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48节 攻克难点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芭芭雅、库豆豆与洛可可三人,一旦踏上巫师之路,哪怕拜了其他巫师为导师,但他们天然就与安格尔有不解的联系。所以,安格尔也愿意花些时间来考虑他们的情绪。

  虽然说巫师之路,终会孤独。但并不代表,巫师之路一开始就要选择灭情灭性,绝大多数的巫师,还是会将三代以内的亲族,放在心上顾虑的。

  最终,安格尔决定还是让他们自己来考虑这事吧。

  无论是把亲族留在身边,亦或者留在族内,都是有好有坏。留在身边,可以随时孝奉,不用担心子欲养而亲不待,但同时离群索居也会让亲族感到孤独;留在族内,亲族虽然不会孤独,但内心会牵挂远方的游子,稍有不慎还有无人送终的危机。

  所以,该怎么选择,还是看他们自己。

  告别了库拉库卡族人,安格尔回到了卧室。托比还在昏睡之中,不过倒是没有发烫了。

  安格尔又留在幻魔岛大半天,格蕾娅还是没有找过来,托比则有了苏醒的迹象。他想了想,将托比装在胸兜里,朝着流动之源走去。

  三天后,天光大亮。

  格蕾娅坐在书桌前,轻轻放下笔。

  耳畔传来风吹湖面的轻微哗哗声,还有鱼跃水面的扑通水声。若是放在三天前,格蕾娅估计会被这些窸窣声,吵得心烦意乱。但如今的她,却心灵平静,甚至能好整以暇的欣赏大自然的这场音乐交响。

  换个时间,换个角度,换个心境,格蕾娅有了截然不同的答案。

  格蕾娅嘴角含着笑,稍微休息了片刻。然后继续拿出钢笔,在写满数据的浆纸上作最后的推论。

  速度飞快,且没有任何的停顿的迹象。一刻钟后,格蕾娅重新取出一瓶墨水,这是白昼独角兽血墨,珍贵异常,以之书写,天生带有幸运与祝福的力量。

  如果这瓶血墨能书写出最后的数据,那么不用去重新验证,也代表她这一次的数据推导是正确且成功的。

  白昼独角兽血墨的颜色是闪着细碎光芒的粉色。

  一排排数据,出现在纸面上,同时闪烁着淡淡的粉光。格蕾娅的表情越发的喜悦,终于,到了最后一刻——

  格蕾娅手腕终于停顿了一下,重新蘸了蘸白昼独角兽血墨,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

  然后一笔带过。

  一个奇异的符号,出现在纸面上。

  当这个符号出现时,光芒大作!在格蕾娅的眼里,这个符号就像是一个黑洞,将先前所有计算的数据,一点点的拉扯到黑洞之中。最后,用一个符号,代表了格蕾娅对于这些数据的所有理解。

  过了很久,这个符号也没有消失,依旧在纸面上闪着淡淡粉光。

  这意味着,她成功了!

  她再次攻克了一个诞生术的难关!

  根据格蕾娅的推演,诞生术大约有369个关卡。

  所谓关卡,其实就是将难点数据化。任何一个科目,哪怕不是巫师界的知识,都有相应的难点。只是凡人看难点,就像是看层层叠叠的高山,只有一个接着一个的去翻越去征服,才会知道高山背后是什么样的景象。而巫师看难点,就是居高临下的俯瞰,我知道哪条路是最捷径的,我也知道这条路要翻过多少山,虽然心里有数,但该走的路还是要事必躬亲。

  山有高低,难点自然也一样有高下之别。

  一般来说,越是靠前的难点越容易解决,考验的大多是知识积累。但到了后面,尤其是最后几个难点,不仅仅考验的是知识积累、还有个人悟性以及对相应之路的理解。

  当然,只要你知识积累的够深够全面,相应的难点会少很多。

  格蕾娅在诞生术上花了三十年,还剩下五个难点。

  能有这样快的进展,是因为她的真知基础是“创生术”,本身就已经在“创造一途”有了极高的建树。所以,格蕾娅在构建诞生术上,只需要一点点悟性,以及让自己的知识积累越发深厚即可。

  可纵然如此,那一点点悟性却始终无法在她思维里闪耀灵光。

  这最后五个难点,卡了她很久很久。从她开始研究诞生术后,其中超过六成的时间,是在研究这五个难点。

  终于在今天,格蕾娅攻坚了一个难点。

  哪怕,接下来的四个难点,每一个都要卡她十年甚至数十年时间,至少格蕾娅知道,前路未绝。

  诞生术,还有希望。

  记录下这个闪着粉光的符号,格蕾娅伸了个懒腰。比起三天前,她的表情不仅舒缓了许多,眼神里也没有了暴戾与不安,重新回复成愉悦与慵懒。

  就连灵魂之地那道蠢蠢欲动的原身灵魂,似乎也安静了不少。

  “果然,托比就是我的福星。”格蕾娅眼里闪过光彩,托比一来,各种烦恼之事好像都消失殆尽。

  顿了顿,格蕾娅嘴角露出恶趣味的笑:“看来要找机会和托比多亲近亲近了,不如去找它,顺道再调教一番?”

