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52节 炼金之眼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魇界的感觉,是时光仿佛被凝滞,所有的东西似乎都有深意,哪怕是一草一木。

  在这座山上,格蕾娅同样也有魇界之感,但那种感觉相比起在女巫镇上要轻微的多。

  她原本只是打算先逛完所有的区域,然后再寻找自己感兴趣的区域去溜达。她最感兴趣的是树巢与纪念碑谷,前者因为那只飞在天空中的灰色野兽,后者则是因为一些古怪的谜题。

  可如今,无论是树巢亦或者纪念碑谷,都被格蕾娅抛之脑后。

  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座神秘之山。

  因为就在不久前,她坐在车厢上感觉到了一股让她心跳加速的气息。

  不是因为恐惧,也不是被安格尔操控了情绪,单纯是因为那股气息……如果格蕾娅没有感觉错误的话,她隐隐在这里发现了一股神秘之感。

  神秘的气息,格蕾娅也不是没有感受过。菲丽希娅手中的那个蝶之灵,正是神秘之物。虽然蝶之灵如今在菲丽希娅手中,但其实最早的时候,蝶之灵是在格蕾娅手中。

  不过蝶之灵在格蕾娅手中并没有展现光彩,反倒是更适合融入了光辉冥蝶血脉的菲丽希娅,后来格蕾娅便将蝶之灵交给了菲丽希娅。

  所以,格蕾娅虽然目前没有神秘之物,但她对神秘之物的气息并不陌生。

  在其他任何地方,感觉到神秘气息,格蕾娅都不会太惊讶。但是,她完全没有想到,会在安格尔炼制的幻境里感觉到神秘气息!

  而且,这种神秘气息,她还隐隐觉得有些熟悉。

  对于神秘之物,格蕾娅其实也见过不少,甚至也和拥有神秘之物的巫师战斗过,她对神秘之物也有一定的了解。

  虽然,神秘之物的气息大多相同,都是充满矛盾与和谐、未知与无序,但其实在某些概念上的属性感知还是有些不一样。

  譬如,不久前她与桑德斯在不眠城与那只蟒蛇约克夏战斗,桑德斯曾经拿出过一个神秘之物,后来根据安格尔所说,那件神秘之物名字叫做怨念布偶。

  虽然在整体感官上,怨念布偶和其他神秘之物的气息相差无几,可以让人立刻分辨出它神秘之物的身份。但经手过“蝶之灵”的格蕾娅,却是很清楚,怨念布偶的气息虽然和蝶之灵有很大程度的重合,但怨念布偶给人的第一感觉是阴郁与战栗,蝶之灵则带有一些轻灵的意味。

  所以,每一个神秘之物,从感知到的属性来说,也能贴个标签的。

  之所以一开始不眠城外的巫师认定内里是一件新的神秘之物在诞生,原因就是那件神秘之物他们以前没有感知过相同属性的气息。

  如今,格蕾娅在这里感知到的那个神秘气息。

  她觉得隐隐有些熟悉。

  当初在不眠城中,她被红狐福克斯绑在传送大厅,那时她几乎二十四小时都能感受到神秘气息,无论是从丝线上传来的,亦或者从黑暗中传来。

  丝线上传来的神秘气息,源自红狐福克斯手中的竖琴。

  但另一道神秘气息,格蕾娅却一直不知道是什么,也不知道在哪里。但她记得那道神秘气息的属性,充满的磅礴的气势,而且有海纳百川的感觉。仔细感受那道气息,仿佛面对着一个博闻强识且全知全能的神明。

  虽然她不知道源世界是如何给神秘之物分等级的。但格蕾娅相信,若是真的有等级之分,那个神秘之物绝对远超过红狐福克斯手里的那把竖琴。

  可如今,她居然在安格尔的幻境里感知到同样的气息。

  “不过,也不对。”格蕾娅皱起眉,还是有一点差别。这道气息虽然也有一些博大的感觉,但却稀薄了不止千百倍,而且十分飘渺,比起红狐福克斯的那把神秘竖琴都还远远不如。

  格蕾娅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或许就是那个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之物,也有可能是一脉相连的另一种神秘之物。

  但无论如何,格蕾娅猜测安格尔应该得到了一个神秘之物。

  不过问题又来了,如果安格尔真的有神秘之物,为何要放在这道幻境之中?这明显有些说不通。

  以格蕾娅自己的性格来说,如果得到神秘之物了,她宝贝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拱手送人。

  就算不以己度人,安格尔作为一个曾经接触过神秘领域的炼金术士,也没那么傻。单纯为了她一顿金卡贵宾级的美食,就把一个神秘之物送给她?如果巫师界的人都有这样的觉悟,她还开什么芭比餐厅啊,直接改名芭比神秘商店不更好。

  或者说,安格尔得到的那个“神秘之物”,其实是可以将神秘之力融入进幻境中的物什?可就算融合进幻境,又能带来什么收益?

