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28节 地下城的声响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收起了菱形结晶,可桑德斯还没有打算将他放出去。

  安格尔索(性性)趁着这个空闲,决定尝试一下,他在小斑点体内感悟到的那些神秘气息,能不能融入幻境之中。

  想到这,安格尔立刻正襟危坐,开始回忆起当时遨游在神秘之力时的感觉。

  那种生生不息的循环,那种不明前路的未知变化,以及带着明显冲突却又和谐异常的规则……安格尔一点点的回忆,并且抽丝剥茧,将那种意像蕴((荡荡)荡)在心中。

  感觉差不多了,他缓缓的睁开眼。

  思维空间一片幽暗,魔源中挤压出来的精纯魔力,在万象轴的帮助下,飞快的组合成了一个戏法模型。

  这是最基础的幻术。

  随着指间魔力激((荡荡)荡),安格尔有种直觉,这次的幻境一定可以成功。他在灵魂态的时候,模拟了无数次的——拥有神秘感觉的幻境,肯定能在下一秒现世。

  在这激动人心的时刻,安格尔眼睛越来越亮,眼看着幻境就要成型,那种神秘的意蕴已经隐隐有了雏形。

  可就在这时候,一道熟悉的精神力包裹住了安格尔。

  安格尔还没反应过来,拥有神秘意蕴的幻境刹那间生灭,紧接着,安格尔只觉眼前一阵恍惚,下一秒他便被桑德斯带出了重力花园。

  不等安格尔生出遗憾之(情qíng),就感觉一条心灵系带连接到他(身shēn)上,然后桑德斯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记住,不眠城里发生的任何事,都不要外泄。”

  安格尔暗暗应了声,然后观察起周围的(情qíng)势来。

  这里已然不是在黑暗之域的边缘,而是在一间圆顶的大厅中,大厅像是内室广场,估摸直径有个百来米,头顶是五彩绚烂的光源,以及绘制出的鲜纹。

  穿着各色衣袍的巫师,在广场内三三两两的聚集着,耳边时不时传来沙沙的低吟。

  他所处的地方是在大厅中央的位置,周围基本都是正式巫师。

  安格尔还在观察(情qíng)况的时候,桑德斯已然迈开步伐,走向不远处人群汇聚的地方。安格尔注意到,先前还剑拔弩张的派恩巫师,奎特以及道格拉斯都在那里。

  格蕾娅与娜乌西卡等人,则在另一边,靠着一个圆形石柱休憩。

  桑德斯那边的人众,显然是各大巫师组织的高层,安格尔自然不敢凑上前去,而是走向了格蕾娅的位置。

  一路上安格尔都能感觉到有人的视线似若无意的放在他(身shēn)上,可当他仔细去看时,又没有发现任何的踪迹。

  “你叫安格尔对吧,可以聊一聊吗?”一道清冷的声音的传入安格尔的耳内。

  声源就在正前方。

  安格尔抬眼一看,只见一个衣着打扮规整严谨的中年男子,站在他面前。

  安格尔认识这人,那梳理的一丝不苟的发型,干净严肃的面容,还有那一副带着冷肃感的金边眼镜,以及手里拿着的夹着一沓羊皮纸的教案木板,无一不在表明他的(身shēn)份——白珊瑚浮岛的预言巫师,‘拨弦者’盎格鲁教授。

  面对一位正式巫师的征询,安格尔自然不敢轻慢,立刻恭谨的表达了敬意。

  盎格鲁并不是一个惯于寒暄的人,开口直入了主题,询问关于黑暗之域里发生的事。

  安格尔的回答皆是一概不知,如果实在回答不了,便以沉默回应。

  “能量风暴是你搞出来的吧?为何不让能量风暴继续呢,或许那片黑暗之域就会就此消失也说不定?”

  安格尔正要用沉默表示,突然心灵系带那头传来桑德斯的声音:“预言巫师推断答案,看的不是你当前的回答。你尽量把所有的责任推到我(身shēn)上来,然后尽快远离盎格鲁。”

  得到桑德斯的示意,安格尔方才斟酌着用词,对盎格鲁道:“教授,这是导师的决定,我并不知晓原因。”

  对于安格尔的回答,盎格鲁并不表示采信,也不表示怀疑。只是眼神紧紧的盯着安格尔,从他回答问题时的一些小动作以及眉眼角度,乃至心率、出汗率,(身shēn)上散发出来信息素,来自我推断更深层次的东西。

  盎格鲁:“那你先前为何一个人离开了黑暗之域,就是被莱克萨看到的那一次?”

  安格尔思忖片刻,刚想说话,盎格鲁又道:“所以,是你无意间发现了离开的通道,对吗?”

