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13节 简陋的演奏会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飞到斑点狗的上方,安格尔定睛看去。

  正如先前他看到的那样,它正伏首于烂泥一样的血(肉肉)中,脑袋不时拱动一下,看上去就像在啃噬着食物。

  可当他仔细去看的时候,却发现斑点狗的脑袋虽然一直在耸动,但地上的血(肉肉)一点也没有减少。

  “它并没有吃进肚?”安格尔挑起眉,它不吃的话,那它把脑袋伏在烂(肉肉)血泥里干嘛?总不会有什么特殊嗜好吧?

  安格尔想了想,决定稍微凑近一点。

  随着安格尔的靠近,斑点狗呆愣的昂起脑袋,露出那血糊糊的面容。

  而随着斑点狗抬头,安格尔终于看到了,为何托比连续示意他看过去——

  因为一道诡异的气息,正从地上的烂(肉肉)中氤氲而出,灌入斑点狗的嘴里。

  先前胡克迪克的尸体,因为爆炸的关系,血(肉肉)横飞到四处。这只斑点狗正沿着胡克迪克的尸块,不停的吸纳着那道诡异的气息。

  斑点狗如今的样子很惊悚,会让人不自觉的联想到吸人精气的魔物。

  可安格尔仔细分辨后方才发现一些端倪,这只狗吸入嘴巴里的诡异气息,带着一丝让他颇为熟悉的波动。

  “这是……”安格尔皱起眉,回忆着这道波动的源头。

  突然,托比飞了过来,它的(身shēn)周缭绕着灰色的气息,在安格尔(身shēn)边低声鸣叫。

  听完托比的话,安格尔愣了一下。目光慢慢移到托比(身shēn)周的重力脉络,再看看斑点狗嘴巴里吸收的诡异气息,恍然大悟:“这是一种法则脉络?!”

  “这只狗在吸收法则脉络?”

  根据安格尔的判断,从胡克迪克血(肉肉)中生出的“法则脉络”十分稀薄,逸散着一股灵魂的气息,估摸胡克迪克在哪里领悟到了一些灵魂的法则,不过还没有形成法则脉络之源。

  联想到胡克迪克有一段时间去了“魂土”,安格尔猜测胡克迪克就在魂土领悟到的灵魂法则。他虽然对于“魂土”了解的不多,但根据尼斯言语中透露出来的消息,魂土应该是一种专属于灵魂系的巫术花园。

  胡克迪克能从已经成型的巫术花园里领悟灵魂的法则,哪怕很稀薄,没有成为一个体系,但也可以说是天纵之姿了。

  迄今为止,安格尔也去过好几个巫术花园,但他可没有从成型的巫术花园里领悟到任何法则。从这方面来看,胡克迪克是完胜了安格尔。

  或许也因为胡克迪克领悟的灵魂法则,才让他在寄生物的威胁下,依旧保存了自我意识。

  可惜他再天才,最后也死在了这里,败在了安格尔的手上,甚至连领悟的法则,也被斑点狗给吸……了?!

  安格尔突然想起,现在可不是感叹一个死人天赋多好多好的时间。

  如今更该关注的是,这只狗为什么可以从死人(身shēn)上吸收法则脉络?

  他曾经在这只狗的体内待过一段时间,知道它(身shēn)体中存在大量且庞大的神秘气息,安格尔估摸着,这只狗可能是一只神秘之灵,也有可能是神秘之物本尊。

  不管它是什么,它如今的行为是不是意味着,它的能力是吸收法则脉络?

  那么经它吸收过后,这些已经失去宿主且没有根源的法则脉络,对它又有什么用呢?

  安格尔猜测了半天,依旧得不出一个准确答案。他也没有什么立场去问福克斯,他想了想,最后只能将这个谜题按捺下来,他决定还是先以寻找娜乌西卡为重,世间未解之谜那么多,不可能每个都要甚解。

  想到这,安格尔重新回到了检视现场。

  也招呼托比不用理会斑点狗的行为,现在以全力寻找娜乌西卡为主。

  虽然托比的灯被打翻了,但周围古旧建筑燃起的熊熊火光,反而比先前更加的明亮,将这片夹层空间照的极其亮堂。

  安格尔守在出口前,托比则盘旋在众人的头顶,寻找娜乌西卡的气息。

  时间慢慢流逝,又过去半个小时。

  夹层空间里接近六位数的百姓,已经散去接近八成,在这过程中,安格尔依旧没有看到娜乌西卡。

  一刻钟后,夹层空间的人员全部走尽,娜乌西卡的踪影依旧未见。

  安格尔表(情qíng)沉了下来,为何珊和希留都在这里,偏偏娜乌西卡却不见踪影?莫非,娜乌西卡其实并没有到这片夹层空间来?

