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16节 虚空的金线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这是一棵高大繁茂的银榕树,枝叶如盖,蔓出了十数米之远。

  围绕着这棵树,几个木质高梯来回相接,环环相扣,最终在树木的中央,枝蔓分支处搭建了一座精致且分布甚广的树屋。

  在树屋的一旁,一个萤石吊牌挂在横斜而来的树枝上,萤石散发着幽绿的光。在萤石的表面,有一排黑色花体字,清晰的写着这栋树屋的名字——萤色旅店。

  这家建构在银榕树上的旅店,就是安格尔的第一个目的地。

  他们一行人落地后,斑点狗依旧在对着旅店大声吼叫。

  “娜乌西卡会在这里吗?”珊皱着眉,看着这家明明很精致,但此时不知为何颇有些阴森之感的旅店。

  “不知道,进去看看再说。”安格尔不知道斑点狗是否在引导他们寻找娜乌西卡,但他没有其他方法了。数百里大小的不眠城,建筑分布甚广,想要藏一个人那太容易了,所以目前只能暂时相信这只斑点狗。

  沿着木梯,安格尔等人走到了萤色旅店的门口。

  还未进去,木门就无风自开,无数的寄生物从内里钻出来,瞬时间,天空便密布着如萤火一般的光点。

  见到这些寄生物,珊与希留都吓的蹲坐下来。

  耳边嗖嗖嗖的声音过去,好一会儿,终于旅店门内所有的寄生物都离开了,并且顺利的绕过了她们的位置。

  准确的说,是绕开了安格尔。

  “这里怎么这么多寄生物?”珊带着后怕的心情站起来。

  “或许,巢穴就在里面。”安格尔低声道了一句,然后大步的往前走,直接走进了深幽的黑暗中。

  珊与希留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疑惑。安格尔只说跟着他,就不会被寄生物所寄生,但他并没有说过为什么。

  先前寄生物很少,还没有感觉出来。但经此一事,她们心中难免充斥着疑惑。

  安格尔是怎样让这群寄生物避开他的?而且看样子,不是安格尔在驱离寄生物,而是寄生物主动在避开安格尔。

  “真是奇怪,神神叨叨却什么也不愿说。”珊暗暗嘟囔了一句,与希留大步上前,跟紧安格尔的脚步。

  刚走进树屋内,安格尔便停步了。

  珊在他背后,在加上黑暗蔽目,她什么也看不见,只是隐隐听到耳边有嗡嗡嗡的声响,似乎是虫鸣声。

  珊吞咽了一口唾沫,在征求安格尔的意见后,放出一道光亮术,彻底照亮了这间树屋。

  当光亮术升起时,珊整个人愣住了。

  就在安格尔正前方,一个巨大的巢穴正矗立于此,他们听到的嗡鸣声,也是巢穴中未知的虫子发出来的。

  珊打了个寒颤,有些哆嗦的道:“安格尔,这…这是什么的巢穴?该不会是那些寄生物吧?”

  安格尔随意的点点头,寄生物和巢穴之间其实还有更深层的联系,不过也没必要解释。

  他不止一次看到过这个巢穴,无论是夜魔城亦或者波克拉底,所以安格尔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恐惧感。

  安格尔:“珊,你把光源往上移一点,就是巢穴的上方。”

