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15节 傀儡原胚体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不眠城的上空,黑漆漆的雾气中划过一道“流星”,就像是浮光掠影,一闪而逝。

  最终,这颗“流星”落在了被称为不眠城最高点的——无休钟塔顶端。

  在无休钟塔的圆弧形顶端上,流星的光芒从模糊慢慢变得清晰,露出了包裹在流星中的三人……准确的说,是三人一鸟一狗。

  “安格尔,刚才那只青蛙是怎么回事,我看它好像很尊敬你的样子?”方一落地,珊立刻唧唧喳喳的八卦起来。

  “这是一个误会,它大概认错人了。”安格尔将这个话题一带而过,表(情qíng)颇为严肃。

  “好吧,你不想说就算了……但你干嘛带着这只狗啊?”珊指了指被安格尔拎在手上的狗,因为她(身shēn)侧缭绕着光亮术所形成的光球,可以清晰的看到,这只狗是只黑白色的斑点(奶奶)狗,体型比托比大不了多少,因为被安格尔拎着后颈(肉肉),全(身shēn)处于僵硬中,完全无法动弹。它的短尾巴下意识的上翘,挡住重点部位。

  安格尔:“想要找人,需要它的帮忙。”

  珊愣了一下,“你是说靠着狗鼻子来找人?”

  安格尔没有回答,眼神有些晦暗。这只狗有没有普通狗的超凡嗅觉,他并不清楚,之所以带着它来寻人,却是因为弗洛格所说,想要找到傀儡原胚体,也只有它才知道位置。因为约克夏当初掳走那几个人时,这只狗其实一直跟着约克夏的。

  这里面涉及到了一些魇界的秘密,故而安格尔不愿多说。

  不过,在珊的眼中,安格尔的沉默代表了默认,毕竟让一只凡狗来寻人,肯定只有靠天生灵敏的嗅觉去追寻。

  反倒是一直没有说话的希留,看着斑点狗的眼神里浮现出一丝疑惑:为何……她没有听到这只狗体内有血液流动的声音?

  “不说其他的了,必须要尽快找到娜乌西卡,否则……越拖下去,越是凶多吉少。”安格尔说罢,看向托比:“托比,格蕾娅大人醒过来没有?”

  托比摇了摇头。

  “叫醒她,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诉她。”安格尔道。

  托比毫不犹豫的点点头,从半空中落在了塔顶,闭上眼似乎在感应着什么。

  另一边珊与希留则一脸疑窦:“格蕾娅大人?你说的是我们想的那位吗?”

  安格尔对她们摆出噤声的动作,目光一直注视着托比。不一会儿,一道人影突然被托比从含雪之羽里放了出来。

  那是一个半青少女,她正打着哈欠,揉着凌乱的发丝,一脸怨怼的对托比道:“才休息一会儿就被你叫醒了,又发生什么事了?”

  “格蕾娅大人,请过来一下。”安格尔的声音传入初醒的格蕾娅耳里。

  格蕾娅回过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安格尔已经走到了无休钟塔的另一端,远离了众人的一个位置。

  格蕾娅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确定自己还在不眠城中,本来放松的表(情qíng)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朝着安格尔走了过去。路过珊与希留时,格蕾娅眼神冷漠的一瞥,让她们俩人感到一种如坠冰窖的寒意。

  “安格尔,你小子(挺tǐng)不简单的呀,短短时间居然就搞定了两个小姑娘,还一大一小。不过就是审美有点……差强人意。”格蕾娅的声音毫不避讳,让远处的珊与希留均愣了一下。

  “她们是我的朋友。”安格尔简单解释了一句,然后对格蕾娅暗暗使了个眼色,低声道:“格蕾娅大人,我有急事和你说。”

  格蕾娅顿了下,明悟的点点头,随手一挥,一道隔绝声音外传的结界便布置完成。

  “说吧,发生什么事了,还让托比急着把我叫醒?”格蕾娅面色也从一开始的戏谑打趣,变为郑重严谨。

  “我得到一个消息,整个不眠城被黑暗之域所笼罩的地方,会在短时间内,全部沦为夹层空间。而这个夹层空间的主人,叫做约克夏。”安格尔语速极快的说道:“一旦夹层空间扩大到整个不眠城,想要从这里离开就更难了。”

  “而且,夹层空间的主人约克夏,拥有对此方空间的绝对掌控力,到时候我们将很难翻(身shēn)。”

  格蕾娅皱着眉,约克夏是谁?还有,她到现在还不理解所谓的夹层空间是什么,也不知道安格尔所要述求的事是什么。但从安格尔急促的语气中,可以看出现在的(情qíng)势极其危险。

  “你想要我做什么?”格蕾娅没有废话,直接问道。

  “去找我导师,将我说的(情qíng)况告诉他。”安格尔顿了顿,看向外面正一脸疑惑看向隔音结界的两人:“我本来是想让珊与希留过去的,但她们不能免疫寄生物的附体,所以只有靠格蕾娅大人了。”

  格蕾娅依旧有些疑惑:“可是,夹层空间到底是什么?为何会这么危急?”

