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29节 重返波克拉底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从地下城离开后,安格尔便拿出了贡多拉,与桑德斯一同离开了不眠城。

  直到坐上贡多拉时,安格尔还一脸恍然。处在云端,看着身后越来越远的黑暗罩子,以及逐渐趋于影绰的建筑,安格尔才慢慢回过神来。

  “导师,地下城还有接近一半的人没有醒过来……”我们怎么就这么走了?

  “那些都是零散的学徒,以及没有与我进行双边对谈的巫师组织的学徒,救他们等于白费力气,得不到任何利益。”桑德斯冷漠的道。

  桑德斯的回答在情理中,但安格尔记得在净化花园开启前,他曾经在天空机械城问过娜乌西卡,关于夜魔城的现状。

  娜乌西卡的回答是:夜魔城已经恢复了秩序,百姓重新安居乐业。

  或许娜乌西卡不知道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什么,但安格尔听懂了。既然夜魔城的百姓重新安居乐业,那代表桑德斯将夜魔城所有被寄生物侵染的普通人,也全都救了。

  夜魔城的普通人可以救,但不眠城的这些学徒,桑德斯却冷酷的放弃了。

  这倒让安格尔生疑了。

  不懂就问,安格尔将这个疑惑问了出来。

  桑德斯听完后却是淡淡道:“夜魔城就在野蛮洞窟附近。且,任务大厅发布了这个任务,我救了他们也有利益可得,所以我会去救。”

  安格尔听完桑德斯的回答,默默的思考了片刻。

  其实依旧是利益问题,不过安格尔相信,野蛮洞窟的任务大厅就算发布了相关任务,应该也不会奖励多么好的东西。但桑德斯却依旧去救了夜魔城的凡人,大抵还是一个原则性问题:不管如何,要我救人可以,至少你要付出点什么代价。代价多少,这个另议。

  提到地下城的救人,桑德斯突然问道:“你是怎么将寄生物祛除的?”

  桑德斯给他安排了几个救人的区域,便各自分工。安格尔一开始救人,速度并不怎么快,可越到后面,安格尔的速度简直快到惊人的地步,基本上进入一个区域,几秒钟就出来了,每个区域可是足足有数百人!

  当时桑德斯也在忙着自己这边的区域,没有立刻询问,只是感觉安格尔并没有张开魇境,可没有放出魇境,他又是如何驱逐寄生物的呢?

  安格尔挠了挠已经重新长出来的头发:“我就进去,喊了一句让它们出去,然后它们就飞走了。”

  桑德斯表情一愣,好半天才道:“你就进去喊了一句话,它们就听你的?”

  安格尔点点头,其实一开始他也是老老实实的用魇境驱逐,但后来他突然想起在黑暗之域时,弗洛格驱逐珊与希留体内的寄生物,是直接用语言骂走它们的。安格尔当时也惊呆了,没想到还有这种驱逐方式?后来,在地下城他试探着用类似的命令语言,让寄生物离开,结果还真成了。

  然后接下来的驱逐速度自然快多了,只需要用语言命令,不用一个个的甄别有没有驱逐干净。

  桑德斯听完安格尔的述说,半晌后摇头叹道:“我估计魇界的魔物也有等阶区分,上阶的命令,低阶是难以违抗。而你在魇界的等阶,肯定比这些杂兵高,它们自然不敢反抗你的命令。”

  桑德斯说罢,眼神微微看向安格尔被手套遮掩住的右手。

  莎娃,冕下。桑德斯在心中轻轻的念叨,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解开“莎娃”的谜题。

  在桑德斯沉默的时候,安格尔也回想起不久前在地下城发生的事。

  桑德斯愿意救人,其实是有既得利益的。而安格尔被桑德斯拉去救人,看似是打白工,实则不然。

  地下城有几个特殊的区域,周围数百米都没有任何一个人靠近。因为内里的被寄生的人,全是正式巫师。

  桑德斯与安格尔一同前往这片区域,但真正驱逐这些正式巫师身上的寄生物,却是安格尔动的手。每驱逐一个正式巫师,等同让这些正式巫师欠了安格尔一份情,不管这份情未来有没有用,但安格尔很明白,这些人情的价值却是重若千斤。

  桑德斯将这几位巫师的人情留给了安格尔,完全值得安格尔这一次陪着他救人的报酬。

  可以说,这也是桑德斯在为他的未来铺路。

  贡多拉悠然的划过天际,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已经离开了不眠城范围数十里外,天空彻底的恢复明净,只是偶尔能看到几只寄生物飞到这附近。

  当初在夜魔城的寄生物,可没有这般本领。在没有寄生的时候,只要一离开夜魔城的雾气范围,就会彻底失去活性。

  但如今的这些寄生物,却是已经飞离了不眠城数十里,所以是发生了变异么?

