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35节 引导者任务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其实,安格尔也希望芭芭雅是血脉侧的天赋者,这样的话,以后库拉库卡族的血脉问题,交给芭芭雅来解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从她对自己奶奶的恭敬孝顺,以及对同族的爱护程度来看,芭芭雅也是个很负责任的女子。或许,她真的能够背负库拉库卡族的使命。

  这次能鉴定出三个天赋者,安格尔心情也颇为愉悦,从厨房离开后,他便来到了花房,与这三个天赋者见面。

  这三个库拉库卡族,抛开芭芭雅外,另外两人分别是一男一女。库豆豆是个很憨实的年轻小伙,安格尔对他还挺有印象,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库豆豆是当初除开芭芭雅外,第二个向他臣服的人。至于原因,是因为库豆豆看上了芭芭雅,见芭芭雅都向安格尔跪拜了,他也忙不迭的向安格尔投诚。

  可以说,库豆豆是个外表憨实,但其实还透着机灵劲儿的小伙儿。

  另外一个女子,拥有召唤系天赋的洛可可,却有点不起眼。她畏畏缩缩的躲在芭芭雅身后,抱着一个毛绒玩具,怯生生的看着安格尔。

  安格尔对她没有什么印象,大概是个内向害羞的女子?

  安格尔和他们三人述说了关于天赋者的含义,以及巫师世界的残酷与精彩。在他们听的既担忧又期待的时候,安格尔再次陈述了一遍,他们身上背负的库拉库卡族使命。

  据安格尔观察,对于这最重要的一族使命,库豆豆的反应是有点迟疑又有点无奈,不过最后还是点头接受了;洛可可则是完全当耳边风,沉浸在自己小女生的世界里。

  唯有芭芭雅,眼神里充满着坚定之色,可以看出来,她的确将解除库拉库卡族血脉的问题,纳为己任。

  安格尔在心中暗暗点点头,或许他猜想的果然没错,这三人中可能真的只有芭芭雅能担起大任。

  “你们明白便好,这是你们离开祖地,跟随我奔波的唯一理由,也是你们这支分族所背负的使命。你们或许还有其他梦想,但在完成这个使命之前,都把他放下,将这个责任扛在肩上,明白吗?”

  “明白。”除了芭芭雅外,稀稀拉拉的一片声音。

  安格尔的面色很是严肃的再次厉喝,或许是他们以为安格尔生气了,这才统一的高声齐道:“明白!”

  安格尔点点头,说实话,对于除芭芭雅外的另外俩天赋者,安格尔还是觉得有些不靠谱。

  安格尔想了想,道:“芭芭雅留下,我有话对你说。洛可可和库豆豆,你们俩个先到门口去,我等会带你们去录入身份,正式落籍野蛮洞窟。”

  留下芭芭雅一人后,安格尔沉默了半晌,在芭芭雅略微忐忑的心情下,他开口了:“关于血脉的问题,我刚才也重复过,你们大祭司也和你们说过。我现在想问的是,你是否真心实意的要扛下这份责任,帮助库拉库卡族度过劫难?”

  芭芭雅愣了一下,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这是我的责任,我必然不会推辞!”

  芭芭雅的眼神十分坚定,安格尔能感觉她的情绪也带着一股坚决的力量。

  安格尔隔了好一会儿才点头道:“好,既然你有这个觉悟,我还有些话要告诉你。”

  “记住,我等下要说的话,你务必不要传出去,否则……”安格尔本想说一个威胁处罚,但想了想还是住了口:“算了,等我说完下面这番话,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抉择。”

  安格尔顿了一下,在芭芭雅的好奇之中,缓缓开口。

  半晌后,安格尔终于将话讲完,芭芭雅的脸色却是从一开始的红润,变成了如今的苍白。

  “大…大人……您说的是真的?”芭芭雅声音带着颤抖,精致的小脸上有着死寂的凉白。

  “自然不是假话。”安格尔淡淡道。

  芭芭雅有些摇摇欲坠,好一会儿后,她跪坐在地上,眼里泪水一滴滴的落下,落到翠绿的裙摆上,就像沾染了晨露的翠微嫩芽。

  安格尔能理解她现在的心情,若是任何人得知自己的祖辈,灵魂被某个大阵吸收,制作成了魂珠供人吞食,估计都会是这样的表现,甚至可能更加不堪。

  没错,安格尔将大祭司刻意隐瞒的事实,告诉了芭芭雅。

  当初离开生魂花园的时候,大祭司只是告诉他们,族内的血脉有问题,让他们离开就是为了寻找问题并且解决问题。但具体是什么问题,大祭司却是缄默了。

  安格尔如今不过是将大祭司一直苦苦遮掩的遮羞布扯了下来。

  其实,当年做出这个选择,也不能全怪大祭司。只能说,时也命也,伊莎贝尔当初在战乱灭族之中救了他们,他们为了报答伊莎贝尔,做出了这个选择。

  当时他们并不知道这个选择带来的后果有这么严重,可大祭司一直转生不死,又守护着生魂的法则,才逐渐明白这个深植入血脉的问题有多么的恐怖。

  这才忙不迭的祈求安格尔能把他们一族从深渊里拉出来。

  芭芭雅的泪水一直不停的滴落,突然她昂起头,颤抖的问道:“我的父母,也被制作成了……魂珠吗?”