  他回过头,眉头紧蹙的看着珊与希留。

  她们俩人依旧被重力脉络托着,在(身shēn)后静静悬浮。面对安格尔,珊的表(情qíng)有点畏缩,希留则还在呼呼大睡。

  他的保存在桑德斯的重力花园中,没有办法释放魇境将她们体内的寄生种祛除,要不然可以问问她们俩,娜乌西卡的消息。

  安格尔沉思了片刻,他有点想让福克斯与弗洛格来帮她们消除寄生种,可他找不到理由去说服它们。

  或许不用说服,直接做出要求,看看它们的反应如何?

  想到这,安格尔将目光看向福克斯与弗洛格。

  福克斯见到安格尔的眼神,摇晃着大尾巴,飞了过来:“莎娃阁下,你挑选完你的奴仆了?”

  弗洛格也不甘落后:“赞美女王,呱呱,虽然没有月色润我喉,但我心中酿着一道月光,想将它吟诵给莎娃阁下。”

  怎么听着像是(情qíng)话?安格尔抽了抽嘴角,“音乐的事先不忙,这是一件高雅的艺术。如今,这里烈火熊熊,在这里演奏,未免太失二位(身shēn)份。”

  弗洛格:“烈火也浇不熄我的诗兴,我会用我刚刚创作而成的,更加激昂的战争史诗,来献给莎娃阁下。”

  安格尔噎了噎口水,他本想找机会插话,却被弗洛格连续的几段抑扬顿挫的念白,搞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好吧。激昂也有激昂的美,烈火配合激昂的咏叹诗,想想就觉得酣畅淋漓,这真是让人期待的一场演出。”安格尔干巴巴的道。

  既然安格尔同意了,弗洛格的干劲立刻就上来了。不知从哪里鼓捣出一堆原木箱子,将它们堆砌在一起,构成一个简易的舞台,然后率先站了上去。

  “虽然舞台简陋,但我内心的(热rè)(情qíng)不会消减,呱!”弗洛格深吸一口气,(胸胸)口鼓胀的像个女人,似乎在酝酿着即将脱口而出的咏叹诗。

  福克斯则一个翻(身shēn),落到了弗洛格(身shēn)边,搬来一个木凳子,坐上去轻轻的拨弹着竖琴。

  别说,福克斯如今的形象与动作,范儿十足,大红尾巴摇来摇去,隐隐还带着一点惑人心神的意味。而且它的弹琴水准的确很高,只要弗洛格不开口,福克斯的琴声都是很优美的,可弗洛格一开口咏唱,福克斯便会随着弗洛格的声音,改变自己的琴声流程,转变成怪异奇葩的琴音。

  如今,便是如此。

  弗洛格颂唱起一首他自认为激昂的史诗,不过听在安格尔耳中,略带小家子气,而且逻辑很有问题,前一秒还是“酿出月光”的优美画卷,下一秒就成了“尸骨陈野”的亡灵战场。

  若是有激烈的矛盾对比,加之故事剧(情qíng)的张力与冲突,那也算是杰作。可偏偏弗洛格完全是将自己觉得优美的意像结合在一起,搞出个不伦不类的诗歌,还称之为史诗,也是贻笑大方。

  更不幸的是,福克斯本来优秀的弹琴水准,在弗洛格古怪的唱调中也被带偏,时而清淡时而诡魅偶尔还杀出一个激烈的尖锐音,就像是女人用指甲划过平整的画板发出的令人反感的声响。

  安格尔闷着头皮欣赏,感觉就像是在受煎熬。

  一曲过后,安格尔苍白的脸颊上,好不容易展开一个干裂的笑容,然后从齿缝憋出了一句乐评:“这首咏叹调,很有韵味。”

  至于什么韵味,你们自己想象吧。再多的好话,他是想不出了。

  弗洛格准备咏唱第二首诗,安格尔在心中微微叹气,忍着吧,谁让是他自己当初说的要听,如今跪着也要听完。

  可就在这时,一道金色的丝线凭空出现。

  横插在他们的中间,将一个原木箱子戳成了碎片。

  “这是约克夏的虚空傀儡线。”福克斯放下竖琴,低声喃喃。

  弗洛格则惊呼一声:“这讨厌的家伙,呱,是要来破坏我的演奏吗?!月光会厌弃它的,绝对!”

  突然出现的这一幕,让安格尔也挑起眉,这道金色丝线和当初在传送大厅外看到的那个木偶女子(身shēn)上的丝线,一模一样。

  听福克斯的语气,当初拦路的果然是约克夏。

  安格尔犹记得,约克夏是在和导师纠缠,先前福克斯也应正过,怎么突然这里出现了丝线?

  在安格尔疑惑的时候,金线突然动了动,一道怪异的波动从金线上传出。

  福克斯闭了闭眼,下一秒直接站了起来:“约克夏在呼唤我们过去,它似乎陷入了被动境地。”

  弗洛格撇撇嘴:“我不去,要去你去。”

  福克斯并不意外弗洛格的选择,摇晃了下尾巴:“那我过去看看(情qíng)况。”

  福克斯说罢,向安格尔道了一声失礼,然后便一溜烟窜出了夹层空间,消失在了黑暗之中。74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