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31节 金线残余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来波克拉底时,安格尔实力离三级中阶还差一线。但离开时,他已经稳稳的跨过了三级中阶。这也没办法,在位面通道哪怕他已经很克制了,依旧慢慢的积累到了这一步。

  故而,当安格尔离开时,表情一直很紧绷。对于这非修炼而来的实力,总有着一种担忧感。

  桑德斯见状,笑道:“目前还没有看到隐患,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就算有隐患应该也是有弥补方法的。”

  跨过数个水域,中途他们在地下窟洞中又走了一圈,可这一回依旧没有看到阿克索,虽然不用担心桑德斯对阿克索动手,但安格尔也对阿克索的去向有了疑惑。

  此前千年都守护在此,为何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从外界湖泊钻了出来,他们飞到半空之中。安格尔拿出贡多拉,与桑德斯朝着寂静岭的方向飞去。

  贡多拉的速度极快,一闪即逝。所以飞在半空的安格尔,没有发现数十里外的雪山上,正有一群穿着臃肿的人,在附近的山壁以及大雪掩埋的地方勘探着什么。

  而这群人的领头者,却是一个裹着黑色大氅的高瘦男子。

  “先生,这附近的石壁有开凿的痕迹,我们也发现了有索道的挂钩残留。根据考古学教授的分析,至少有接近一千五百多年的历史。”穿着白毛皮草的中年掮客走了过来,向领头者汇报。

  领头者点点头,“继续寻找,最好能找到通往前朝遗址的道路。”

  “明白。”

  等到中年掮客离开后,领头者慢慢取下毛绒绒的兜帽,他的嘴上叼着一根卷烟,眼神不经意的看向远处崇山之中的一片幽静湖泊,轻轻吐出一口烟雾:“他当初向大祭司打听的巨蛇国度,应该就是这附近了吧?”

  “去看看吧,说不定有我的晋级机缘。”

  天空厚厚的云层散开,金色的阳光洒落下来,将领头者的面容勾勒出一层毛毛的金边。

  这是一个长满胡渣,眼里带着痞气的英俊青年。若是安格尔在此,估计一眼就能认出,此人正是说要外出游历的暗影——迪亚波罗。

  寂静岭,陶洛士笑着将桑德斯师徒送上了前往机械城的传送阵。

  在传送阵的光芒闪过时,安格尔无意间看到了远处山岭上有一道黑色的身影,正直勾勾的看着他们。那是法尔加,他依旧是那副中二肾虚的打扮,站在远处静静的看过来,眼神里带着一丝不甘。

  安格尔在消失前,对法尔加懒散的挥了挥手。

  紧接着,他们便出现在了天空机械城的传送大厅。桑德斯转头对安格尔道:“你认识那人?”

  安格尔点点头:“似乎是陶洛士大人的亲族,一个挺矛盾的少年。”

  桑德斯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继续庇护着安格尔乘坐传送阵,传送到了离野蛮洞窟最近的地方。——原先是不眠城,如今不眠城陷落,离野蛮洞窟最近的传送阵便成了晦夜之锋。

  从晦夜之锋出来,安格尔以为桑德斯会直接带他撕裂位面夹道返回野蛮洞窟,但他并没有这么做,依旧是等着安格尔放出贡多拉。

  如果安格尔不放贡多拉,他就带安格尔用双脚丈量大地的广阔。

  安格尔叹了一口气,认命的将贡多拉重新放了出来,师徒俩乘着小船,以天空作大海,慢慢悠荡着飞往帕米吉高原。

  有时候安格尔有种错觉,桑德斯是不是在通过这种方式暗示他什么?安格尔在想,要不要给桑德斯炼制一艘贡多拉呢?

  他尝试着询问桑德斯,当然他没有直接询问,而是绕着弯问桑德斯对贡多拉的观感。

  桑德斯挑了挑眉,换了个稍微放松点的姿势,翘起二郎腿对安格尔道:“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为代步工具有点小,不过比起野蛮洞窟的制式载具,要好很多。”

  安格尔直接解读为:还可以,就是有点小,最好给我炼制的大点!

  桑德斯接着道:“你就算臻入巫师,用这个载具也已够了。”

  也就是说,普通巫师够用,真知巫师不够用?那你的要求又是什么呢?安格尔继续看着桑德斯。

  但桑德斯下一句话却是直接转了个话题:“闲话休提,我有事情要问你,关于那只斑点狗,你是怎么判断他是神秘之灵,或者说神秘之物的?”

  安格尔本来还在心中默默记录桑德斯的要求,但桑德斯这句话立刻将他打了岔,听他的口气,似乎并不打算要他炼制代步载具?

