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45节 诞生术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人生起起落落,总有低谷与高峰。格蕾娅如今就处于低谷之中,任何的目标都得不到成功,并且还一次次的遭受打击。哪怕她的心再大,也开始出现烦躁不安的情绪。

  站在窗边良久,最终格蕾娅还是深深的一声叹息,认命的重新坐回了书桌前。

  其他任何事情,她现在都无法完成。无论是恢复实力、抑制原身灵魂、亦或者去寻找芭比餐厅的员工,都需要重回肉身后,才能去做。

  目前她唯一能独自完成的,就是推导新的术法。

  她走的真知之路,最初的起点太高——创造。导致她想继续在这个起点上往下研究,拥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在她踏入真知之后,曾经糖果屋的那位伟大存在就告诉过她,她创造出的“创生术”,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因为她连很多“创造”的基础本质都还没有掌握。

  他警示过格蕾娅,创造一途不是她现在能领悟的路,劝阻她最好另找一条路来确定未来的方向,或者说,完善创造一途的基础,等到她有幸进阶传奇以后,再行研究此道。

  否则她不仅研究不出来,还很有可能被世界意志所截杀。

  格蕾娅一开始,并没有信任那位伟大存在。依旧死脑筋的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以创生术为起点,在创造一途上空耗精力。直到三十年前,格蕾娅才真正明白过来,这条路不是走不通,而是她对“创造”这个概念还有些基础的问题未曾解决,不是她现在能走的路。

  虽然她踏入真知,是因为创生术。但她后来才明白,那位伟大存在说的没错:传奇,才是这条路真正的起始点。

  而她如今还只是一级巫师,离传奇还有三阶。在此之前,她必须做出选择,要么放弃创造之路,重新定调一条路。

  要么继续走创造之途,但必须先完善创造的基础,否则只能原地踏步,或者走回普通巫师的路子,实力逐渐消沉。

  其实,比起继续走创造一途,重新定调一条路比较轻松一些。因为走创造这条路,到了传奇阶段,必然会接触到“创造法则”,这个法则是世界意志的处a女地,稍有不慎,就会被世界意志所截杀。

  而且,创造一途的艰难也远超其他。

  不过,格蕾娅在深思熟虑之后,依旧选择了继续走“创造一途”。其他巫师走创造之路,大概是为了创造各自心中的乌托邦。但格蕾娅走这条路,纯粹是为了创造更多的食材。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么就要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无论是定调一条新的路,还是完善创造的基础,首先都要被大意志所认可。

  譬如,构建一个新术法,勾动天地异象……这种异象,在大众的眼中被称为“受世界意志认可”,但在真知巫师的圈子内,却有另一个说法。你被大意志“盯上了”,至于这种被盯上了是好是坏,是认可还是被排斥,谁也说不清。

  或许高阶巫师能搞明白,但如今整个南域巫师界,连一个进阶传奇的中阶巫师都没有,更遑论高阶巫师了。所以,也不需要去讨论“异象”这种玄之又玄的课题。

  格蕾娅如今就是在构建与计算新的术法。

  不过,格蕾娅最终要走的还是“创造”这条路,所以她选择构建的新术法,和“创造”或者说“创生术”有很大的关联。

  被她命名为——诞生术。

  诞生术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与创生术一脉相连。就连她在构建这个术法时使用的符号,都大量属于创生术的专属符号。

  如果说,创生术涉及到了一小部分“无中生有”;那么诞生术就是原原本本的“有中生有”,不过这里指的两种“有”,属于不同的物质。

  也就是说,诞生术其实就是“诞生新物质”的意思。

  说白了,诞生术就是创生术的衍生应用,或者说,是创生术的基础应用。

  那位伟大存在说格蕾娅的“创生术”,是美丽的误会,说的一点没错。格蕾娅当初创造“创生术”的时候,其实就有过明悟,创生术就像是空中之楼阁,靠着一根独木支撑,她运气极好,恰好研究的就是这根独木。最后,在这根独木的支撑下,把“创生术”创造出来了,这就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但独木难撑,如果她想把创生术修缮的更加完整,就要构建更多的柱子,去支撑这个空中楼阁。这也就是那位伟大存在说的——完善“创造一途”的基石。

