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05节 木偶女子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斑点狗拱着身体对着他们吼叫了几声后,就蹲坐在了原地。

  “导师,它是不是有问题?”安格尔在心灵系带中小心翼翼的询问:“这里的寄生物都不寄生它,这点很奇怪。”

  安格尔敏感的发现了桑德斯的不对劲,联想到他奇怪的眼神,心中似有所悟。

  然而等他问出心中疑惑时,桑德斯却是变得有些迟疑:“看上去是只普通的狗,但出现在这里的确有些不对劲。”

  哪怕在真视之眼中,狗就是普通的凡狗,但一只普通的狗,会自由的穿梭在黑暗之域中?

  一团跳动的火焰,倏然从桑德斯掌心出现。

  毫无预兆的,火焰张开双眼,化为火系精灵冲向了那只斑点小狗。

  ——是不是不对劲,试试就知道了。

  桑德斯的眼底浮现着隐隐清辉,仔细的观察着小狗身上的能量波动就在火精灵快要接触到小狗时,一道黑影突然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小狗面前,替他挡住了火精灵。

  火星乍射,四散开去。

  随着一道闷哑的声响,白玉般的人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那是一个脚尖着地的女子,像是个芭蕾舞演员。她穿着漂亮的华服,黑底金纹,露出在外的手脚均似莲藕般白嫩。

  但她的脸却是一张呆板的木偶脸。眼睛瞪得滚圆,嘴巴从两边的嘴角往下有明显的拼装痕迹,隐隐可以看到裂开的缝隙中,木质的材料。

  这个木偶女子挡在小狗面前,先前的火精灵直接被她拍成了一地火星。

  “她是”安格尔疑惑的看着这突然出现的木偶人,暗中问道:“导师,她就是约克夏吗?”

  桑德斯思忖了片刻,摇头:“先前攻击我的黑影,绝非是人形。”

  木偶女子“吱吱呀呀”的摆头,提裙,半跪。嘴巴开合了半天,轻轻吐出一句:“觐见莎娃阁下。”

  一字一顿,每个音节都带着“咔咔”声响。

  虽然至今为止,安格尔对于“莎娃”的真相还是一无所知,甚至是男是女都还没搞清楚。但明摆着的是,对方口中的“莎娃”叫的就是他。

  他该如何回应,安格尔蹙起眉,难道他又要像上次面对猫头鹰玩偶奥莉时那般,尬演技了吗?

  在安格尔想着该如何回答的时候,木偶女子背后的小狗突然叫唤起来。

  “汪汪——”小狗冲着木偶女子发狠的狂吠,甚至直接扑上去,超凶的咬起她白嫩的小脚。

  木偶女子“咔咔咔”的低下头,看着脚边的狗,一脸的疑窦。

  安格尔与桑德斯互觑一眼,这只狗是怎么回事?这个木偶女子替它挡了一击火焰,已经很明显的证明:这只狗肯定有问题。

  但为何被证明出有问题的狗,却突然攻击起貌似救了它的木偶女子?

  木偶女子也没有攻击小狗,就是看着它咬。作为一个木偶,无论它如何咬,其实也不会有伤痛感。

  咬了大半天,小狗终于松口了。那白嫩的脚上,隐隐看到一圈牙印。

  然后只见那只小狗对着安格尔猛摇尾巴,摆出一副“我超厉害,求夸赞”的样子。

  “我觉得,这可能是一条傻狗。”安格尔转头看向桑德斯。

  桑德斯也赞同的点点头,“没错,是只傻狗。”

  因为小狗的打岔,安格尔也忘了要回复木偶女子了,将注意力全放在了小狗身上。这时,木偶女子突然又“咔咔咔”的张开嘴巴:“守望者阁下,你又要来阻拦女王的计划吗?”

  又要?桑德斯眼底闪过疑惑:“怎么?是福克斯那只小狐狸告诉你的么?”

  “无礼。持琴者的名讳,岂是守望者阁下能直呼的!”

  “我不仅能直呼它名,我还会杀了它。”桑德斯眼睛眯起,一道道波纹从他身上快速的蔓延开。

  波纹快速的弥散到木偶女子身边。

  木偶女子瞬间便被波纹淹没,波纹立刻化为实质,像是一根根绳索一般,将她的手脚完全被收束起来。

  眼看着木偶女子已经陷入了被动,但就在这时,她的身上每一个关节处,闪过一道道诡异的金线,金线连接着虚空,虚空中仿佛有人在操控着她,轻轻一提拉,她便飞上了半空中,彻底脱离了波纹的范围。

  木偶女子飞到半空中时,顺道也射出漫天金线,向桑德斯攻击。不过,这些金线似乎有意识的避开了安格尔。

  桑德斯身影一闪,就出现在了木偶女子的背后,猛地伸手一拍,将木偶女子全身打成了数百份。

  可数百份的零件很快就在另一边,被虚空中的金线重新组装成了完整的木偶。

  安格尔看的一惊一诧,一言不合就开打啊?

