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43节 幻音盒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原本那里还没多少人,就永夜国附近的巫师组织派了些人过去。但如今啊……”戴维啧啧两声,狠狠咬了一口蘸满酱汁的烤(肉肉):“人满为患。”“就是因为相传,那片黑暗之域有魇界有关?”安格尔喝了一杯果汁,酸甜的汁液浸入喉舌。戴维:“没错,魇界啊……对于很多巫师而言,简直就如蜜糖一般,吸引着他们前去。”“说不定是有毒的蜜糖呢。”安格尔敛下眼眉,不知为何,去不眠城的人越多,他的心中越发的不安。而且,上回他们去不眠城也就几天的事,这一次桑德斯已经去了半个月还未归来,说是金线发生变故,但他猜测,或许还有更深层的原因。接下来,戴维又说了几个关于不眠城的消息,但这些消息都不大准确。安格尔作为黑暗之域的亲历者,知道不少的内幕,但答应过桑德斯要保密,他也不好纠正戴维的说法。不过让安格尔有些奇怪的是,戴维在通篇大论里,丝毫没有提及过自己。仿佛,安格尔和他一样,都没有去过不眠城,只是个没有故事的旁观者。就连娜乌西卡等人,也没有在戴维打听到的消息内。可明明安格尔记得很清楚,在他们离开黑暗之域来到弗风区后,桑德斯如果是最受瞩目的人,那么安格尔自己肯定是第二受关注的人。不过因为他们离开的太快,安格尔除了被盎格鲁教授堵了几分钟外,便再没有与其他人交谈。至少,他觉得在戴维的故事里,他不该是那个“置(身shēn)事外”的人。莫非有人在这件事里把关于他的“戏份”压下来了?安格尔凝思,如果真有这么一人,估计就只有桑德斯能做到了。在他恍恍惚惚的思忖时,戴维又叫了一份烤(肉肉)。新的烤(肉肉),带给戴维新的思变。他不再聊不眠城的事,而是说起了野蛮洞窟最近发生的两三事。野蛮洞窟的这些事迹,基本都离安格尔比较遥远与陌生,安格尔听得倒是不如先前仔细,惟独记下了一个消息。“你还记得黑杰克吗?就是上回在店里,因为你穿的和桑德斯大人很相像,就对你大打出手的那人。”安格尔挑起眉:“当然记得,天空塔我还和他打过一场。他怎么了?”“他呀,似乎想通了。不去天空塔欺负菜鸟新手了,也不再寄望桑德斯大人收下他,终于收了其他巫师的飞帖,拜了万智大人为师。”说到这时,戴维脸上露出一丝羡慕:“那可是万智大人啊……黑杰克自从拜了师以后,居然没有因为年龄大而导致天赋下降,底蕴积累的深厚极了,如今厚积薄发,短短时间就达到了二级巅峰学徒。”“唉……现在的黑杰克,已经被被称为娜娜吉与拜斯这两位天才的接班人了。”戴维感慨道:“当初,他还被普罗米大师吊打过,前些天我去普罗米大师那,他亲口承认,现在他已经打不过黑杰克了。”戴维抿了一口黑啤,抬起头发现安格尔的表(情qíng)有异,似乎很是关注黑杰克的消息,他怔愣了一下,猛地反应过来:“当然,你现在的地位和黑杰克、娜娜吉、拜斯他们都不同。甚至一些普通巫师的名声都比不过你,在野蛮洞窟当之无愧的,站在学徒巅峰的人!”戴维半是打趣,半是恭维的道。安格尔却没有将关注点放在与其他人的比较上,而是顺着戴维的话往下道:“以前见识的太少,还不觉得什么。如今仔细想想,黑杰克的攻击方式很特别啊,靠着卡牌的方式,居然能瞬发强大的戏法,都堪比巫术位的效果了。”戴维也点头应道:“没错,黑杰克的攻击方式是很特别。”“你知道他的这种攻击方式是怎么来的么?天赋吗?”戴维摇头:“不知道,好像说是天赋,但又有传闻说黑杰克在外得到的机缘……毕竟,他一直想拜桑德斯大人为师,在拜万智大人为师前一直没有拜师,他的一(身shēn)本事大多都是靠着机缘获取的,反正我是不大清楚的。”安格尔“噢”了一声,他原本还想打听一下,黑杰克的那些卡牌是否与“铭文学”有关,既然戴维也不知晓,那也没必要再继续问下去。说完了野蛮洞窟的事,戴维又说起安格尔的事来。“上回你辣手摧花干掉了寄生娘后,你的名声在学徒中臭不可闻,可你知道吗?现在你的名声大反转了,被你迷住的女学徒的不计其数,还有一些女学徒还会到店里来打听关于你的事……”戴维朝安格尔抛了个媚眼:“要不,我给你把关介绍几个?