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21节 礼拜堂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道格拉斯看向一直沉默不言的盎格鲁。

  “盎格鲁教授,你先前不是说,只要有人能出来,你就可以推断更多的东西吗?现在,幻魔阁下的弟子已经满足了你的条件。”

  盎格鲁没有回话,反是他身侧的‘海鳗女’赫洛琳带着嗤笑道:“一面之词谁信?莱克萨说安格尔出来过,那你们将他带过来啊。不带过来,教授怎么能得到更多数据呢?”

  莱克萨眯了眯眼,带着阴毒的眼神看向赫洛琳。

  道格拉斯则没有理会赫洛琳,依旧继续看着盎格鲁。

  盎格鲁对赫洛琳摆摆手:“安格尔的确出来过,我刚才用巫师之眼看到了。”

  莱克萨眼底精光一闪,“原来那颗偷偷摸摸的藏在龙血树枝桠里的巫师之眼,是你放的?我可是听说,你一开始大力的提倡众人离开。怎么,现在又开始对黑暗之域有兴趣了?”

  “你想说的是神秘之物吧?我对你口中的神秘之物没有兴趣,只是对黑暗之域背后,那能干涉世界之弦的某个意像有些兴趣……”盎格鲁推了推眼镜,一道反光划过镜片。

  盎格鲁简短的回应了莱克萨后,转过身对道格拉斯道:“实际上,在我看到安格尔时,就已经有过一次拨弦了。”

  “然而,拨弦的结果,依旧是那句话。”盎格鲁将手上的木板展示出来,木板最上方的一张羊皮纸上,还残留着一道鲜血书写的文字:

  ——‘它将沦为黑暗的源头,以及危险的巢穴。’

  道格拉斯看了眼派恩,传声道:“盎格鲁没有说谎,从鲜血的质地来看,的确是不久前才新出现的。”

  盎格鲁展示出这句话后,然后道:“不过,话语虽未变,但这句话给我的感觉,有了一点变化。”

  “具体什么变化我也说不出来,或许是不眠城内里有什么异变吧。能给出我们答案的,大概只有幻魔阁下……或者他的弟子安格尔。”

  派恩走上前:“既然安格尔能自由进出,那我们是否也可以……”

  盎格鲁摇摇头:“这个问题与其问我,不如问幻魔阁下。根据一些迹象来看,幻魔阁下应该很快就会出来了。说起来,我也很想知道,这背后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一时间,众人皆静默了。看着那片黑暗之域,深深叹了口气。

  外界的巫师在疑惑中等待他们出来时,内里的人其实也一样。

  安格尔飞到半空中,看着这座逐渐失去生机的城市,心中同样充满了疑惑。

  女王出巡,她到底所求为何?这片被约克夏称为前哨站的地方,对于那位魇界女王,到底有什么意义?还有,这座已经陷入凄寂的城市,未来将何去何从?

  这些,对安格尔而言都是未解之谜。虽然明知道现在得不到什么答案,可心里就像有个痒痒勺在挠,让他越是想装作不在意,越是好奇其中的真相。

  他甚至有种跑到中央区,去忽悠弗洛格的冲动。

  最终他还是克制住了,约克夏已经对他显露了怀疑,虽然当时桑德斯用话术抵了过去,但接触过于频繁,难免还是会露出马脚。毕竟,他虽然顶着个“莎娃”的名,却无“莎娃”之实。更何况,他还靠着莎娃的名头,占了很多便宜。

  安格尔克制住了心猿意马,但心中对于魇界的猜测,却依旧无远弗届。每每拨开一点迷雾,却发现后面等待他的是更大的谜团。一换接一环,仿佛永远无法完结。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适应,他如今就是一颗棋子,而且还是看不清局势的棋子,谁在掌棋,下一步又会走哪,他却很难知晓。

  想要跳脱棋子的宿命,只有两条路。其一,一辈子不去魇界。这显然有些不可能,他如今的实力有一大半都要归功于魇界,就算他真的可以做到这一点,桑德斯也不会让他永远龟缩在龟壳中。

  第二条路,便是提升自己的实力。提升到,连掌棋人都无法把控的地方,自然可以跳脱宿命。

  他现在其实已经走上了这条路,但离跳脱宿命的距离却还很远很远。

  安格尔看向天空中不停盘旋的漩涡,眼里情绪浮动,最后化为一声长长的叹息。

  “安格尔——”

  地面传来一道叫喊声,安格尔低下头,只见珊对着他一笑,然后猛地招手。

  安格尔揉了揉太阳穴,他之所以跑到天空中,就是不想听女生之间的八卦。虽然娜乌西卡不是八卦的人,但她现在行动不便,加之要不着痕迹的安慰珊,所以也和珊“聊”的起劲。安格尔留在她们中间,感觉就像是耳边有上百只鸭子在嘎嘎叫唤。

  落地后,安格尔打了个哈欠,装作自己很疲乏的样子:“怎么了?”

