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12节 落幕曲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血瞳,暴凸的青筋,扭曲的面容,锋锐漆黑的指甲。

  刚完成亡灵化,胡克迪克便开始张牙舞爪,嘴里大声嘶吼着不明意义的怒嚎。

  尖利的指甲,随手一挥,周围数个凡人便被他撕裂成肉块,活人的鲜血浇灌他一身,浓郁的血腥味令他不怒反喜。

  在胡克迪克高声怪笑的时候,一道轻轻的叹息声,从他头顶传来。

  亡灵化的胡克迪克猛地抬起头,猩红的双眸看向声源——那是一个让他从内心深处散发暴戾感的少年。

  仿佛有个声音在告诉他:杀死他,撕碎他,你存在的使命就是要让他彻底堕入死亡之井。

  没有意识,全靠本能的胡克迪克,在这一刹那就下了决定。

  冲上去!杀死这个让他全身所有能量都在沸腾的人!

  “死——”胡克迪克左脚一踏地面,平整的地板立刻龟裂出一个蛛网纹,巨大的反作用力让他瞬间跃上天空。

  越来越接近安格尔,尖利的指甲在横空挥舞,诡异的黑色气息在他指甲边上氤氲。

  难闻的气味,随着胡克迪克的身形,逸向四周。

  “死灵之毒。”福克斯毛绒绒的大尾巴一扇,香风自来,祛散了鼻尖的恶臭味道,然后它的眼睛里带着一丝迟疑:“莎娃阁下应该可以应付的吧?”

  福克斯说完后,看向弗洛格。却见后者正偷偷的积蓄着力量,眼神紧盯着冲向莎娃的胡克迪克。

  “若是你破坏了莎娃阁下的杀戮美学,想来他以后也不会来歌剧院听你的咏叹调了。”福克斯传声道。

  弗洛格顿了一下,想要说什么,最后却一句话未说,憋出了一个悠长的“呱”声。

  站立于制高点的安格尔,与从地面跃起冲向他的亡灵胡克迪克,气氛在弹指间变得紧张起来,仿佛空气都已经在慢慢凝滞。

  第一爪,带着毒气的指甲划向安格尔。

  安格尔轻点脚下,便有重力脉络将他拔高转移。

  在重力脉络的控制下,对于天空,安格尔完全是如履平地,甚至因为更广袤的空间,让他更加灵活,加之速度超绝无双,在他有防备的情况下,胡克迪克想要击中他,毫无可能性。

  安格尔连续躲闪了数次,就像是在耍猴一般戏耍着他。

  这种行为激怒了胡克迪克,他心中莫名而来的憋屈让他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实力,在外的表现便是:暴凸的青筋从他的脸部,蔓延到了全身。

  这些青筋,其实就是他体内打破平衡的负面能量,如今更多的青筋遍布,代表着一些沉睡的负面能量也被激活,并且在疯狂的增生。

  胡克迪克怒嚎一声,黑色的负面能量冲出体外,化为了一阵毒雾,笼罩在他身周数米。

  而且这些毒雾还在不停的扩大,只要他能靠近安格尔,用这些充斥负面能量的毒雾就足以让灵魂态的安格尔由生魂堕落为死灵!

  黑色雾气中,只能隐隐看到胡克迪克的血眸。他盯着安格尔,然后猛地发力,冲了过去!

  安格尔站在原地不动,看着胡克迪克的动作。

  就在黑色雾气快要临近时,托比突然从天而至,化为了巨大的狮鹫,展翼达十数米的翅膀,对着胡克迪克猛地一扇,隐隐带着火气的飓风,便将胡克迪克吹向了另一边。

  然后托比的身形缓缓回落,然后盘旋着落在了安格尔的掌心。

  在胡克迪克重整旗鼓之后,再次冲向安格尔!

  但这一次,安格尔却是抬起了手,一把精致的转轮枪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黑雾中的胡克迪克还未意识到这把枪的意义,他依旧冲了过来,直到安格尔扣动扳机,一道无形的扇形波纹,从枪口中涌出,然后越来越大,最后将胡克迪克全全包围住。

  这时,胡克迪克才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悸油然而生。

  他想逃离波纹的覆盖范围。

  可是,为时已晚。

  无形的波纹将胡克迪克完全的包围住,那充满负面能量的黑雾在波纹之中慢慢被消解,就像是蜡烛被融一般,所有的负面能量全都消失殆尽,最后,波纹抵达了胡克迪克的身边,以奇怪的形式融入到胡克迪克的体内。

  亡灵的本质,就是被负面能量打破了本身的能量平衡。而这道波纹的意义,就是通过极低的频率,瓦解这些负面能量。

  一旦这些负面能量被破坏,亡灵体内由负面能量重新构建的能量平衡被打破,那么仅剩下精纯灵魂之力,也再也无法构建体内平衡,最终只会彻底的消亡。

  胡克迪克体内的负面能量在以可见的速度消亡。

  原本,胡克迪克充满混沌暴戾的眼神,也因为负面能量的消解慢慢的回复清明。

  “这……是什么?”胡克迪克残存的意识看着消散于风中的自己,问出了这个问题。

  “一把对付亡灵专用的炼金武器。”安格尔摇摇头,眼神中没有一丝怜悯:“若是你不一次次的针对我,我也没有兴趣特地却搞你。”