  而“诞生术”,就是这个基石之一。

  可是,格蕾娅研究了诞生术三十年,也依旧没有完整创造出来。而且,她本身还会“创生术”,等于说她是在高屋建瓴,拥有大量创生术的数据支持,都没有逆推出这道术法。

  从这就可以看出,创造一途是多么困难。她当初构建的“创生术”,是多么美丽的巧合。

  格蕾娅在无其他事情可做的情况下,只能不耐其烦的推导诞生术。

  但此前三十年,格蕾娅也没有将诞生术完整推导出来,有很多关卡桎梏着她,让她难以完成这道新术法。她如今又各种烦恼缠身,想要在这样的心境下,推导出有用的东西,那更不可能。

  这简直就是一个没有出路的死循环。

  现在的她,无论做什么,无论怎么去做,都不可能有好的结果。

  除非,在这个死循环里,能添加新的佐料,为她带来新的契机。

  可这个新契机,格蕾娅等了三十年也等不到,在这里莫非就能等到?可能性显然极低。

  所以到了最后,格蕾娅只能撕下一张张纸,躁动不安的捏成团,用抛物线的方式,将这些承载她苦闷与心烦的垃圾,丢入纸篓。

  “如果,心中的烦闷能具象成这些垃圾就好了。随手一丢,一切就会好起来。”格蕾娅揉着太阳穴,自言自语。

  这种“做梦”的心态,明显不会出现在真知巫师的理性思维里。但格蕾娅如此自然的表达了出来,从这也可以看出,她的力量下降,体内灵魂苏醒,也让她的心态出现了变化,越发的靠近原身本来的年龄与性格。

  格蕾娅也知道这个问题,要解决它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回她自己肉身。

  可这也不是目前她能做到的,平时,她也只能尽量的克制。但如今心烦意乱的情况下,她却是懒得去克制了,索性放之任之。

  这样一放任,便出现歇斯底里的情况。

  所以,当安格尔来到幻魔岛找格蕾娅时,还未去敲门,在魔力小屋数十米开外,就听到了里面的“大动静”。

  安格尔见状,默默的退后,回到了庄园内,没有选择在这时候去捋老虎的胡须。

  “古德管家,格蕾娅大人这是怎么了?”

  适时,古德正带着惠比顿进行基础的服务培训,虽然惠比顿并不待见,但为了能留在幻魔岛,不被桑德斯敢出去,惠比顿也必须学会其他黑魔影仆所具备的功能。

  古德示意惠比顿继续干活,他走到安格尔身边,低声回道:“帕特少爷,格蕾娅大人此前勒令我们不要靠近魔力小屋附近,所以她那边有什么问题,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手下编号19的黑魔影仆拥有很强的知觉能力,他从湖边经过时,能感应到魔力小屋里传来的情绪很紊乱,或许格蕾娅大人最近有些烦恼的心事吧。”

  烦恼心事?安格尔摸了摸下巴,莫非是和桑德斯有关?

  迄今为止,安格尔还不知道格蕾娅找桑德斯是要作什么。格蕾娅如此这般,说不定还真的与桑德斯有关?

  该不会,应了先前戴维说的八卦了吧?

  不久前,安格尔与戴维在芭蝶酒吧用餐时,戴维说了一些关于桑德斯的八卦,说是幻魔岛上住了一个陌生女人,外传是桑德斯的情人……并且,戴维还向他求证。

  安格尔自然是回以否定的答案。

  可如今仔细想想,说不定还真有这种可能?安格尔在心中恶意的揣测着桑德斯的审美观。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古德管家。”安格尔向古德告别,来到庄园内属于自己的卧室。

  然后他将昏睡在自己兜里的托比捞了出来。

  自他离开流动之源开始,托比就一直处于昏睡状态,可见它这些日子有多么累。

  安格尔拍了拍托比的脑袋,半晌后,托比缓缓睁开眼,迷迷糊糊的看了眼四周,然后神色猛地清醒。

  叽叽咕咕的急促着向安格尔比划。

  意思是:我好不容易才逃离这里,你怎么又把我带回来了?我们赶紧离开!

  从托比那紧张的表情,不难看出它对格蕾娅的“调教”有多么畏惧。

  安格尔见状,坏心眼的眯眼一笑:“托比啊,拜托你一件事啊。”

  托比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确定格蕾娅不在附近,才蹲坐下来,好奇的看着安格尔。

  “你帮我去找一下格蕾娅大人呗。”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