  闭关数日后,格蕾娅的魔力小屋大门终于出现了开启的状况。

  古德早已派出几位黑魔影仆在外候着。

  “你们有没有看到托比?”格蕾娅打开门,向站在外面的黑魔影仆询问。

  “格蕾娅大人,似乎帕特少爷带着托比回转到流动之源了。”一个不知编号的黑魔影仆上前道。

  “流动之源?”格蕾娅疑惑的重复道,她总觉得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悉。

  “异度实验室?”听完黑魔影仆的解释后,格蕾娅挑了挑眉:“原来是这个地方啊,我很早之前就听说一个传闻,那位大人一直隐居在流动之源?”

  黑魔影仆沉默以对。

  格蕾娅挥挥手:“我又不是要打探你们野蛮洞窟的消息,那位大人隐居在流动之源又不是什么新鲜事。算了算了,今天我心情不错,不和你们计较了。”

  将黑魔影仆挥开后,格蕾娅原本打算去流动之源一趟,顺道拜访一下那位大人。

  但回过头一想,安格尔去流动之源是因为他在那儿有炼金实验室,估摸着是在炼金当中,现在过去打扰也不好。

  想了想,格蕾娅还是止步了,转而回到了魔力小屋。

  想到安格尔在炼金,让格蕾娅想起了安格尔给她的那枚胸针。

  说起来,这枚胸针摆在桌上都快四天了,她都还没有仔细看过呢。正好现在没事,格蕾娅想看看,安格尔能给她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回到桌前,格蕾娅拿起那枚被安格尔命名为“梦幻双生”的胸针。

  这充满流线型的全秘银材质,配合透明细碎的传灵水钻,加之栩栩如生的托比“双生”的雕刻,哪怕这不是她第一次见了,但依旧让她感到一种令人窒息的惊艳。

  尤其是那“双生托比”的眼睛,一个用了魔鸽血石磨出的颜料点缀,一个用了绛紫流苏浸染,让银白色的秘银雕刻,多了两抹传神到极致的眸光。

  单单从外形来看,就让格蕾娅十分喜欢。

  哪怕这枚胸针的幻境并不如她意,格蕾娅也愿意将她收藏。再怎么说,这枚胸针选用的材料,是实打实的入阶魔材,就算作为装饰品带在胸前,也一点也不失分。

  看完了正面,格蕾娅翻看起胸针的反面来。

  反面是一个动力源的抓扣装置,目前这枚胸针上已经装置好一枚魔晶,只要导出魔晶里的能量,便能让这枚胸针发挥自己的功效。

  就在格蕾娅准备试验一下胸针的具体情况时,她突然“咦”了一声。

  她刚要导出魔晶里的能量,还没彻底成功,就感觉在反面极其隐蔽的地方,有一瞬的能量反应。

  格蕾娅仔细看去,肉眼没有发现什么蹊跷。

  她疑惑的伸出手,朝着那个隐蔽地方探去,很快,她便感觉到指腹上有一种古怪的凹凸感,似乎是某种浮雕。

  “安格尔搞个浮雕在这干嘛?”格蕾娅纳闷道。

  最为奇怪的是,格蕾娅无论怎么摸,也无法在心中测绘出这个浮雕的具体图样,就像浮雕会出现无规律的变化般。

  虽然不知道这个浮雕是什么,但格蕾娅大致能猜出这个浮雕的用法。

  这个浮雕的表面在吸收着先前魔晶中逸散出来的能量,借着微弱的能量,才让浮雕显现,并且出现变化。

  也就是说,只要输入能量即可让它变化咯?

  仗着艺高人胆大,格蕾娅直接向着浮雕处输入了一股能量。

  随着能量的输入,浮雕的变化更大了,而格蕾娅也终于见到了浮雕所隐含的东西——图案。

  准确的说,是一个被荆棘缠绕的狮心图案。

  而那个浮雕,或许是安格尔的某种手段,譬如魔纹?不过,用这么隐蔽的魔纹,就为了隐藏这样一个图案?

  格蕾娅一时还有些疑惑,可仔细想了想,她似乎明悟了什么。

  应该是标识吧?

  机械城的每一位炼金大师的作品,都有各自的标识。就连药剂学的“魔药”米多拉,都有独属于他的魔药瓶,一旦药瓶开封,独属标识便会随着空气消散,很难被人伪造。

  当然,不仅仅是炼金大师,绝大多数的炼金术士都有自己的标识。就算没有标识,也有其他的防伪手段。8)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