  在安格尔恍然时,桑德斯继续问道:“你被它吞下去时,经历了什么?”

  安格尔收回心思,将自己的经历大致讲述了出来。

  在斑点狗体内的经历太过离奇,那一个个文明的兴衰,那一个个世界的生灭,安格尔自己讲述时,心中都时不时产生自我怀疑:他的经历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亦或者,这一切不过是个梦?

  随着安格尔的讲述,桑德斯也在思索着斑点狗体内那一系列古怪离奇的东西意味着什么。

  很快,安格尔便将自己的经历大致讲完了。

  桑德斯沉默了片刻,从安格尔的讲述中,他听到了一些神秘之物的特征,譬如矛盾的法则,生生不息的循环以及各种不遵循规则却又和谐异常的力量。但如果具体要他说,神秘在哪里,他也说不出来。

  任何神秘之物,都具备一个专有特性。譬如,拥有复刻能力、拉人入梦、永动……等等。

  但在安格尔的经历里,桑德斯没有听出什么主脉络与神秘之物的特性有关,那些文明与世界,明显是虚构出来的;各种法则的冲突,看上去法则很多,但他估计也是虚构出来的。

  或者说,那只斑点狗并非是神秘之物本尊,而是神秘之灵?

  突然,桑德斯想起另一件事,“对了,那只斑点狗最后留给你的结晶,那是什么东西?”

  一提到那个菱形结晶,安格尔又想起不久前他自己吓自己的猜测,他将结晶拿了出来,递给桑德斯。

  桑德斯接过结晶后,研究了半天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但他隐隐感觉或许这个结晶对灵魂有用,因为它不停的在呼唤着要与灵魂互相融合。

  安格尔迟疑了一下,将自己关于结晶的猜测说了出来。

  听完安格尔的述说,桑德斯也露出了一丝惊疑,如果真像安格尔的猜测,那这只斑点狗的神秘特性或许就是吞噬法则脉络,然后将之无主化与实体化。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逆天了。

  要判定安格尔的猜测是否是真的,最简单的就是尝试吸收这个结晶,但在此之前,还是要先鉴定这个结晶。

  至于如何鉴定,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用纳尔达之眼来鉴定。

  不过,安格尔虽然是炼金术士……但他其实还并没有学会这个通用戏法。

  “结晶你先收好,暂时不要给任何人知道这个东西。等你学会纳尔达之眼,鉴定后再做定夺。”桑德斯正色道。

  安格尔也郑重的点点头。

  关于那条斑点狗的话题,他们均心有灵犀的不在谈起。但他们的心中,却从没有将它放下过。

  半日后,安格尔见到了熟悉的天堑深渊。

  一路降到深渊底部,便看到雾气蒸腾的镜面,这是镜中世界的载体,也是镜姬的本体。

  安格尔担忧会在这里遇到镜姬,要是镜姬问起他炼制的幻境有没有到位,那他不就尴尬了。不过,今日运气很好,镜姬似乎并没有关注镜面,他们顺利的回到了野蛮洞窟。

  可就在他们前往幻魔岛的时候,一道身影倏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树灵大人!”安格尔立刻恭敬道。

  来人没有穿衣裤,露出滑溜溜的精干身材,唯有腰间用绿叶遮掩,这样羞耻的打扮除了树灵外不作他想。

  树灵简单的对安格尔寒暄了几句,便转头对桑德斯道:“昨天,华莱士从不眠城那边传讯过来,让你过去一趟。”

  桑德斯眉峰蹙起:“不眠城又出状况了?”

  树灵抠了抠有些痒痒的耳洞,“好像说是,被你救醒的那些人又出现了问题,身体不受控制,就像是线的木偶一样,好些个人都主动的走进了不眠城外城。具体情况,你自己过去看吧。”

  树灵说罢,拍拍桑德斯的肩膀:“能者多劳,既然那边再次开口了,好处应该不会少的。”

  树灵离开后,桑德斯陷入了沉思,半晌后他看向安格尔:“你觉得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安格尔思忖道:“我们只是驱逐了他们体内的寄生物,粘附在寄生物上的金线,却依旧存留他们体内。而那金线,正是木偶师约克夏所操控的。”

  桑德斯颔首:“应该就是如此。你先回幻魔岛吧,我去不眠城看看。”

  安格尔踟蹰了片刻,道:“导师,我需不需要也过去?”

  桑德斯摇摇头:“不用,这一次我不会进入黑暗之域,不过一些金线残余,想要弄出去也不是什么难事。”

  说罢,桑德斯转身消失在天际尽头。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