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22节 血脉诱惑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算了,不管你们是谁,不过只是一群学徒,也帮不了我什么。”男子低垂着眼眉无奈道:“但是,你们的确是幸运儿啊,居然没有被这里的寄生物寄生,还能存活下来。”

  男子自说自话了半天,安格尔等人却是一直沉默着。

  “如今,你们的幸运或许还会继续延续下去。”男子艰难的抬起头,扯动穿过他脖颈的金线,血花迸溅。

  他却毫无所觉,用眼神缓缓的扫过众人。

  最后他的目光停在了安格尔身上,他仔细的打量着安格尔,半晌后,眼神中闪过一丝遗憾之色。

  然后他微微叹了口气,将目光转到了娜乌西卡身上。

  “我叫格拉克,不知道你们有否听过我的名字?”男子缓缓道,“算了,不管有没有听过,我不过是注定要陨落在此的笨蛋,传出去还徒惹人笑话。”

  “简单的说吧,我是血脉侧的巫师,我即将陨落了。”格拉克的声音带着一点悲凉:“被这些该死的线折磨,又被这群古怪的蜻蜓虎视眈眈,我已经毫无生路了。我知道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或许就这一两分钟的事。”

  “在我死之前,我想将自己的传承留下去,这位穿着软铠的女士,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格拉克眼睛定定的看着娜乌西卡。

  娜乌西卡犹豫了片刻,正要说出自己的名字,却又被格拉克打断。

  “算了,不管你叫什么名字,不过是我逆旅人生中的匆遽过客,知不知道你的名字也没有什么意义。”格拉克摇摇头道:“你就记住一点吧,你的幸运日来了,为了不让我的传承遗落,我会将自己的所有传承留给你……包括我如今体内的血脉,你将拥有我格拉克的血脉以及尼德恶魔领主的血脉!”

  “过来吧,女士!迎接你的幸运日,接受我的传承!”

  格拉克一番话说的似流水般,毫不间断,看似充满了诱惑,但他说完后,在场却没有任何人动弹。

  “幸运的女士,我快撑不住了。一旦我逝去,我这一身的传承将永堕黑暗。”格拉克再次催促。

  娜乌西卡上前一步,可立刻被珊拉住。她回头一看,却见珊一改往日嘻嘻哈哈的笑脸,对她轻轻摇了摇头,嘴里无声的道:别去,有诈。

  娜乌西卡嫣然一笑,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放心。

  安格尔则盘坐在半空中,看着格拉克表演。他自然也看出了其中有蹊跷,他之所以不提醒娜乌西卡,纯粹是他觉得,在人际交流的情商上,娜乌西卡比他可是强太多,毕竟她可是曾经的黑莓海域之主。连他都看出来这里面有问题,他不信娜乌西卡没有看出来。

  “尊敬的格拉克大人,我叫做安琪拉,是一位卑微的血脉侧学徒。我很感恩大人的青睐,奈何我实在不敢上前,那些蜻蜓散发出强大的气息,我怕我稍微一动弹,就会被它们五马分尸。”娜乌西卡鞠躬挽礼,言语中充满了真诚。

  格拉克表情一凝,强忍着身体中的疼痛,对娜乌西卡挤出了一个带着勉励的笑容。

  “巫师之路,不可能一帆风顺,任何机缘都伴随着危险。如果连这点险阻都担忧,以后想要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行走更远,基本是不可能的事了。”格拉克顿了顿,又道:“你难道没发现,这些蜻蜓自从你们进来后,都没有对你们摆出攻击意向吗?那是因为它们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

  “而且,你不需要靠太近,到我脚底下来就行了,不会有事的。”

  这家伙……娜乌西卡在心底冷笑一声,七彩蜻蜓不攻击他们的主要原因在于安格尔,与注意力毫无关系。

  心中虽然不屑,娜乌西卡面上却是摆出“无奈却又期待、渴望却又害怕、踟蹰却又担忧”的表情。

  这表情中传达出来的复杂情绪,安格尔几乎看绝了。

  娜乌西卡不愧是大姐大,平日里慵懒淡泊样,一心扑在修炼之上,没想到演技也如此高超。安格尔感觉,娜乌西卡的演技完全碾压他十八条街不带回头的。

  安格尔看的越发仔细,对于娜乌西卡的每个细节和表情都认真的收在眼底,说不定这种深入灵魂的演技,他以后也用得着。

  格拉克看着娜乌西卡的表情,心中觉得有戏,看她那犹豫不决的样子,说不定只差临门一脚,就能说服她上前了……现如今,或许还要抛出一些诱饵。

  想到这,格拉克哀叹一声:“你真的不要我的传承吗?”

