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44节 格蕾娅的烦恼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所谓幻阵,这是幻术系的一个分支。并且,是极其高端的分支,需要极强的天赋才能学习。因为,幻阵要入门有两个必备的先决条件:炼金术与魔能阵。也就是说,附魔炼金术士天然就很适合幻阵。

  光是这一点,就剔除了几乎九成九的幻术系学徒。

  本(身shēn),神秘侧幻术系就没有太多的天赋者,从幻魔岛连挂名的学徒都没有,就可以看出。而在所有幻术系的分支中,幻阵流派又是人数最为稀少的,可以说是万里挑一中的万里挑一。

  幻阵流派的入门要求高,但高门槛也代表了更高的收益。

  幻术系中有两个出现过“世界幻术”的流派,一个是蜃景,另一个就是幻阵。

  “世界幻术”并非指的是单一的某种幻术,而是说,这种幻术能够覆盖整个世界,也就是说,一个幻境就囊括了整个世界。幻术系自从诞生起,就只有蜃景和幻阵流派达到如此程度。

  当然,世界幻术并不意味着能够颠覆世界,强大与否还要看应用方式。很多幻术,用法对了,甚至毁灭世界都可以,但它不一定就是世界幻术。

  在巫师界,研讨世界幻术的课题,基本只是以“覆盖面”为定调,并非是“强度”来定调。

  不过,从这一点倒也可以看出幻阵流派的强势。

  安格尔自己也学习过一些相关戏法,譬如炎阵幻杀就属于幻阵。不仅覆盖面广,而且杀伤力也十分不俗。

  “原来是幻阵,难怪普罗米大师一直无法堪破其中奥秘。”戴维感慨,他很清楚,幻阵虽然融合了一部分炼金术的思路,但本质和炼金术还是有区别的。

  不过,戴维又想起另一件事:“既然是幻阵,那么想找到炼制这个幻音盒的人也不难啊!既懂得炼金术,又会魔能阵,还是幻术系的……我估计人数应该不多吧?幻音盒的辐(射射)范围也是周边几个国家,估计那个炼制幻音盒的人,也处于这个范围。”

  安格尔点点头,虽然他并无意去找那个人,但也顺着戴维的话,提供了一条思路:“刚才普罗米说,一个幻音盒的价格也就几十魔晶。我自己看了一下,幻音盒的成本约莫在十个魔晶左右,在炼金成品中算是赚得比较少的。哪怕薄利多销,能赚的魔晶也不多。”

  戴维立刻明白了安格尔的意思:“任何一个正式巫师,想要赚取魔晶,都不算太难……那人连这点薄利都不放过,我估计他并非是正式巫师。”

  安格尔:“而且,他的炼金术也不见得有多厉害,所以只能靠这种方式来敛财。”

  “一个幻阵学徒,会一点炼金术但并不是太强,地理坐标锁定在周边诸国。综合这些信息,我们只需要去芭蝶酒吧发布任务,想要找到他简直易如反掌!”戴维惊喜道:“走!我们现在就去芭蝶酒吧!”

  安格尔拉住兴奋的戴维,在后者疑惑的眼神中道:“我们找他干嘛?”

  “你的创意被盗版了,难道不觉得愤怒憋屈吗?我们找到他去报仇啊!至少,也要从那家伙手里撬出你的那啥……版权费?”戴维道。

  “没必要。”

  戴维满腔疑惑。

  “浪费时间与精力,大脑里与其长期占着这些鸡毛蒜皮的事,还不如多塞点有用的知识进去。”安格尔如此言说。

  戴维依然有些犹自不甘。

  “虽然我不打算报复,但我既然向你打听此事,自然也有一些想法。”

  安格尔对于这件事并非那么愤怒,但对于这种行为却很反感。不过,借此机会报复人,他是没这个打算,但他也有自己的一些小算计。

  他昨(日rì)才创造自己的独属炼金徽标,可现在就他一人知晓,别人却不认这个徽标。

  他并非是想把这个徽标搞成什么高大上的奢侈品牌,但至少要有人认识,并且要得到炼金圈以及巫师界的普遍认可吧?

  安格尔原本还想着,要不要通过米多拉的关系网,将自己的徽标散播出去。这样做虽然也可以达到目的,但这是一个损人(情qíng)的事,而且别人哪怕认识了徽标,也只是一个假大空的概念,看不到实物也无法彻底认可。

  不过,如今机会不就来了。

  有对比就有伤害。

  在技术本就参差不齐的巫师界,盗版和正版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幻音盒为何会火?安格尔不想去深究,但估摸逃不出“创意经济”这个圈子。既然如今这个市场很火爆,那么他只需要往这个市场里放出一件各方面吊打幻音盒的正版,便能快速的将自己的徽标传播出去。

  而且,不久前暮色还拍出过他的一个炼金音乐盒。

  谁是正版,谁是盗版,到时候自然有参与过拍卖会的巫师去评说。

  安格尔将戴维拉到耳边,低声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戴维听完后,两眼一亮,一手握拳一手摊开,猛地一锤手:“好办法啊!不仅可以宣传你的徽标,还可以打击那个盗版者!我估计,正版一现,那家伙就要被购买过他幻音盒的人唾骂了!”