  安格尔愣了几秒,还没回过神时,盎格鲁便微微一笑:“谢谢你的回应,虽然我还有很多问题,但今天就到这吧。否则,幻魔阁下的眼刀子,可是真的能杀人。”

  说罢,盎格鲁转过(身shēn),准备离开。突然,他似乎想起什么,顿了一下,转(身shēn)对安格尔道:“你的(性性)格果然如摩罗所说,和幻魔阁下大相径庭。”盎格鲁推了推眼镜:“或许,学院派的生活更适合你。”

  盎格鲁(挺tǐng)直了(身shēn)子,逐渐走向远方。

  安格尔则顿足了片刻,朝着格蕾娅继续走去。与盎格鲁的一番对谈,安格尔感觉自己完全处于被动,或许是先天的实力地位不同,又或者其他原因,安格尔和他说完话时还一阵恍然。

  明明他记得自己并没有说出有用的东西,但盎格鲁的回应,仿佛得到了很多消息一样?

  在不解中,安格尔走到了格蕾娅(身shēn)旁。

  格蕾娅向他打了个招呼,见他一脸不解,询问起了原因。

  安格尔将先前与盎格鲁的对话大致说了出来。

  格蕾娅不在意的道:“原来就为了这事?盎格鲁那个老学究,你别去管他,他就喜欢装出自己一副全知全能的样子,其实也不见得真有那样的本事。”

  “以后你遇到他,他问什么,你别沉默不语。这反而能让他从你(身shēn)体的反应,观察到一些真实讯息。”

  这时,斯派维也插口道:“其实,对付盎格鲁的方法忒简单,你就胡编乱造就是了。那个学究,正如格蕾娅所说,最擅长的就是捕捉讯息,然后归纳整理,最后推测……简而言之,就是脑补一堆有的没的。所以,你瞎糊弄他就行了,让他自己在脑海里编出一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格蕾娅在旁笑了起来:“斯派维说的(挺tǐng)对,在魔血战役的时候,他用这招忽悠了很多光耀界的预言巫师,你可以适当学用。”

  安格尔点点头,将此事一笑带过。

  安格尔:“对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突然休战了?”

  格蕾娅耸耸肩:“他们怂了呗。具体(情qíng)况你导师没说,不过我猜测,暗地里派恩肯定答应了一系列的条件,要不然他脸色怎会这么难看。”

  安格尔回头看去,远处以桑德斯为中心的巫师群,正在说着什么。派恩、奎特的脸色,果如格蕾娅所说,都有些不好看。

  巫师之间的斡旋,逃不开利益相争。巫师们都很惜命,不到绝境,只要能用利益解决的,都会走上谈判这条路。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安格尔一开始还和众人聊天,后来没了话题,便慢慢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

  为了不忘记在小斑点体内的神秘之感,安格尔大部分的思维都绕在这上面。

  不知过了多久,心灵系带那边传来桑德斯的声音:“走了。”

  安格尔才睁开眼,发现桑德斯就站在他面前,正在与格蕾娅等人对话:“格蕾娅,你带着他们先回野蛮洞窟吧,斯派维交给芙萝拉。”一边说着,桑德斯弹出一个金币给格蕾娅:“这是幻魔岛的通行凭证,古德会安排你的住处的。”

  “那你呢?”格蕾娅皱眉问道。

  “我和安格尔有些事,暂时不回去,不过应该耽搁不了多久。”桑德斯说罢,便带着安格尔朝大厅外离开。

  托比原本停在格蕾娅的肩膀,见到安格尔离去,立刻扑腾着翅膀。

  格蕾娅拿出一个一次(性性)空间软囊递给托比:“这里面是补魔花,你跟着安格尔吧,他更需要你的保护。”

  托比拍了拍翅膀,与格蕾娅道别,飞到了安格尔的(身shēn)边。

  安格尔随手摸了摸托比的脑袋,在心中却是询问起桑德斯他们现在要做什么,是否与黑暗之域有关?

  “不眠城的事你不用去管,无论谁找你询问,都把事(情qíng)推到我(身shēn)上。”桑德斯顿了一下:“我们现在去地下城,他们把被寄生的学徒都关在那里,去把寄生物取出来后,我们就离开这里。”

  不眠城的地下城,很类似地下交易市场,不过如今地下城已经成为鬼哭狼嚎的阵地,还没靠近,就能听到内里传来的古怪歌唱。

  进入地下城的几个大门全都封锁了,只留下一口天井可以进入,一旦抓到被寄生的人,就从天井投下。

  而这天井附近,俨然成了弗风区防御最重的地方,驻守的几乎全是巫师。

  穿过层层阻隔,桑德斯与安格尔才抵达天井旁边。

  “桑德斯,你在不眠城里看到我的徒弟没?”这时,一(身shēn)纯白的华莱士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

  桑德斯看了一眼安格尔:“你先下去。”

  周围驻守的巫师均挑了挑眉,眼底有些惊愕,完全没想到桑德斯会如此放心,让安格尔一个人进入地下城。那里面可是拥有着数以千计被寄生的学徒!

  对于被寄生者,安格尔也没有惧色,对桑德斯点点头,直接跳进了天井。

  在进入天井时,安格尔隐隐听到桑德斯对华莱士的回答:“没有。”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