你年龄也不小了,可以处处看唷。”安格尔没好气的嗤了一声,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而是提起了音乐盒的事。“……你可知道这些音乐盒的来历?”安格尔将自己在铁甲婆婆那里的见闻说了一遍。戴维听完后,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qíng):“幻音盒最近在周边数个国家的巫师集市里都很火(热rè),我还以为你早知道幻音盒的事了,没想到你居然才听说。”“幻音盒?名字倒是(挺tǐng)相符的。”安格尔:“你知道些什么,不妨说来听听?”“我也不是清楚。”戴维顿了顿,露出义愤填膺的表(情qíng):“我只晓得炼制幻音盒的人,是抄袭了你的创意,而且制作的幻境真是烂俗……不过,因为这种创意在巫师界是头一次出现,喜欢附庸风雅的学徒很多,价格也不算太贵,所以现在倒是很火爆。”见安格尔陷入沉默,戴维以为安格尔属于憋闷在心口难开,他想了想又道:“对了,普罗米大师前段时间偷偷买了个幻音盒,他没有告诉别人,但我上次无意间发现了。其实他也想偷偷炼制幻音盒去卖,可他研究了好久都没研究透彻。”“说不定他知道些什么,如果你等会无事的话,不如我们去普罗米大师那问问?”安格尔好笑道:“你现在都敢拆普罗米的台了?”戴维撇撇嘴:“谁让他明知道是你的创意,还跑去偷偷研究,这是在挖你墙角呢。”安格尔摇摇头,无利不起早是巫师的天然(性性)格,这是很正常的事:“走吧,吃的也差不多了,我正好有空,我们过去看看。”从普罗米那儿离开的时候,安格尔手中多了一个音乐盒。普罗米自恃有些对不住安格尔,再加上他也真的没有研究出什么东西,索(性性)将音乐盒送给了安格尔。“你还在笑?”安格尔瞥了眼(身shēn)旁的戴维,从离开普罗米的住处时,这家伙嘴上的笑容就未曾消退过,也不知道他在傻乐什么。“我可是头一次看到普罗米大师这么尴尬的表(情qíng),简直太有意思了。可惜,我不敢把通讯器拿出来,否则把那个画面录下来,估计能承包我一年的笑点。”戴维捧着腹,边说边哈哈大笑。安格尔无奈的摇头,没有去理会笑点如此之低的戴维,而是稍微翻看了一下手中的音乐盒,陷入了沉思。他没有注意到,戴维原本还在大笑,见到他沉思了,表(情qíng)却是越来越凝重,眼神也从一开始的欢乐,慢慢变成担忧。“安格尔,别在意了。你就当被一只蚊子叮了下;那些只会吸血的蚊子,迟早会被人拍死的。”戴维斟酌着语气劝解道。安格尔一愣,一开始还没明白戴维在说什么,后来看到他小心翼翼的表(情qíng)后,才明悟他的担忧。说实话,他并没有戴维想象中的那种愤怒感。其实,早在他最初接触炼金的时候就有预感,说不定会出现这样的(情qíng)况,只是没想到盗版来的这么快。当初炼制音乐盒时,安格尔不过是个无名小卒,被盗版了也无力伸张。但是,安格尔倒是很有把握,如今他如果有什么创意,那些人就不敢这么嚣张的盗版了。他现在好歹也有了名气,在炼金圈也算是有知名度的人,别人再盗版,估计就会考虑很多后续影响了。“我没在意,我刚才是在观察这个音乐盒的炼制手法。”安格尔回答道:“我觉得这种炼制手法有点熟悉,好像是炼金术,但又有些不一样。”“哪里不一样?”戴维本来还在担忧,但被安格尔这一打岔,思维立刻拐了个弯。“幻境。”安格尔吐出这两个字,“单纯的炼金术士想要做到将幻境融入炼金,只有两种办法。要么刻画拥有幻境效果的魔纹、魔能阵,要么就是用调合的手段,深层挖掘拥有幻术效果的魔材……可这两种方法,都有自己局限(性性),对于幻境的控制都不是太准确。”“但这个幻音盒,可以准确的表达音乐与幻境的关联,所以我才有些疑惑……这可能不是一个单纯的炼金术士炼制的。”戴维:“你的意思是……”“我猜测对方可能也是幻术系,或者说,他会一些幻术系的法门。”安格尔摩挲了一下音乐盒的表面,感受着内里明显的幻术节点波动,眯眼道:“而且,这个人很有可能是……幻阵系的。”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