  带着疑惑,桑德斯抓了一只寄生物放在手心观察,发现寄生物之所以能远离魇界气息飞这么远,全赖的是它身上多出来的一个小到用肉眼无法观察到的金色小点。

  桑德斯通过特殊的实验装置,将金色小点放大观察,发现这个金色小点其实是一小节金线残余,隐隐还能看到金线上的古怪符文。

  正是这一小节金线上的符文在对外散发着浓郁的魇界气息,保证了寄生物的存活时间。不过,这些魇界气息也会随着时间的过去,慢慢的衰落。

  这条金线的主人,毋庸置疑。

  “导致寄生物的生活习性发生改变的果然是约克夏,用这种方式,可以让寄生物去到更远的地方。”桑德斯叹道。

  提到约克夏,安格尔好奇的问:“不眠城的问题,是彻底的无法解决了吗?约克夏,还会一直留在那么?”

  “或许吧。”

  “那条连接到魇界的半通道一直留在那,如果女王通过通道来到巫师界,那不就……”

  安格尔未尽之言,桑德斯自然明白,他轻叹道:“南域的天空,阴霾会越来越多,哪管得了那么多。”

  桑德斯说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后,转而对安格尔道:“而且,那位魇界女王如果真的要来巫师界,从你口中说的那条延续到波克拉底的位面通道进来不也一样可以。”

  “她既然没有选择前来,肯定有什么阻拦着她。”

  至于是什么能阻拦那位存在的,谁也不知道。或许是魇界里另外掣肘她的巨擘,也有可能是世界意志,当然,也有可能她并不在意巫师界。

  具体为何,猜也没有用。

  因为这根本不是安格尔,甚至不是桑德斯这个力量层次去考虑的东西。

  一时间,贡多拉上的两人静默了。

  一个小时后,安格尔才打破了沉默,因为他发现桑德斯掌控起贡多拉,朝着远离帕米吉高原的方向驶去。

  “导师,我们现在不回野蛮洞窟吗?”

  “暂时不回,要解开你右手吸收魇界气息的秘密,需要找一个拥有大量魇界气息的地方看看。”桑德斯看了一眼安格尔:“去童话世界,当初让你实力迅速提升的那条位面通道内,应该有我们要寻找的目标。”

  他们先去了晦夜之锋,从晦夜之锋转道机械城,再从机械城飞到了寂静岭。

  不到半日时间,他们便从不眠城来到的童话世界。

  从中层世界回到表层世界,他们再一次坐上贡多拉,朝着安格尔记忆里的地方飞去。

  当找到那片连通地下水域的湖泊时,安格尔心中略微有些忐忑,如果桑德斯遇到了阿克索,会将它斩杀吗?

  想想天空拍卖会时,巫师级魔兽身上的材料价格,安格尔就有些惴惴不安。

  可当他们穿过水域,来到当初阿克索所在的石窟时,安格尔才发现,阿克索不知去了哪里,就连空气中的蛇身上特有的腥臭味也闻不到了。

  不过,阿克索为波克拉底死去的人挖出来的地窟还在。

  桑德斯在这里停留了一会儿,确定都是普通的凡人尸骸,便没有兴趣了。

  再次穿过一个水道,它们来到了充满与油腻气息的另一座湖,这片湖就是波克拉底村庄附近的死水湖。

  半年之后,安格尔重临波克拉底。没有任何波澜,这片废弃的村庄也没有任何变化。

  包括七彩蜻蜓的巢穴,也如他离开时的那般。当安格尔到来时,巢穴里为数不多的七彩蜻蜓兴奋的用情绪表达着赞美。

  经历了很多事情后,安格尔对于这些魇界魔物,已经没有最初的那般战战兢兢。他试探着命令它们不要去惹桑德斯,它们亦听懂了,基本见着桑德斯就绕道。

  这倒也符合了桑德斯最初的猜测:魇界的阶级很分明。

  安格尔留在巢穴附近,桑德斯则围着这个不大的地底空间转了一圈,半晌后,桑德斯回转到中心位置。

  “从时间判断,这种村庄应该已经废弃了一千年。导致废弃的原因,估计就是这些魇界的不速之客了。”说到这时,桑德斯揉了揉眉心:“这么说来,千年前这里就有一条连接到魇界的通道了?那按照魇界的空时距周期论,千年前魇界应该和巫师界有过近距离接触,可为何一直没有相关的记载流传下来?”

  “而且,千年前魇界在这里布置这样一个区域到底所求为何?”

  桑德斯的疑惑,其实也是安格尔的疑惑。魇界布置这个局,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就像不眠城里约克夏所说,女王巡逻的前哨站?

  这一系列疑惑,他们均不得而知。

  “算了,这些事情暂时不去考虑,先进入位面通道,解决你的问题。”

  一边说着,桑德斯直接带上安格尔,飞进了位于巢穴背后的位面通道。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