头水蓝色的长发。

  虽然对方在水幕中,但隐隐可以看到水幕后的蓝色长发。

  安格尔将这个问题,通过心灵系带询问了桑德斯。

  桑德斯给了一个肯定的回复,顺道调侃了一句:“她自从见到你后,眼睛都快瞪掉下来了,你居然现在才认出她……”

  桑德斯的言语中带着得意,当初在芭比餐厅里,他就是从赫洛琳的手中将安格尔抢过来的。赫洛琳如今那嫉妒的语气,加上恨不得吞了他的表(情qíng),都让桑德斯感觉十分愉快。

  既然知道了水幕中的女子就是白珊瑚浮岛学院的赫洛琳,安格尔算是了解为何她看他的眼神充满复杂(情qíng)绪了……

  不过,安格尔不懂桑德斯有什么得意的呢?

  就在这个时候,幻术沙盘附近出现了一点(骚sāo)动,安格尔回头望去,却见所有人都围在了盎格鲁教授的(身shēn)边。

  “出结果了!”低声的细语传了过来。

  “谁看得懂,这是哪种语言?”盎格鲁教授的羊皮纸上,一堆莫名其妙的符号,看的众人眼花缭乱。

  “这不是语言,是世界之弦所对应的符号。”、“管他什么符号不符号的,我就想知道,这结果到底是什么?”

  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盎格鲁(身shēn)上。

  盎格鲁呼出一口浊气,放下蘸满血墨的羽毛笔,脸色严肃的看向道格拉斯:“辉耀阁下,结果出来了,不过……”

  道格拉斯从看到盎格鲁的脸色时,心中就隐隐有些不安,果然,盎格鲁话说了一半,下了一个但书。

  “不过什么,你吞吞吐吐的干嘛?要说就说,我们这里可没有你们学院派的作风。就算再差,我还不信能将不眠城给捅破天了。”奎特横眉冷对,白胡子上沾满了他喷出来的口水。

  “奎特,听盎格鲁教授说。”道格拉斯面色不虞喝斥了一声。

  盎格鲁则是表(情qíng)难看的摇摇头:“结果不容乐观。”

  “不容乐观?这个我基本也能猜的出来。那片黑暗之域出来的第一天,对我们不眠城整体利益就已经受了很大的损失。”道格拉斯叹气道:“我就想知道,有更详细的东西吗?”

  盎格鲁:“辉耀阁下可能理解有误,你说的那个是当下的利益得失,我拨弦推测的是黑暗之域对不眠城长期的利益好坏判断。”

  “根据推测,这片黑暗之域对不眠城的整体利益,没有好,只有坏。你目前看到的坏,只是表面上显露出来的一部分,它未来会坏的更加彻底。”

  盎格鲁见众人还是一副不理解的状况,他摇头道:“换而言之,只要你们不放弃不眠城外城,就永远不可能再好起来。”

  盎格鲁的这句话不可谓不重。

  “你的意思是?这片黑暗之域无法祛除?”奎特跳脚道。

  盎格鲁摆手:“我不知道它会不会永远存在,我能说的就是,它十分的危险。”

  盎格鲁一边说着,突然将木板上的羊皮纸翻了过来,手指尖一点鲜血,直接按在羊皮纸背后。无数的文字、符号、光弧全都被那鲜血吸引住,像是小蝌蚪一般摇着尾巴,最后聚集在鲜血中心。

  然后鲜血化开,成为了一排文字。

  ‘它将沦为黑暗的源头,以及危险的巢(穴xué)。’

  盎格鲁做完这一切后,随手使出一道清洁术,将(身shēn)上污浊的汗液蒸发掉。然后他推了推眼镜,看向面无表(情qíng)的道格拉斯:“拨弦的结果就是如此,若是辉耀阁下还想知道更多,我是没有办法了。”

  然后盎格鲁看向沉默不语的奎特:“奎特大人,你如果对我的推测有意见,也可以去光耀界请冠星教堂的预言巫师到来,不过,这次来这里的巫师组织这么多,为何冠星教堂不派人来,难道各位心中不觉得奇怪么?”

  盎格鲁最后看向了水幕中的赫洛琳:“赫洛琳,我觉得为了学院未来着想,我们还是离开这里为好。不管你做什么决定,今晚我就会离开。”

  说罢,盎格鲁便要转(身shēn)离开。

  “等等”

  盎格鲁停了下来,叫停他的人是桑德斯,哪怕他现在很想甩头走人,但面对南域赫赫有名的杀神,他依旧不敢造次,恭谨的站在一边。

  “听你的意思,那黑暗之域会像痼疾一样,黏在这里不走了?”桑德斯问道。

  盎格鲁摇头:“我不清楚,那句话也许有这个意思,也许不是。”

  “那黑暗之域可还会蔓延?”桑德斯第二问。

  盎格鲁依旧摇头:“不知道,但可能(性性)不大。”

  “里面的神秘之物,你可有推断?”桑德斯第三问。

  盎格鲁沉默良久,还是摇头:“世界之弦似乎有意避开了那里面,可能是内里规则有异,如果可以得到更多资料,我或许还能推断更多的东西。”

  规则有异?道格拉斯突然眼瞳一缩:“规则有异,难道不适用于巫师界的规则,内里该不会真如幻魔阁下所说,有一条连接异世界的空间通道吧?”

  “咳咳,这我们就管不到了,如果真是如此,就要交给霜月联盟或者极端教派的人来处理。”奎特略带心虚的打岔道,“就算真是空间通道,大意志也会自我修复的。”

  盎格鲁似有若无的看了一眼奎特,眼底闪过一点疑惑。不过他没有点出来,而是对道格拉斯道:“我也不清楚,奎特大人说的很对,若是辉耀阁下有异,可以让霜月联盟的人前来,我记得丝奈法大人不久前还在机械城。”

  说罢,盎格鲁转(身shēn)离开了。

  盎格鲁和赫洛琳都离开了,摩罗也没有理由再待在这。

  匆匆与安格尔道了别,留了一句“若是有空,请到白珊瑚浮岛学院来坐坐”便也离开了魔力小屋。

  因为盎格鲁的一番话,小屋里众巫师都陷入了争吵中。下一步该如何做,谁也无法下决定。

  有神秘之物,离开,不甘心。

  但不离开,盎格鲁的话又下的很重,众人心中又有些畏怯。

  道格拉斯则一直沉默着,似乎在做着什么决定。

  这时,桑德斯突然用心灵系带传音过来:“我要进去看看。”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