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08节 外城中心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按照逻辑推断,安格尔一直觉得最后出现的肯定是那件神秘之物。

  但完全没想到的是,最后出现的居然是这只斑点狗?

  斑点狗还没有彻底成型,隐约可以看到那滴水化形成了斑点狗的形状,而代表未知之力的灰白色气息团则构成了斑点狗体内的神秘意蕴。

  “这是……神秘之灵?!”安格尔眼里闪过惊讶。

  所以,斑点狗其实就是约克夏从魇界带出来的那个神秘之灵,所有的神秘气息其实都是从斑点狗身上散发出来的?

  难怪当时在黑暗之域外,安格尔感受到了浓郁的神秘之灵气息,原来他感知到的其实是这只斑点狗?

  不过,看着这只斑点奶狗模样的神秘之灵,让他不自觉的回想起上次在黑城堡见到的那个神秘之灵,那充满威慑力,宛若深渊恶魔的外形,与这只斑点狗完全是天差地别。

  可不得不说,斑点狗身上蕴含的神秘之灵气息,比起上次的那个深渊女恶魔样子的神秘之灵要浓郁的多得多。

  这也代表着,斑点狗在等级上天生就比深渊女恶魔要高。

  但问题就来了,斑点狗的载体在哪?神秘之灵还能化形拥有智慧?

  上次安格尔见到的深渊女恶魔的神秘之灵,是由数百里的黑云所化,当化形的一刹那,就融入了安格尔所炼制的载体——转轮枪中。

  而这只斑点狗,他的载体在哪?还是说,它单纯是以神秘之灵的样子出现,没有载体?

  安格尔对此不得而知,因为他对神秘之物了解也有限,对于“神秘之灵”这个概念,也接触的不多。

  或许神秘之灵真的可以单独存在,或许神秘之灵也可以拥有智慧,不过这些知识,显然不是他现在这个等级能够去理解的。

  安格尔放下心思,默默的看着斑点狗化形。

  过了好一会儿,斑点狗身上再也看不到“水”与“未知之力”的痕迹,它看上去就像一只普通的凡狗。若非安格尔亲眼见证了它的变化,安格尔也不敢相信这只狗会是神秘之灵。

  安格尔缓缓的飞了过去,轻轻触摸了一下斑点狗。

  它的脑袋微微一动,干净纯粹的眼睛缓缓睁开,黑亮的眼珠子投影出安格尔的样子。

  它歪着头看着安格尔,似乎想要把安格尔的样子完全记住。

  “你是神秘之灵?”安格尔低声问说。

  斑点狗依旧是一脸懵懂,看上去智慧不是很高的样子,不过那尾巴摇的可欢。

  安格尔摇摇头:“果然是傻狗。”

  他还以为先前那个堂皇正气的声音就是斑点狗,但目前看来,并非如此。他以为斑点狗有智慧,显然这是个错觉。

  安格尔叹了口气,正想说些什么时,这片光明之地突然像是时光凝滞了一般。

  安格尔也从第一视角,突然变成了第三视角。然后,他见证了这片光明之地,毫无预兆的崩碎。

  斑点狗也成了一个崩碎的镜像碎片。

  安格尔猛然睁开眼,他发现自己重新回到了最初的那片黑暗空间,托比还在他的肩膀上磨蹭。

  不过他们周围的黑暗中,再也没有一丝的神秘气息,仿佛所有的神秘,都随着他的睁眼而消逝殆尽。

  “所以,刚才的经历,其实只是南柯一梦?用神秘气息构建出来的梦?”

  是梦?亦或者是幻境?

  安格尔无法给出答案,但那神秘的感觉,他依旧清晰的记得。如果这是梦,至少对于安格尔而言,也是一场美梦。

  在安格尔晃神的时候,一道“汪汪”声突然传入他耳里。

  这道狗叫声振聋发聩,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安格尔正疑惑时,他发现自己突然被那只斑点狗吐了出来,离开了那方黑暗空间,再次出现在了被笼罩在黑暗之域的外城。

  而那只吞下他的狗,正乖巧的蹲坐在他身边,摇着尾巴摆着脑袋,似乎在等着安格尔褒赞。

  安格尔眼神复杂的看着这只卖萌讨巧的狗,他在这只狗身上并没有感觉到恶意,但它的行为,让安格尔有些摸不透。

  还有,它真的是神秘之灵吗?或者说,它其实是一件生物形状的神秘之物?

  安格尔叹了口气,甩开这些想不通的事,他转而打量起四周的环境来,他倒是想知道,这只狗带他到了哪儿?

  他目前正在空荡荡的十字路口中央,路灯并没有熄灭,将周围照的还算亮堂。

  可惜安格尔对不眠城的分布并不怎么熟悉,周围的建筑看上去都差不多,他也不知道具体的位置。

  但当安格尔抬起头时,却一眼就看到了半空中的黑色漩涡。

  安格尔愣了一下,黑色漩涡所处的位置是永昼光华魔能阵的正中央,对应的地面位置则是外城的正中心。

  所以,他现在是在外城的中心位置吗?