  这里的战场明显不是他能掺合的,他赶紧招呼托比,往后退。一边后退一边对桑德斯道:“导师,我先撤了,我继续去找人。”

  桑德斯只是简单的回了一句:“嗯”。

  然而就在这时,安格尔没有注意到,那只斑点小狗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并且正在用脑袋蹭着他的腿。

  安格尔摸了摸它的脑袋,“傻狗,赶紧跑吧,要不然他们打架牵连到你,死了都不知道去哪述说。”

  说罢,安格尔转身就走。

  而在安格尔人背后的斑点小狗,眼里突然闪过茫然与疑惑。

  安格尔没跑出几十米,突然感觉天空一阵黑暗,然后他听到桑德斯突然大叫了一声:“安格尔小心!”

  安格尔下意识的回过头,眼睛瞬间瞪得滚圆。

  只见那只斑点小狗,突然张开嘴,原本和他手掌心差不多大小的脑袋,倏然变大了数百倍,那张黑洞洞的嘴,朝着安格尔就咬了下来——

  安格尔想要反应时,已然来不及。

  眼前一黑,直接被一口吞进了它的肚子里。

  这一幕,完全落到了桑德斯的眼里。他虽然在和木偶女子争斗,但他的心神其实有分一部分在安格尔身上,尤其是那只狗靠近安格尔时,他更是警惕的看着。

  可那只狗似乎就如安格尔所说,完全是一只傻狗,跑到安格尔身边也只是求抚摸。

  在桑德斯稍微放下心时,安格尔似乎对这只狗说了什么,然后就转头离开了。而那只小狗停在原地半晌,然后突然朝着安格尔跑过去,一边跑,它的脑袋一边膨胀,最后简直像是天狗吞日般,一口将安格尔吞了下去。

  而且它的速度突然变得极快,丝毫不下于安格尔全力开启重力脉络时的速度。

  他想提醒,可为时已晚!

  桑德斯眼底瞬间燃起怒火,身形一闪就朝着那只狗冲了过去。

  斑点小狗在吞下安格尔后,再次变为了奶狗状,然后回过头很无辜的吠叫几声,见桑德斯冲了过来,它吓的四肢慌乱的跑进黑暗之中。

  它在此时表现出来的速度,甚至超越了血脉侧专精敏捷的巫师!

  桑德斯一边被那木偶女子缠住,一边又要追逐它,却是力有未逮。木偶女子虽然实力不强,但那金线极其古怪,比起福克斯弹出的白线不遑多让;而那只狗的速度,也远超过桑德斯的想象,等他好不容易摆脱木偶女子的时候,那只狗已经消失在了黑暗深处。

  桑德斯眼里一片冷厉,他没有继续再去追那只狗,而是回过头与木偶女子对战起来。

  一边打,一边厉声喝问。关于福克斯的位置,以及那只狗的身份。

  不过木偶女子似乎并无作答之意,只是不停的“咔咔”道:“守望者阁下,不要执迷不悟。”

  半晌后,木偶女子被打成了粉尘木屑,而那金线则慢慢的收束进虚空中。

  “嗤啦嗤啦”虚空中传来一阵阵怪异的响声。

  “活着的守望者是珍惜资源,可惜不为女王所用,终是累赘。”

  一道尖锐的声音,从虚空中直入桑德斯耳中。

  桑德斯:“你是谁?约克夏?”

  桑德斯滞空了半晌,见无人应答,才缓缓落地。

  方一落地,桑德斯立刻感应起留在安格尔身上的那滴鲜血,很快,桑德斯抬起了头,看向西北方。

  根据血脉的感应,那滴血目前的位置,正是西北方。

  那里是外城的中心位置,也是天空中漩涡所对应的地方。

  先前桑德斯便往那边走过,不过中心处有些古怪,桑德斯往内里走时,隐隐有种危机感笼罩在头顶。再加上传送大厅这边出现巨响,他便暂时放弃那里的探索。

  但如今那只狗吞下安格尔后,却是往那里跑去了?正好,他也打算过去探探那里虚实。

  想到这,桑德斯皮靴踩地,飞快的朝着中心区域疾驰而去。

  虽然不知道安格尔目前状况如何,但他在那滴鲜血中留有警戒的功能,一旦承受过高的能量攻击,那滴鲜血中的能量会自动爆开。

  既然那滴鲜血没有动静,想来安格尔目前应该也无恙。

  只是,那只狗此前一直在讨安格尔欢心,但为何会突然吞掉安格尔?

  并且让桑德斯有些疑惑的是,那只狗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身上一点能量波动都没有,而且用真视之眼观看,也绝对是凡狗一只。但无论是那只木偶女人挡刀,亦或者它的超凡速度、陡然变大的脑袋,都可以看出那只狗绝对有问题。

  如果隐没在虚空中操纵金线的人是那个木偶师约克夏。

  那这只狗,又是什么?

  莫非,除了约克夏以外,还有魇界魔物从通道中钻出来?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