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23节 ‘小恶魔’格拉克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在格蕾娅琢磨桑德斯话中之意时,格拉克一脸惊疑:“桑德斯,你居然也进来了?!”

  桑德斯将手中的血脉瓶丢给安格尔,顺道给安格尔介绍道:“他是晦夜之锋的‘小恶魔’格拉克,一个令人厌恶与头疼的叛逆顽童,他的话你们一句也不要信。”

  安格尔接过血脉瓶后,还未开口说话,对面的格拉克便道:“喂喂,桑德斯你这话说的可不对,我们好歹是经历过魔血战役的老伙计,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魔血战役,是一百年前在矮坟位面发生的小规模巫师混战,起因是一瓶魔神之血。

  “正是因为经历过魔血战役,所以我才了解你的为人。”桑德斯淡淡道:“当时被你骗的人,可不下千人。”

  “我当时不是没骗过你么?”格拉克呐呐道。

  “你如果有实力骗我,请随意。”桑德斯冷笑一声。

  格拉克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老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回,总不能直接承认吧。他最后索性看向飞在半空中的少女,“格蕾娅?我刚才听他们叫你格蕾娅,不过我印象中的格蕾娅可没有这般苗条的身材。我看你身体与灵魂有些不吻合啊,你该不会是占了别人了吧?”

  格蕾娅飘飘然落地,白眼一瞪:“干你屁事。而且,你刚才不也打这主意么?还看中一个小姑娘的身体,你丢不丢人?”

  格拉克刚才的确有强占肉身的打算,但他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他腆着脸道:“那不是刚才么,现在你们来了,不如救救我?”

  格蕾娅摇摇头:“这东西我搞不定。”

  格拉克将希望的目光放到桑德斯身上:“老伙计,你总不会见死不救吧?”

  桑德斯伸出手,弹起一道混沌状的能量,朝着格拉克飞扑过去。

  格拉克被吓了一跳,然而他发现,这道能量并非是对他而来,而是对着他头顶的那根连接到虚空的金线飞去。

  “砰——”的一声。

  混沌能量消失不见,金线晃了一下却丝毫未损。苦的却是格拉克,他全身被金线捆绑穿插,金线一动,他便鲜血喷溅而出,而且金线上那古怪的符文,也不停的折磨着他的肉身,让他不自觉的惨叫出声。

  格蕾娅曾经也被丝线穿插过,但那种丝线与金线完全不一样。丝线就算有吸血的效果,但顶多只是让肉身疼痛。这种金线,却像是放大了一切肉身的痛感,并且还植入灵魂与精神。

  娜乌西卡是有经历过的,对格拉克的惨叫很是共情。她甚至别开眼,光是看到那惨状,仿佛就想起不久前的自己。

  在格拉克疼痛不已的时候,周围的七彩蜻蜓开始汇聚,并且向桑德斯发起了攻击讯号。

  显然是先前桑德斯丢过来的混沌能量惊扰了它们。

  桑德斯抬起手,似乎准备将七彩蜻蜓反掌灭掉。安格尔赶紧对它们发出退开的情绪波动。

  他对福克斯以及弗洛格都没有任何感情,偏偏对七彩蜻蜓很是感激,上回被暮光推入位面夹层,若非有七彩蜻蜓相帮,他或许会永久迷失在那黑暗中,再也没有逃出生天的机会。

  七彩蜻蜓算是救过他一命,故而,安格尔在对待七彩蜻蜓上,是多了一分怜惜的。

  在安格尔情绪波动散开后,七彩蜻蜓毫不犹豫的采信了安格尔的命令,直接退到了一边,收起了攻击姿态。

  安格尔的情绪波动很隐晦,在痛楚中的格拉克没有感应到,但在场另外两位巫师,桑德斯与格蕾娅都感应到了。

  桑德斯放下手,看了安格尔一眼,不置一言。

  格蕾娅则是眯着眼,表情里充满了意味深长。

  过了好一会儿,格拉克的疼痛终于止住,但也去了他半条命。他抬起血色朦胧的双眼看向桑德斯,气喘吁吁的道:“再来一下我就撑不住了,有个恶魔在我耳边诱惑着我,劝阻我堕落,可我不想……救救我。”

  没有了油头滑脑的浑话,格拉克如今完全是在绝望中祈求有人能拉他一把,而他祈求的对象,正是桑德斯。

  桑德斯摩挲了一下手套,低眉道:“事实证明了,我救不了你。刚才那道能量你应该能感觉出来,是我能发出最尖锐的攻击了,然而这金线丝毫未损。”

  桑德斯话音落下后,安格尔却是用眼神向他示意。

  桑德斯不着痕迹的构建出一条连接他与安格尔的心灵系带。

  安格尔立刻在心灵系带中道:“导师,小斑点可以咬断金线。”

  “小斑点?”桑德斯将目光放到安格尔脚边的斑点狗身上,“它可以咬断这些金线?”

  “没错。”安格尔将先前斑点狗咬断娜乌西卡身上的金线说了一遍。

  桑德斯:“我知道了,不过这里用不着它,你也不用说出来。”

  安格尔有些疑惑的点头应是,刚才听他们的谈话,他还以为导师和格拉克是朋友关系……但如今看来,好像并不是这样的?