  两年之内,胡克迪克从一个文盲,变成如今二级巅峰学徒,甚至闯过了净化花园,得到了难以想象的好处。可以说,当初尼斯给他金色飞帖,是完全合理的。胡克迪克的天赋与机缘都是上佳的,再加上自身努力,说不定未来也可以踏足真知之路。

  没错,在安格尔眼中,胡克迪克只要按照这样的发展,绝对可以成为一个正式巫师。

  可惜,胡克迪克的性格决定了他的生死。

  胡克迪克眼神中逐渐失色,最后化为悲戚与落寞:“我输了……”

  看着一点点消逝在风中的胡克迪克,安格尔的心底毫无波澜,巫师界的残酷就是如此。

  巫师的一生必然会经历无数起伏,想要追逐真理,务必克制自己,冷静自持。任何一次冲动的行为,都会为你未来的成败买单。

  这也是安格尔自己亲身得出的经验。

  胡克迪克彻底化为了能量粉末,重新归化于大地,反哺此界,算是最后一点存在价值。

  安格尔静默了半晌,当初他来不眠城所为之事不过是让托比安心,没想到最后他会在这里将胡克迪克杀死。

  时也命也,若无一颗自持之心,悬剑终会落下。

  叹了一口气,安格尔收起有些复杂的心绪,随手挽了一个枪花,然后将转轮枪丢向托比。

  托比接过后,转轮枪直接被它收入空间。

  这把将胡克迪克最后希望泯灭的转轮枪正是“轮回序曲”,当初在黑城堡炼制的那一把。

  从桑德斯的重力花园出来,安格尔自然要将一切可能遇到的危险都预设好,他把手镯里所有能用上的武器都装在了托比的含雪之羽里。

  当初只是预防万一,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没有这把轮回序曲,他想要将胡克迪克消灭,那还真不容易。

  “莎娃阁下的杀戮美学一如既往的让人迷醉。”一阵香风袭来,福克斯踏空而来,落于安格尔的身后半步,“让对手尽展所能,最后依旧以碾压姿态一锤定音,这样的美学是我等难以企及的。”

  见鬼的杀戮美学!

  安格尔在内心翻了个白眼,但表面却依旧谦逊的说:“比起福克斯女士的琴声制敌,我还是少了几分优雅与美感。”

  福克斯大尾巴挡住嘴,一阵清脆的笑声从尾巴后传出。

  弗洛格此时也走了过来,向安格尔咏唱了一首音调极其难听的赞美诗,而且还是一首“战争史诗”,主角是“莎娃”,配角则是胡克迪克。

  也不知道短时间内,弗洛格是如何写出这样一首让人羞耻的咏叹诗,并且,能把一场毫无意外的屠杀,不讲逻辑的转换成战争史诗,弗洛格也的确是一只才华横溢的才蛙。

  安格尔强忍住心内的吐槽,与这两只动物音乐家友好的互捧了一番。

  在这次的交流中,虽然大家的话都没有什么营养,但安格尔却发现了一些隐藏在话术底下的东西:弗洛格与福克斯都没有问起胡克迪克为何会对他起仇恨?也没有问,为何胡克迪克称他为“安格尔”,而非“莎娃”。

  这一点,让安格尔更加笃定,它们绝对知道他如今是人类,也知道他在人类中有自己的交际,但它们并不过问也不好奇,这一点很值得深思。

  安格尔也没有作死去问为什么,而是笑道:“在欣赏两位音乐家的演奏前,总要有点热场的事嘛,如今热场已过,等到这些人类离开后,我就可以聆听二位的美妙音乐了。”

  说完后,他向两只动物点点头,然后重新回到了出口的上方。

  既然胡克迪克一事已了,那么他在不眠城中只剩下最后一件事了:找到娜乌西卡。

  安格尔打算继续放行,然后审查最后一批人,看能不能找到娜乌西卡的踪迹。

  可还没等他放行,托比突然叫唤几声,示意安格尔往下方看。

  难道找到娜乌西卡了?安格尔带着疑惑,看向托比所指的地方……却见那只被约克夏偷偷带到巫师界的斑点狗,正拱着脑袋,在一摊血肉里大快朵颐。

  安格尔悄然落地,走近斑点狗。

  “这些血肉……”安格尔看着那熟悉的布帛:“好像是胡克迪克的尸块?”

  安格尔有些恶寒的看了眼斑点狗,没想到这家伙还有吃人的习惯。不过回头一想,魔物吃人不是很正常一件事么?

  安格尔转过头,虽然杀人他没有什么感觉,但吃人的画面他并不想观瞻。

  这时,托比再次叫唤了一声,意思示意安格尔继续看。

  安格尔瞪了一眼托比,这家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但托比叫的很急迫,让安格尔再次升起怀疑,难道斑点狗吃人还有什么猫腻不成?

  想到这,安格尔重新看了过去。21032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