  珊欢快的蹦过来。

  安格尔其实很想吐槽,没了干克以后,珊好像连走路都不会了,不是蹦就是跳,虽然你外表是个孩童样,但真实年龄已经是好几十岁了呀!

  “没什么,就是看你在天上一脸深沉的样子,想找你下来聊天。”珊想要跳起来挽住安格尔的手臂,但安格尔的速度比她快了一步,身形一溜就飞到了半空中。

  “聊天就算了,我有些困,好几天没有休息了,准备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安格尔说罢,就要转身离开。

  “啊啊啊——”

  就在这时,凄厉的惨叫划破天际。

  安格尔立刻愣住了,看向声源的地方,就在离他们不远处——礼拜堂?!

  娜乌西卡也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嘴里还在吞吐烟雾,但她的表情带着惊疑:“不对啊,我先前进去过礼拜堂,没有看到有人啊?”

  “听上去,像是礼拜堂顶层传来的,你去过顶层吗?”安格尔看着礼拜堂的尖塔,黑暗里看的不甚清楚,但隐隐约约能看到祈祷女神的雕像,以及斑驳的彩色窗花。

  “我没有上楼,就在祷告厅里逛了一圈,这根烟斗是在忏悔室里发现的。”娜乌西卡道。

  “要不我们进去看看吧,反正现在也没事。”珊露出好奇之色。

  安格尔看了眼娜乌西卡,后者对他轻轻点点头,然后对着自己耳朵悄悄比了个画圈圈动作。

  显然,娜乌西卡也有些撑不住与珊聊天的痛苦了。

  安格尔低声笑笑:“好吧,上去看看。”

  这是一座修建给凡人的礼拜堂,每周末都有信徒过来为家人祈祷。

  他们走进礼拜堂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大厅中心的祈祷女神像,这是一个虚构的神灵,看下面的教义是宣扬真善美的,估计是不眠城控制凡人的一些手段。虽然安格尔对这样的宗教有些不置可否,但比起信仰深渊魔神的那群狂徒,还是这种虚构神灵比较好,至少不会给其他人惹麻烦。

  偌大的礼拜堂里空空荡荡,只有他们的脚步回声。

  不一会儿,他们便来到了三层回廊。

  三层是顶层,只有主教自己的办公室,以及一个稍大的“聆听间”。所谓的聆听间,其实就是主教对外宣称,可以聆听祈祷女神旨意的地方。

  聆听间的大门紧闭着,棕红木的大门上刻画着各种吉祥的图纹,或是翅膀,或是圣光,又或者代表生命的山泉。

  “里面好像有动静。”珊道。

  安格尔迟疑了片刻,脸上露出古怪之色:“的确如此,里面有动静……若无意外,应该就是寄生物的巢穴了。”

  随着安格尔的话音落下,珊与娜乌西卡都听到了门内传来的熟悉声响。

  虫鸣声。

  安格尔和珊对于这些虫鸣声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娜乌西卡的脸色却是瞬间泛白,她从头到尾没有被寄生体寄生,却一直挂在寄生物巢穴的上边,所以她清楚的知道那群寄生物有多么恐怖。

  “别担心。”安格尔低声对娜乌西卡道。

  娜乌西卡撩发一笑,嘴里吐出一口烟雾:“我居然沦到被你安慰的地步了。”

  安格尔挑挑眉,为何他听上去有些不对劲?怎么一副被人小瞧了的样子。

  娜乌西卡收起烟斗,像是下了什么决心,直接伸手推开了大门。

  门一开。

  他们不无意外的看到了一座巨大的巢穴,不过他们的注意力却没有放在巢穴上,而是在巢穴的上空。

  虽然他们先前都没有直说,但他们心中都猜测,既然这里有巢穴,说不定也有被掳来的人。而且,说不定先前那声惨叫,就是被掳的那人发出的。

  所以,进门后他们的目光统一放到了巢穴上空。

  果如他们猜想,一个浑身破烂,被血污侵染的男子,正挂在半空中。金线穿过他的身体,落入茫茫虚空。

  先前他们遇到的无论绿发女子、干克亦或者娜乌西卡,七彩蜻蜓都一直蛰伏在巢穴里。但这个男子却不一样,他的身周布满了七彩蜻蜓,只要他一动弹,七彩蜻蜓就开始啄咬他。

  要知道,这可是数百只学徒巅峰的七彩蜻蜓。这个男子居然撑了这么久,而且还是在金线的绑缚下。

  “这种待遇……”安格尔在心中暗道:“起码是正式巫师啊。”

  就在他们惊讶的时候,半空中的男子突然睁开眼,看向他们:

  “你们是谁?”。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