  安格尔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沉默不语。

  芭芭雅难看而悲苦的笑了起来,沉默就是最好的答案。

  “那如果,我奶奶死亡后,也会被纳入那座大阵么?”

  安格尔缓缓点头:“不管有多远,只要你们库拉库卡族的血脉问题不解决,一旦身死,灵魂便会归于西波拉克底下的大阵。”

  芭芭雅全身一震,埋着头,任由长发遮掩她的面容。

  过了很久很久,她似乎想明白了,才缓缓的站起身,抬起头,露出坚决严肃的表情,一字一顿的道:“我芭芭雅在此发誓,一定会解决族人血脉的问题,一定!如若初心变更,肉身永堕黑暗,灵魂万世沉沦!”

  安格尔愣住了。

  这一刻,听着芭芭雅的毒誓。安格尔看到了她的变化,在短短时间内仿佛成长了十岁,不仅仅是面容,从内心到灵魂,芭芭雅都开始了破茧蜕变。

  恍惚间,安格尔在这巴掌大的小人身上,隐隐看到的娜乌西卡的影子。

  都是如此坚强,所有挫折都击不垮打不败的女人。

  在这气氛凝滞的时刻,安格尔突然打破了沉默:

  “你怪大祭司吗?”

  芭芭雅吞噎了几次,眼里变化万千,似在衡量着所谓的好坏与得失,最终她叹了口气:

  “不怪。”

  安格尔点点头,没有继续追问她为何不怪,对于芭芭雅能在极悲的情况下,不被情绪干扰认清现实,颇为满意。

  这就是现实,如果芭芭雅认不清现实,在巫师界也走不长远。

  “走吧,我带你们去树灵大殿登记。”安格尔顿了顿:“收拾好情绪,把脸上的泪水擦一擦,记住,不要把今日我说的话透露出去。”

  芭芭雅重重的点头。

  从树灵大殿离开时,安格尔将三个小若米粒的特制骨卡交给了三人。

  树灵打趣的声音还在耳畔回荡:“不久前,你才带一个人过来登记,没想到这么快又带来三个小小天赋者。要不,干脆你就接下这届的引导者任务?”

  引导者任务,是无论巫师亦或者学徒都避之不及的一个任务。

  奖励虽然还不错,但耗费的时长却是很久很久,毫无性价比可言,到最后说不定还凑不够天赋者的数量。这就导致,每一届的引导者任务一发,任务大厅接任务的学徒立马骤降,本身学徒期的时间就很要紧,谁会接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任务啊?

  搞到最后,莱茵阁下不得不将引导者任务交给正式巫师,因为正式巫师的寿命长嘛。这下,正式巫师也开始各种耍赖了,撕逼装病耍无赖,或者干脆遁入他方位面的巫师也有。

  就像原本上一届的引导者任务该是华莱士接下的,可他各种装虚弱耍无赖,后来桑德斯因为要出门寻找格蕾娅的芭比餐厅,索性就认了莱茵阁下的人情,替华莱士接了引导者任务。

  可见,引导者任务有多么不招人待见。

  树灵虽然是打趣的说法,但安格尔在思索了片刻后,却是决定接下这个任务。

  安格尔拿出自己的骨卡,上面已然出现了引导者的任务。引导者名字显示:安格尔。

  以树灵的权限,安格尔不用跑到任务大厅,也将这个任务给接下来。

  引导者任务的最低限度,是五人。

  抛去今天引进的库拉库卡族三人外,树灵也把不久前安格尔带来的多多洛算在其内。所以,这一下安格尔这个引导者,就已经引导了四个人,完成了80的任务。

  算一下时间,只要在两年内,再带回来一个天赋者,引导者任务就算过关了。

  安格尔想着,这一次反正也要回旧土大陆,中间还要去一次启示大陆寻找被弗洛德藏起来的‘月色海岸的梦海螺’。这一路上,经过的陆地无数,应该是有机会找到一个引导者的吧?

  带着这样美好的确幸,故而,安格尔接了引导者任务。

  请: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