  他来这里是找人的,对于七彩蜻蜓的巢穴并不感兴趣。在仔细观察了一圈后,安格尔发现巢穴的上方黑暗处,似乎隐隐有些异动。

  珊胆战心惊的将光源升高。

  恰是这时,巢穴中突然涌出了大量的泛着七彩光辉的蜻蜓,一眼望去起码有数百只,它们辅一出现就将安格尔等人重重包围住。

  这些蜻蜓身上的能量波动,全都是巅峰学徒的水准,所以乍一出现数百只,珊的脸色刹时变得苍白,手脚也僵硬起来,原本还在操纵光源的移动,如今也停止了动作。

  “现在怎么办?”说话的是希留,她的表现比珊好一些,但说话时依旧带着一丝颤音。

  安格尔正待回答时,七彩蜻蜓突然发出了一道道奇怪的情绪波动。

  在珊与希留的感知里,只能察觉这些蜻蜓的情绪有些亢奋。

  但在安格尔的感知中,却听到熟悉的赞美声,赞美女王,赞美莎娃,赞美月光的皎洁……哪怕这里没有月光。

  七彩蜻蜓的智商并不高,从颂唱的赞美词也可以看出。

  “不用理会它们,只要你们不主动攻击,它们也不会发起攻击的。”安格尔解释道。

  果然,过了好一会儿,那些七彩蜻蜓只是对外释放着亢奋情绪,却无一动弹,而是围着它们不停的转圈。

  “珊,将光源往上移。”时间不等人,安格尔再次提醒。

  就在这时,一道惨叫声从头顶传来。

  珊赶紧将光源往上升,随着光亮的普照,只见在巢穴的上方,一个长着一头绿色长发的女子,全身被金色丝线穿插悬吊,金色丝线连接着她身后的虚空。

  那道惨叫声正是女子所发出,在惨叫过后,女子的面上露出绝望表情,面上的青筋尽褪,双眼无瞳,呈纯白色。一股玄妙的能量,从虚空中凭借金色丝线传导到女子体内。

  再然后……一个奇妙的夹层空间,以女子为中心开始快速的蔓延。

  随着夹层空间的出现,女子彻底丧失的意志,当夹层空间覆盖到周围数十里后,又开始慢慢收缩,最后全部融进了女子的体内。

  当完成这一切时,女子被金线拖入了虚空中,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安格尔感觉到不眠城中心位置的夹层空间,正在与一个新的夹层空间逐渐融合,并且慢慢扩大……

  “走,娜乌西卡不在这里。”安格尔冷声道。

  一个傀儡原胚体在他眼皮底下诞生,并且他亲眼见证了原胚体丧失意志成为容器的过程,这让他心中的紧迫感更甚,生怕下一秒娜乌西卡便会撑不住。

  他们立刻掉转头,准备前往下一处地点。

  随着安格尔的转身,周围的蜻蜓立刻让出一条道路,看上去就像是在恭送安格尔离开一般。

  珊与希留都注意到了这一点,不过现在不是探究的时候,赶紧跟上了安格尔。她们很清楚,能够躲避寄生物以及蜻蜓的攻击,绝对是托了安格尔的福,所以她们可不敢远离安格尔身边。

  离开萤色旅店后,托比立刻化为狮鹫,带着他们前往下一个地点。

  斑点狗似乎也明白了安格尔的意思,对着新的方向,开始吠叫。

  不到两分钟,托比便飞了十多里路,最后他们停在了不眠城西区的一座墓园内。这是近郊墓园,依旧在黑暗之域的笼罩范围中。

  墓园被黑色铁栏杆包围住,乍一看有点像安格尔在黑城堡见到的墓园。但仔细去看就会发现,墓园内部十分的干净整洁,没有乱葬坑,也没有被翻出来棺材。每个坟墓的位置都规划的很合理,就连碑铭也带有浓烈的工匠风格。

  “这里是富人区的蔷薇墓园,能埋葬在这的都不是穷人,至少家里是有超凡者的。”珊说道。

  他们一行人落在墓园后,果如珊所说的,墓园边缘的铁栅栏上爬满了长着艳丽蔷薇的荆棘。空气中没有腐烂的味道,反而有一股浓郁的暗香。

  但偏偏这股暗香,让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因为这种吸纳地底腐尸而开出艳丽花朵散发出来的香气,在南域还有一个统称:死人香。

  有一些特殊嗜好的巫师,十分喜欢用这种死人香制作出来的香氛,不仅香味更浓郁,催发舒洛蒙的效果也比同类花朵更强。

  “进去看看。”安格尔率先迈步,走进了墓园。

  珊跟上前,带着疑惑之色:“安格尔,刚才那个金线捆绑住的女人是怎么回事,娜乌西卡也会被这样对待吗?”

  “是的,所以要在娜乌西卡彻底崩溃前,找到她并救下她。”安格尔见珊似乎还有问题,“时间不多,别再浪费了。”

  很快,他们在墓园中就锁定了目标。

  在墓园的中心位置,依旧有一座七彩蜻蜓的巢穴,被约克夏掳走的人也如萤色旅店里一样,被悬挂在巢穴的上空。

  不过,这一次依旧不是娜乌西卡。

  但却是一个她们都很熟悉的人——干克。

  干克被虚空中的金线绑缚穿刺,吊在半空中,嘴里不停的嘶吼着,他的面罩已经被打开,一道道血泪从他眼眶中流出。

  “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干克不仅没有,对于情绪的反应度也极低。但他如今流出血泪,这代表他已经到了极限!”珊的脸上露出惊恐之色,对安格尔道。

  干克似乎也察觉到主人的声音,它奋力的转头看向珊,嘴里低呼着珊的名字。

  “它没有被寄生!”珊转头对安格尔道:“它还记得我!我们该怎么救它,它现在看上去已经快要到崩溃边缘了!”

  安格尔一开始就知道,这群被掳走的人不会被寄生。因为一旦寄生过后,凭借寄生物的特性,想让寄生体心理防线崩溃,这是一个很难的过程。

  人类的心理防线比寄生体要弱太多,所以约克夏不可能让他们被寄生。

  正因此,能不能活下来,全看他们的心理防线有多强大,能够在变为原胚体的过程中坚持多久。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