  “算了,不管你为什么不愿意接受我的传承,但这终归是我将死之前的一厢情愿罢了……你能在我死之前陪我说几句话,已经足矣,这件东西留给你罢。”

  格拉克强行调动为数不多的精神力,将空间里的一个玻璃瓶拿了出来,轻轻一弹,便把瓶子弹到十米外。

  玻璃瓶落地后,反弹了数下,最终落在了娜乌西卡身前不远处。

  借着珊举起的光亮术,可以清晰的看到,玻璃瓶是十分制式化的细口瓶,透明的瓶身里,用内雕技术刻绘了浅薄的扩展魔纹,可以让内里装载更多的液体。

  这种样板的瓶子有个统一的名字:血脉瓶。

  承载血脉专用的瓶子,极其昂贵,每一个瓶子都接近上百魔晶。除了十分珍贵的血脉外,巫师几乎不会动用到血脉瓶这种奢侈品。

  在光源中,血脉瓶里荡漾着殷红色的液体,按照血脉瓶的默认规格来说,这绝对是一瓶珍惜的血脉。

  “你叫安琪拉对吧?拿着这东西,你就走吧。瓶子里装的是尼德恶魔血脉,算是临终前给你的机缘,唉……可怜我这一身优秀的血脉无人可承,脑袋里的知识无人可应啊。”

  尼德恶魔血脉?!娜乌西卡与安格尔、珊交换了个眼神,他们俩人也带着惊疑。

  这可是深渊恶魔族的高级血脉!虽然比不过格拉克口中他自身注射的“尼德恶魔领主血脉”,但这瓶血脉也绝对是奢侈的精品血脉。

  它的价值远超魅魔血脉,就算放在天空拍卖会上,也是后段的拍品!

  娜乌西卡一直很拮据,就是为了存钱购买血脉。如今血脉摆在了面前,虽然不知道是否就是尼德恶魔血脉,但想来格拉克不会在这种时候欺骗她。如果她能融合尼德恶魔血脉,战力完全就是以能级提升,在血脉侧修炼上也会向前踏出决定性的一步!

  就算不是尼德恶魔血脉,能装在这种血脉瓶里,估摸着也不是便宜货。无论自用或者卖出去,都是大赚啊!

  就连世故老练的珊,眼中都在对娜乌西卡传达着一个讯息:这笔买卖不亏,干了!

  娜乌西卡暗中对他们比了个“放心”的动作。

  娜乌西卡露出纠结的神情,看了眼格拉克,又看了看不远处的血脉瓶,似乎下了什么决定。

  她终于往前迈了两步。

  格拉克在暗地里微微勾起一个笑容。

  可娜乌西卡在血脉瓶前却突然顿住了,没有伸手去捡,这让格拉克稍带疑惑,他可是特意在血脉瓶上施展了一个迷惑术,如果她不捡,却是无法触发。

  娜乌西卡借着踌躇时的动作,转头对安格尔使了个眼色。

  安格尔会意道,对她微微颔首。

  然后,娜乌西卡撩了撩头发,对格拉克抽噎两声,学着格拉克惯用的句式:“算了,无论大人是否是真心想要将自己传承流传下去,不过对我而言都是眼前的浮云罢了,没有那个实力,承载太多反而是负累,说不定我连正式巫师都进阶不了,就不浪费大人的传承了。”

  说罢,娜乌西卡瞬间转身,然后对着安格尔与珊大叫一声:“走!”

  随着娜乌西卡的话,安格尔与珊同时转身打开大门,就要往外跑。与此同时,安格尔还探出一道灰色的重力脉络,包裹住地上的血脉瓶,带着血脉瓶幽幽的往外飞去。

  这急转直下的状况,让格拉克直接愣住了。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群卑微的蝼蚁居然在耍他?!那个女人先前一直在演戏,而且最令他发指的是,她居然学他语气说话!!

  这简直是赤果果的嘲讽啊!

  “可恶,该死的臭虫!”格拉克气的额头上青筋直冒,加之金线在侧,血管直接爆开,一阵血雾弥漫!

  “想跑可以!但我的血脉瓶可不是那么好拿的!”格拉克愤怒的大吼一声。

  “给我爆!”

  随着这三个字落下,安格尔发现包裹住血脉瓶的重力脉络有了一点异动,他转头对娜乌西卡道:“糟糕,血脉瓶里附着了一道未知的术法,现在它失衡了!”

  娜乌西卡脸上有遗憾之色一闪而逝,不过下一秒就对安格尔叫喊:“不用管它,丢掉!”

  安格尔迟疑了片刻,那可是价值数十万的血脉啊!

  可随着血脉瓶上能量失衡越来越严重,安格尔最终还是无奈选择丢掉了它。

  可就在它即将落地前,一只戴着白色手套的大手接住了血脉瓶,只见血脉瓶在那只手上闪过一道光芒,它失衡的能量便慢慢的消散开来,而血脉瓶毫发无损。

  “格拉克,你什么时候也干起欺骗学徒的勾当了?”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安格尔的脚步瞬间定住,娜乌西卡与珊也停止了往前跑的步伐,就连被珊扶着的昏睡中的希留,也被转了个向,看向背后突然的来人。

  安格尔一回头,立刻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导师?你来了!”

  “安格尔,你眼睛是瞎了啊,没看到我也在这吗?”格蕾娅的声音从上空传了下来。

  安格尔刚刚抬头,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低下了头。

  “格蕾娅大人。”安格尔呐呐道。

  “怎么?连抬头看我都不愿意?”格蕾娅冷哼道。

  这时,桑德斯的声音传过来:“你穿的是裙子,如果你不介意春光外露的话,可以飞的更矮些,让大家都能一览无遗。”

  格蕾娅愣了一下,一点也不觉自己走光而羞涩,对桑德斯抛了个媚眼:“幻魔阁下,你觉得我的裙底风光如何?”

  桑德斯冷淡的道:“比曾经的你看上去要有趣一些,至少紫色底裤不会绷太紧。”。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