  安格尔比了个噤声:“不是宣传,别搞得我像是在宣传自己的徽标一样。”

  虽然事实如此,他这么做的确是在宣传徽标,但就这么直言说出去,那档次多低啊!至少也要营造出“酒客自己无意间寻找到巷子深处拥有绝世美酒的小酒馆”那种感觉嘛!

  戴维偷偷一笑,他当然明白好友的意思,不就是闷(骚sāo)嘛!

  “我懂你意思,你就放心的交给我办吧!”戴维拍拍(胸胸)脯,向安格尔保证道。

  “不会让你白干的,给你抽百分之十的佣金。”安格尔笑道。

  戴维坦然的接受了,不过紧接着他的表(情qíng)又变得有些担忧:“安格尔,你刚才说的我都明白。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你的炼金作品,无论从技术上还是品质上,都一定要远远超过那个盗版者,这点如果做不到的话,那么最后反响的效果肯定会大打折扣。”

  “你放心,上回暮色大拍时你不是看到效果了么。”安格尔说罢,拍了拍戴维的肩膀:“而且,我最近还领悟了一招杀手锏……我觉得效果应该会很不错。”

  戴维愣了愣,没有打探所谓的“杀手锏”是什么,如果是某种私人炼金技术,他一打探不就陷入尴尬境地了么。

  “不过,说起来那个幻音盒有一点我却是不得不佩服。”安格尔感慨道,“他改进了我的音乐,居然还改的比原版好听了很多。”

  “你说的是那首《天空之城》吗?有好听么?我怎么不觉得,没听出有什么变化啊。”戴维狐疑道。

  安格尔瞥了戴维一眼,没有说话。

  虽然安格尔什么话也没说,但戴维却有种被人看扁的感觉……

  安格尔:“大后天你到流动之源来找我,我会事先给铁甲婆婆打招呼的,到时候我把炼制的成品给你。”

  戴维点点头。

  两人在学徒镇分道扬镳,戴维回了地下交易市场,安格尔则朝着幻魔岛飞去。

  在幻魔岛中央的庄园附近,靠近湖边的位置,有一间造型极其浮夸,被紫色轻纱笼罩住的魔力小屋。

  这是格蕾娅目前的暂居之所。

  虽然古德管家原本是要在幻魔岛为格蕾娅安排一个房间,但格蕾娅主动拒绝了,在湖岸边建造了这间魔力小屋。

  在她住进幻魔岛之后,她就已经被贴上了“疑似桑德斯(情qíng)人”的标签。如果是以前的她,自然是不在意这些流言蜚语,甚至还(挺tǐng)乐见带给桑德斯一些麻烦。但她现在换了个壳子,实力大降,并不想引起太多人注目,故而她没有选择住进桑德斯的宅邸,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格蕾娅已经在这间魔力小屋里住了大半个月了。

  格蕾娅坐在书桌前,手里紫色星辰样式的钢笔,唰唰唰的在净白的浆纸上写下一个个符号。这些符号其他人看不懂,因为这是独属于创生术的相关符号。

  突然,一个符号出现了岔,后续所有的计算全都成了空白。

  格蕾娅揉了揉眉心,表(情qíng)满是不耐烦。

  重重扣下笔,猛地将浆纸捏成团,扔到纸篓里。

  “唉——”格蕾娅站起(身shēn),来到窗前,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想藉此让心(情qíng)静下来。

  可半晌后,她的眼神中依旧带着不耐,湖光山色也抚不平内心的躁郁。

  她最近实在太多心烦的事了。

  不眠城的经历,她虽然表面不显,但她的实力下滑却是严重的很;在实力至上的巫师界,这让她极其苦恼。

  再来,她体内的另一个灵魂,也就是这具(肉肉)(身shēn)的原主人,原本因为菲丽希娅调制的魔魂之酒,陷入了长时间的稳定安眠,但不眠城的经历过后,现在却出现了苏醒的迹象。一旦她的灵魂苏醒,本就属于她的(肉肉)(身shēn),从肌(肉肉)到血液,每个信号都会为她服务,格蕾娅想要再如现在般自由的出现,基本很难了。

  除此之外,芭比餐厅散落在外的店员,也是格蕾娅心中放不下去的结。

  其实以上的烦恼还在承受范围内,她最大的烦恼还是(肉肉)(身shēn)的丢失,再加上桑德斯又久久没有消息,这让她对未来与前程很不安。

  格蕾娅长叹一口气,眼神又瞥到纸篓里堆满的废纸团。

  除了先前那些烦恼,还有关于术法推导的烦恼。

  自从她以极高的成就——创生术,高调的踏入了真知之路后。她就出现了前路停滞的状况,新的术法一直开发不出来,这也让她极其困扰。

  并且,这个困扰丝毫不比(肉肉)(身shēn)丢失来的大。

  (肉肉)(身shēn),代表了基础。新的术法,意味着未来。

  在这两个最大的关隘上,格蕾娅都出现了困境,综合起来,才是她如今为何烦成这样的真实原因。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