  “这里面的概念现在一时间也很难解释。不过,无论是夹层空间,亦或者约克夏,导师都很清楚……”安格尔说到这时:“如无意外,目前导师就在和约克夏战斗,并且很有可能被约克夏引到夹层空间中,所以我才急着让大人过去找他。”

  格蕾娅点点头:“可以,不过这些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现在不过去找你导师吗?”

  “弗洛格告诉我的,至于弗洛格的(身shēn)份,我导师也知道的。我现在则还有些事,我一个朋友陷落在这里了,我要去找她。”安格尔依旧是半遮半掩的道,在格蕾娅怀疑的眼神中,安格尔只好又道:“对了,当初困住格蕾娅大人的那只狐狸琴师,如今也赶过去围攻导师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格蕾娅的眼神中立刻燃起了熊熊火焰:“那只傲慢的狐狸也在?太好了!我正要去找他!”

  “桑德斯现在在哪,你可知道?”格蕾娅连忙询问道。

  安格尔拿出当时桑德斯留给他的血珠:“格蕾娅大人,通过这个你能感应到导师的位置吗?”

  “这是你导师给你的?”格蕾娅带着惊色接过血珠。

  安格尔颔首,将这颗血珠的作用说了一遍。

  格蕾娅啧啧两声,看向安格尔的眼神多了几分审视:“难怪外界传闻桑德斯最近的行为越来越偏向白巫师,如今看来,似乎的确如此。”

  说罢,格蕾娅将血珠丢还给安格尔:“我感知到桑德斯的位置了,就先过去了。你照顾好托比,也照顾好你自己。”

  格蕾娅说完后,直接飞上天空,宛若一道轻烟融入了黑暗之中,很快便消失不见。

  看着格蕾娅离开的(身shēn)影,安格尔又瞥了瞥这一方黑暗之域,心中(情qíng)绪莫名的复杂。

  就在不久前,他从希留口中得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推测出娜乌西卡与干克估计是被约克夏掳走了。

  可约克夏为何要掳走她们,这却是让安格尔苦思不解的谜。

  百思不得其解时,安格尔带着试探的意味,去询问了弗洛格。

  交谈时的话术与忽悠略过不谈,安格尔的确从弗洛格那里得到了一些消息:约克夏掳人的原因,是因为要把他们培养成傀儡原胚体。

  所谓的傀儡原胚体,其实就是人为的将之改造成能承载夹层空间的容器。

  在中心处的夹层空间,是约克夏独揽的,拥有绝对控制权。但魇界的魔物想要拥有夹层空间,是有一些特殊因素的,他能独掌中心的夹层空间还是因为魇界里其他存在的辅助才行。

  想要让夹层空间覆盖整个不眠城,需要多个夹层空间互融。而约克夏拥有一个夹层空间已经是极限,他想到的方法就是炼制容器,让人类作为容纳夹层空间的容器。

  弗洛格的意思,就是约克夏将娜乌西卡与干克掳走培养成傀儡原胚体,以期容纳夹层空间。

  这里面隐含了很多意思,首先就是夹层空间的互融,一旦原胚体培养成功,那么就有新的夹层空间融入进中心的夹层空间,这代表着不久后,不眠城将会全部沦为夹层空间。

  正如他对格蕾娅所说的,到时候再想要离开就很难了。

  再来,一旦被培养成原胚体,代表着失去一切意志,失去所有潜力,失去进阶的能力,沦为一个被制造出来的“伪魇之守望者”。

  这对于一心追寻永恒不朽的娜乌西卡来说,是绝对的灾难。

  所以,如果娜乌西卡真的被选中成为容器,务必要在她成为原胚体之前救出来。

  可……现在还来得及吗?

  安格尔看向远方,他隐隐感觉一道熟悉的波动,正在缓慢的与中央处的夹层空间融合。这意味着,又一个原胚体出现了。

  希望,不是你。

  安格尔转过头,走到珊与希留(身shēn)边,面对她们好奇的提问,他一概不回答,只是冷静的道:“现在娜乌西卡很危险,有什么问题等救出她来后再说,现在跟上我。”

  在这争分夺秒的时候,托比化为了巨大的狮鹫,将三人一狗托在背上,然后循着安格尔所指的方向,一闪而逝。

  这是斑点狗狂吠的方向,安格尔也不知道它这狂吠所代表的是不是正确的方向,亦或者纯粹只是乱叫。

  可目前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想要找到娜乌西卡,只能让这只斑点狗带路。

  能不能救得了娜乌西卡,就看她能不能坚持住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