  格蕾娅也想过会不会安格尔领悟了神秘之感,然后融入到幻境中。毕竟有魇界之感这种前车之鉴,但回头想想又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小,想要领悟神秘之感,至少也要有一件神秘之物吧?而且,就算真的能领悟,那也是神秘炼金术士的事情,安格尔还离得很远。

  不管格蕾娅心中疑惑有多甚,其实都可以放在一百年,先将这道神秘气息的源头找到就知道答案了。

  格蕾娅静下心思,在这片荒芜的山上,静静的寻找起神秘之感的根源。

  一周的时间,转眼而逝。

  格蕾娅这一周将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这座神秘之山,可让她意外的是,她虽然时不时的感觉到神秘之感,但就是无法找到神秘气息的源头。

  任何事物都不可能无由而起,只要存在就能溯源。

  可如今,她居然找不到神秘气息的源头?这是为什么?

  格蕾娅甚至有想过借助外力,甚至直接突破幻境。但不知为何,格蕾娅就要这么做的时候,心脏咯噔一跳。

  仿佛感受到了什么预兆。

  如果她真的破坏了这片幻境,或许会失去一个机缘。

  这是她冥冥中的预感。

  任何人,包括普通人,偶尔都会冒出一种奇怪的预兆。这种预兆有的是真实的预感,有的就纯属瞎想,自我欺骗。

  虽然巫师的天生预感,正确率可能比凡人要高。但毕竟她不是预言巫师,所以也不能说绝对的正确。

  但至少相对而言,格蕾娅会偏信这份预感。

  早不灵光,晚不灵光,偏偏在他要破坏幻境前出现。格蕾娅觉得这可能不是一个巧合。

  于是她放弃了用本体力量破坏幻境的想法,但总不能一直这么浪费时间去寻找一个飘渺无踪的源头吧,还是得想办法。

  格蕾娅思索了片刻,干脆收起了幻境。

  她找不到,总不可能炼制这个幻境的人也找不到吧?直接去找安格尔问,不就得了。

  想到这,格蕾娅旋身离开了魔力小屋。

  这一段时间,安格尔过的同样很充实。在给弗洛德炼制了亡者教堂后,又将准备拿去拍卖的炼金作品交给了戴维,让他自己选择性的去操作。

  接下来的时间,安格尔便进入了一段沉淀期。

  这一段期间,安格尔主要是修行一个戏法:纳尔达之眼。又被称为炼金之眼,可以用来鉴定未知之物的材料、属性与效果。

  这个戏法是每一个炼金术士必须要学习的戏法。

  原本的情况,安格尔虽然也将纳尔达之眼放在了习练清单上,但其实学习的顺位比较靠后,依旧先以幻术系的戏法为主,并且辅以相应缺失的套术。

  可是,因为小斑点给他的菱形晶体,让安格尔不得不将纳尔达之眼提上了学习议程。主要是,这个菱形晶体安格尔不放心交给别人来鉴定,他只能自己鉴定。

  纳尔达之眼是一个三级戏法。

  按照安格尔的想法,纳尔达之眼学习起来应该极为困难,但实际上纳尔达之眼的学习困难程度,完全是看你自身的底蕴。

  而且,他一开始还以为纳尔达之眼是一种类似“真视之眼”的以炼“目”为主的戏法,但事实并不是这样的。纳尔达之眼虽然看上去是目视类的戏法,但这也只是表象,它的内核是一种魔能公式的算法。

  这种算法,有些类似非线性系统的整理归纳,不过需要用大量的知识为基点。

  所以,想要学习纳尔达之眼,首先要考虑的是你对炼金物质的了解程度。对于未知物质的推导,也会基于你所了解的现有知识来进行合理的推测。

  它的算法和全息平板的某些算法很相似,不过它中间的魔能公式是迥异于科技文明的存在,它出来的结果也不是举一反三,而很有可能举一反百,甚至举一反千。

  以安格尔目前的知识底蕴,对于炼金物质的了解程度来说,并不太多。

  他了解的基本都是自己能用的东西,譬如不入流的魔材,或者低阶魔材。一些稍微珍贵,或者偏门的魔材,他知之有限。

  偏偏纳尔达之眼,需要大量的自身知识作为底蕴,所以说它难,难在很多炼金术士底蕴太差。说它不难,如果你有一个较好的传承,只需要花时间去理解记忆相关魔材,便能基本入门。

  你积累的知识越多,纳尔达之眼帮助你鉴定的盲区就会越少。

  曾经有位炼金大师推测过:如果你能做到全知全能,纳尔达之眼甚至可以洞穿真理!

  当然,这是一个伪命题,如果真有人全知全能,真理自然已经掌握在手中。。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