  桑德斯继续在心灵系带中道:“关于这只狗我还有一些疑惑,你可知道它的身份?”

  安格尔犹豫了一会儿,说出自己的猜测:“或许,它就是那个吸引巫师前来的源头。”

  “你是说……”桑德斯嘴里无声吐出“神秘”二字。

  安格尔颔首:“可能是神秘之灵,也有可能,它就是那个神秘本尊。我现在也搞不清楚。”

  桑德斯没有继续追问,而是看向斑点狗的眼神多了一丝微妙。

  在桑德斯与安格尔暗中对话时,格拉克却是脸色稍微暗了暗:“空白的肉身也可,譬如那个身材最好的女人。”

  虽然众人都知道格拉克指的是娜乌西卡,但他的话依旧让在场所有女性脸色均一黑。

  突然,格拉克的眼神放在了拿着“尼德恶魔血脉”的安格尔身上,对桑德斯道:“他是你徒弟对吧?我原本看中的是他,可惜居然是个灵魂体。所以,我如果想活下去,只能选择另一个人。只要你能救下我,我可以给你一个丁原默克灵魂誓言。”

  丁原默克誓言,一个完整严谨的契约型誓言,以最初起草誓词者命名。此誓言主旨内容,是‘保留自我自由以及未来潜力发展的情况下,满足一个对方提出的要求’。

  这意味着,格拉克一旦发出丁原默克誓言,桑德斯只要不限制他的自由,他可以提出任何条件,譬如让格拉克交出他一生积累的财富。

  桑德斯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条件很诱人,我可以答应你。不过,我有容纳灵魂的容器,你可以暂时借住在容器中,等以后找到合适的肉身,我会为你留意……”

  格拉克摇摇头:“不行的。如果我能灵魂出窍,早就这么做了,自己去找个肉身不是挺好?这个金线有古怪,不仅束缚了我的身体,同时也束缚了我的灵魂。”

  “在金线无法斩断的情况下,我目前只能通过让灵魂本源的灵性之光遁走的方式,来逃脱死亡的命运。”格拉克说到这时,表情极其灰暗。

  可以说,格拉克选择的这种本源灵光出逃的路子,比起格蕾娅的状况还要糟糕。

  至少格蕾娅夺占她人身体后,还能靠着灵魂的强大,让自己拥有正式巫师的实力。而格拉克选择的方式,却是除了拥有记忆与思维外,将彻底的丧失所有能力,一切从头开始。

  安格尔在全息平板里看到不少穿越重生类的,大抵就是类似状况。

  只是拥有记忆与经验,想要重新成长起来,还要靠自身努力。

  格拉克的话,并没有让桑德斯惊讶,从格拉克先前诱导娜乌西卡前往他身前,他大概就猜出来了。

  本性灵光是极为脆弱的东西,哪怕格拉克是二级巫师,在离开了灵魂之地后,一秒不到就会彻底消散。所以,他只有不到一秒的逃脱时间,故而才费力的引诱娜乌西卡靠近他,甚至为此丢出了高昂代价的诱饵。

  “既然如此的话……”桑德斯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娜乌西卡。

  后者的表情未变,只是眼神多了一丝坚决。

  桑德斯笑了笑,他猜出了娜乌西卡的心思,估计是想趁着格拉克本性灵光飞出的瞬间,将之击杀。

  心性倒是不错,说不定未来还真有机会成就巫师。

  桑德斯想了想,打算放过娜乌西卡,毕竟是野蛮洞窟的一个潜力种子,也是安格尔的朋友。于是他回过头:“你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格拉克怔愣了一下:“最多两分钟。”

  “好,等我回来。”话毕,桑德斯身影一闪,便消失不见。

  联系他们之间的对话,格拉克不难猜出桑德斯离开的原因,他好奇的看了一眼娜乌西卡,依照他对桑德斯的熟悉程度,桑德斯应该不至于会浪费魔力出去找人啊?

  这个娜乌西卡莫非也和桑德斯有什么关系?

  在格拉克猜测的时候,安格尔则低声向格蕾娅询问起约克夏那边的情况。

  “跑了,跑到中央区域去了,桑德斯不让追,说是那里有问题。”格蕾娅顿了顿,低声道:“你导师什么时候鼓捣了一件神秘之物?”

  “神秘之物?”安格尔愣了半天才反应道:“格蕾娅大人说的是怨念布偶?”

  怨念布偶是桑德斯在暮色大拍时,以七百万魔晶拍下的神秘之物。他曾想要研究神秘之物,多次找桑德斯借来观摩,桑德斯都用各种理由把他打发了。

  这也是他的一个小怨念了。

  “没错,就是一个破布娃娃,原来叫做怨念布偶?那个叫约克夏的蟒蛇,居然被一个破布娃娃给吓哭了,不知怎么回事,居然跑了。”

  “那福克斯呢?它身上也有一件神秘之物。”

  “那只红狐狸更机警,在桑德斯拿出怨念布偶时,就跑走了。你不知道,当时桑德斯的表情有多精彩,他原本都已经把那把琴当做自己之物了。”趁着桑德斯不在这里,格蕾娅毫不顾忌的嘲笑道。8)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