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06节 神秘空间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这是一方乌漆墨黑的空间。

  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就像是灵魂之地一样,混沌且无所知觉。

  安格尔被困在了这里。

  他被那只狗一口吞下后,就出现在了这片黑漆漆的空间。那只狗的嘴巴连接的似乎不是它的食管,而是这片没有任何悬坠感,但看上去茫茫无边际的空间。

  也没有热量,也没有血液,更加没有想象中的肠胃,就单纯是漆黑一片。

  这种漆黑,是十分纯粹的黑,几乎所有可见光在这里都会被彻底吸收。

  在这样的黑暗之中,安格尔甚至看不清自己的灵魂,仿佛他单纯就是一团会思考的意识体罢了。

  好在,他伸出手能触摸到灵魂的质感,这算是直接证明了他并非是没有载体的意识团。

  同时,还有另一点间接证明了他的存在感。

  ——便是托比。

  托比也跟着他被吞进了狗嘴里,如今托比正靠在他的颈边,低声的嘀咕。

  既然托比在,安格尔也稍微放下心来,并且隐隐有了一些底气。因为格蕾娅在含雪之羽里,以格蕾娅的实力,应该可以带他们离开这片黑暗空间。

  不过,现实却很冷感。

  托比低声告诉他,含雪之羽打不开了……就像是被某种力量封锁住了一般。

  空间道具被封锁?这种事情不是很常见,但也不是没有。

  不过,一只狗的体内,居然可以封锁空间道具,这只狗未免也太神通广大了吧?

  虽然心中很失望,但他也不得不面对事实。既然托比无法打开含雪之羽,那么想借格蕾娅带他们离开,这条路就行不通了。

  想要离开这里,只能另寻他法。

  可有什么方法可寻的?他甚至连那只狗吞下他的目的,以及这只狗体内为何是黑暗空间,他都还是一头雾水。

  一想到那只狗,安格尔现在都有些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只狗是他在一家阁楼里发现的,以为是那家阁楼主人养的宠物,但目前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的。这只狗外表是普通的小狗,但正如桑德斯所说,能自由的穿梭在黑暗之域,就肯定不对劲。

  现在安格尔更是确定,这只狗的问题绝对很大。

  说不定它就是那个神秘的约克夏?

  安格尔兀自的猜测着,也试探着喊出声来,但无论他是喝斥、咒骂亦或者安抚、服软,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好似,这绝对的黑暗中,只有他一人存在。

  在这样寂静、漆黑、冰冷的环境里,若是没有一颗强大的心脏,或许会慢慢的疯掉。安格尔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他现在唯一的安慰是桑德斯留给他的血珠还在他身上,并且散发淡淡的温热。

  或许,桑德斯能凭着这个血珠,来找到他?安格尔思忖着。

  不过有愿景固然很好,但也不能完全将希望放在桑德斯身上。

  安格尔尝试着往四周走走,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虽然他看不到周围情况,但安格尔觉得这片空间应该有壁垒,或许找到了壁垒,就能找到离开的方法?

  带着这个略微乌托邦的想法,安格尔开始移动起来。

  飞没多久,安格尔发现一件让他满是疑惑的事情……他捕捉到了一股气息。

  一股熟悉的气息。

  黑暗之域的乍现,除了不眠城的推波助澜外,之所以能吸引这么多巫师前来,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神秘气息。

  有人感受到了神秘的气息,根据推断,或许有神秘之物即将诞生,而黑暗之域是神秘之物诞生产生的异兆。

  于是,觊觎神秘之物的巫师纷至沓来。

  当初安格尔在黑暗之域外的时候,也对桑德斯说过,他感觉到外城里有一股淡淡的神秘气息,由于他曾经真实的碰触过神秘领域,所以他比其他人感受到的东西更多。他发现外城的神秘气息,像极了当初在黑城堡出现的那个神秘之灵。

  可奇怪的是,当他们进入外城后,安格尔反而发现自己感受不到神秘之灵的气息了。

  直到现在。

  他发现居然在一只狗的体内,再次感受到了熟悉的神秘气息。

  为何这里会出现神秘气息?该不会那个神秘之物,其实就藏在这只狗的体内?难道这只狗真如他的猜测,就是携带神秘之物降临巫师界的约克夏?