  安格尔看向托比:“托比,格蕾娅大人现在苏醒了吗?”

  托比向他摇摇头,然后比划了一下,询问要不要用特殊手段然格蕾娅苏醒。

  安格尔摆摆手:“我们现在的目标是去找娜乌西卡,不用特意吵醒格蕾娅大人。”

  他原本是想着,格蕾娅如果醒了的话,说不定可以咨询一下为何外城如此空荡,外城中有没有藏人的地方。但后来想想,格蕾娅其实也一直被困在传送大厅,她所知也不多,也没必要现在去打扰她。

  最初,安格尔来不眠城的目的,其实就是寻找格蕾娅让托比放心。如今,格蕾娅都已经在托比的含雪之羽里了,他们的目的基本上达到了。只剩下最后一件事,就是寻找到娜乌西卡,顺道有机会的话,干掉胡克迪克。

  至于说桑德斯那边……安格尔持有他一滴血珠,总不会失散的,所以暂时不用考虑桑德斯。

  想到这,安格尔决定立刻行动起来。

  可安格尔刚准备飞起来看看周围情况,裤管就被斑点狗给咬住了。它一边咬,一边把安格尔往后面拖。

  安格尔不知道它要做什么,但对方毕竟是一只疑似“神秘之灵”的存在,他停下了脚步,看着它。

  对于这只狗的态度,安格尔现在也拿不准主意,虽然没有从它身上发现敌意,但具体是敌是友还要另说。他如此迫不及待的离开,其实也有想摆脱这只狗的意思。

  哪怕这只狗带给他一个天大的好处,让他有机会研究神秘之力;但这并不能抹煞当初它吞下他的事实。

  在撂不明白这只斑点狗的态度时,安格尔决定先远离它为好。

  可现在这只狗似乎并不准备让他离开,内心稍微对比了一下实力差距,安格尔选择停下来,想看看它到底要做什么。

  只见这只傻狗突然跑了起来,跑到他背后的一个拐角处,对着安格尔狂吠。

  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就是叫安格尔过去。

  安格尔沉默了片刻,还是按照它的意思飞了过去。当安格尔转过身,看向拐角内里时,他的眼瞳猛地一缩——

  人!他终于看到了人!

  密密麻麻的人,就在这个拐角尽头,他们全都背对着安格尔,摆着古怪动作,扭动身躯,看上去就是“被光点寄生”的状况。

  “之所以外城见不到人,原来都跑到这里来了?”安格尔低声自喃:“可为何,一点声音都没有传出来?被寄生的人,不是会唱歌吗?”

  安格尔在兀自疑惑的时候,斑点狗拱了拱安格尔的裤腿。

  他回神一看,却见它乖乖蹲坐,摆出一副和先前一样“求表扬、求抚摸、求褒赞”的样子。

  “所以,你是带我来找这群人的?”安格尔好奇的问道,一边说,一边还示意托比将野蛮洞窟驻馆外染血的石块拿出来:“那你再闻闻,血液的主人是不是在里面?”

  斑点狗嗅闻了一下,立刻对着路的尽头叫唤起来。

  “看来,人还真的在里面?”安格尔眼底闪过喜色,然后他回头看向斑点狗,眼底多出一点探寻。

  它是真傻,还是假傻?

  莫非,当初他其实就是要带它来这里,并不是要遛他?

  安格尔收敛心中的疑惑,不论斑点狗是不是闻到了血液的主人,但既然人都在里面,娜乌西卡在这里的概率也大很多。

  想到这,安格尔便朝着内里慢慢走去。

  可越往里走,安格尔越发觉得古怪。明明里面那么多人,看上去密密麻麻的,为何一点声响都没有?就算他们不说话,哪怕他们“跳舞”时,也会有踏地的声音啊?

  而且,更为奇怪的是,他们为何会聚在这里?

  突然,安格尔定住了脚步。

  在他的前方十米处,就有一个被寄生的人,穿着大红大绿的衣服,在扭曲着身子“跳舞”。

  借着路灯的微光,他清楚的看到对方在不停的张嘴,从唇语上可以看出,显然又是一个“赞美女王”的说辞。

  可偏偏,安格尔在十米外,听不到任何一点声音。

  当安格尔停下脚步,仔细观察时,方才发现了一些古怪的事情。

  譬如路灯。

  路灯在他身侧的街道上,是一盏风格独特的鲛油盏,一点就可以燃数年。

  路灯的光芒虽然不大,但它斜照下来,也可以驱散一定的黑暗。

  但安格尔发现,灯光在前方两米处,出现了一个微微偏折的夹角,而且是就这么凭空出现的。

  可前方明明没有任何东西遮拦,就是一条宽敞平整的街道,这个夹角是怎么出现的,光线是如何出现偏移的?。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