  本来漫无目的的游荡,因为这股神秘的气息,让安格尔找到了方向。

  虽然一开始他是为了寻找格蕾娅,才来到了不眠城的。但如果有机会可以得到神秘之物,他也不会拒绝。

  他打算顺着这道气息的源头飞去。

  越往里飞,安格尔越感觉到神秘气息的浓郁与厚重。

  没过多久,安格尔虽然还是在黑暗空间之中,但他的周围却充斥着浓郁的神秘气息,和当初他炼制轮回序曲,神秘之力包围着他时的感觉一模一样。

  而且,比起当时的神秘气息也更加的浓厚。

  按照周围那神秘之感的浓郁度,安格尔觉得自己离神秘气息的源头应该很近了,再往前应该就能看到这件吸引那么多巫师齐聚不眠城的神秘之物了……

  可没飞多久,安格尔的眼皮慢慢开始有耷拉的情况。

  “怎么感觉有点想睡觉?”安格尔奇怪的嘀咕着,明明他如今是灵魂状态,怎么会有昏昏欲睡之感?

  他强打起精神,但耐不住睡意侵袭的厉害,很快他便在不知不觉间闭上了眼。

  当安格尔再次睁开眼时,他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变了。

  他在一片白光乍现,亮堂堂的虚空之中。

  周围没有任何人,安格尔只看到自己,甚至连托比也不见了。

  在安格尔疑惑这里是哪儿时,一道意蕴堂皇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耳边:“我可以给你一滴水,你要吗?”

  “你是谁?这里是哪?”安格尔询问。

  对方并没有给出回应,而是继续重复的道:“我可以给你一滴水,你要吗?”

  显然,他要安格尔给出的答案是:要,或者不要。

  安格尔沉默了半晌:“要或者不要,有区别吗?”

  对方依旧没有回应,还是在询问安格尔要不要这一滴水。

  要不要一滴水?这是什么古怪的问题,而且说话的人是谁?安格尔摸不着头脑,保险起见,他选择了不答。

  可不答,不代表它会停止询问。

  那个未知的声音似乎一定要安格尔给出答案。

  安格尔思考了片刻,终是回答道:“要。”

  安格尔不知道答案是什么,但他知道,一旦他选择“要”,就代表了变数。

  或许选择“不要”,可能也会出现变数,但更大几率是归于沉寂。在这样的环境与情况下,比起归于沉寂,他更期待变数,不管这种变数是好亦或者是坏。

  随着他做出选择,那道堂皇正气的声音答道:“好,给你一滴水。”

  只见,一滴莹润的水珠,出现在了安格尔眼前。

  它就这么凭空悬浮在安格尔面前,小小一滴水,透射着周围的光。

  这就完了?安格尔仔细观察这滴水,发现他真的就是一滴普通的水,除了悬置于半空,再无其他异样。

  “我可以借你一点力量,你要吗?”这时,那道声音再次传入安格尔耳里。

  安格尔下意识的反问:“什么力量?”

  他以为对方不会回答的时候,对方却道:“未知的力量。”

  未知的力量?安格尔想了想,决定再次选择“要”。一滴水看不出变数,他想知道对方到底想做什么。

  他做出选择后,一道灰白色气息团,悬置在水滴一侧。

  这道灰白色气息团,应该就是那个所谓的“未知的力量”了,安格尔仔细观察后,发现这道灰白色气息团充满了一种“混沌”的意蕴,仿佛就是一个充满无序排列的未知数。

  安格尔尝试着伸出手指去触碰它。

  它就像一个实体一样,被安格尔轻轻一碰,就推到了那滴水的旁边,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与那滴水融合在了一起。

  水滴融进未知,立刻开始出现变化。

  水慢慢的摊开,最终形成了一片海洋。安格尔站在半空中,亲眼见证了海洋的诞生。不过,让安格尔满是疑惑的是,未知的力量融入一滴水就发展成了海洋?

  这也太奇幻了吧?

  如果海洋里在出现什么鱼类,估计安格尔也不觉得出奇。

  一语成谶。

  在安格尔这么想着的时候,海洋里开始跳跃起古怪而原始的鱼类,再然后,一株巨大的盖叶树从海底升起,遮蔽了大半个海洋。

  树上开始出现生物,生物开始进化,闪电点燃了文明之火,智慧生物出现在树上。

  再然后,一个以大海为背景的树文明出现在了安格尔眼前。

  “一份未知加一滴水,就成为了一方文明?”安格尔迄今还没摸明白眼前的状况。

  突然有一天,树文明上发生了一场战争,大量的智慧生物死亡,瘟疫出现,连带着巨树也慢慢的枯萎。

  后来,树塌了,文明也灭了。

  这时,一份残垣颓壁加上一汪大海突然慢慢的分离,时光像是在倒退,最后出现在安格尔眼前,再次变成那一滴水,以及一个气团。

  不过这个气团沾染了一点黑色与一些绿色的细丝。

  安格尔能清晰的感觉到,那黑色似乎代表了死亡与毁灭,那绿色则代表生命与延续。

  可不一会儿,黑色和绿色又搅合在了一起,最后像是同化了一般,气团再次变为了灰白色。

  在他面前的,再次变为了最初的模样,一滴水与一份未知力量的集合。8)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