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54节 鼠蚁地下会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第654节鼠蚁地下会  安格尔摇头,略带赧然的说:“最近这一段期间,我都在研究纳尔达之眼,不过目前进度依旧没有达到开启纳尔达之眼的最低标准。”

  “我也对纳尔达之眼也有所耳闻,想要有所建树,知识底蕴必须积累足够。”桑德斯顿了一顿:“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这书房里的书,你可以随时来看。”

  安格尔颔首,他获得的炼金传承虽然足以将纳尔达之眼推到一个极高的地步,但毕竟这份传承还是有个时差的。

  时代在推进,世界随时随地的发生变化。就譬如以往的远门,两百里就已经是很远的地方了,现在蒸汽火车、大货轮的出现,出远门的定义可以更远,凡人甚至可以去他国旅游。

  连凡人界都一天一个样,更遑论巫师界的变化。

  巫师们横纵各大泛位面,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大量的新材料被记录,无论是巫师界原生的,还是其他位面的。这个量度,不能以道里计。

  安格尔在奈落城摄录的那些炼金书册,估摸也是万年前,甚至更早的时代编撰的。

  在近万年期间,巫师界发现的新材料不要太多,很多灭绝的材料也会被新生材料所代替,很多炼金与提纯的技术也在革新。所以,安格尔并不觉得自己拥有炼金传承,就可以高枕无忧。

  该要积累的,还是要去沉淀。

  若是只缅于过去的技术,他前进的步伐也会在某一刻戛然而止。只有接受新生的事物,取两者精华,方能有长足的进步。

  而桑德斯的书房,虽然关于炼金的记载,很多都不如他的炼金传承。但在时效性上,却记载了很多近代被发现的炼金材料,这是安格尔目前所缺失的部分。

  “纳尔达之眼毕竟是三级戏法,哪怕底蕴积累的差不多了,想要构建出它的模型,也需要很长一段路。所以你也不用着急,按部就班的修行即可。”桑德斯补充了这一句,他很清楚安格尔学习戏法的速度极快,以往的基础戏法可以仗着天赋一蹴而就,可稍微高深的戏法,就不是单纯能用天赋肆无忌惮的。

  “我知道的。”安格尔点头,虽然明白桑德斯的意思,但他还是想尽快将纳尔达之眼学会。如今南域巫师界的局面越发的不安定,唯有自身实力才是最大的保障。

  “除了不眠城的事外,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桑德斯顿了顿,终于睁开了眼。

  他的眼眸里充满了疲色,却强打起精神,郑重的对安格尔道:“我最近就会离开南域,前往深渊。归期不定,幻魔岛就暂时交给你打理。”

  安格尔怔了一下,在机械城的时候,桑德斯就说过类似的话,不过当时他并没有说目的地,原来是要去深渊位面?

  “苏弥世大人就要回来了,导师其实可以将幻魔岛交给他打理……”

  未等安格尔说完,桑德斯直接打断他的话:“芙萝拉在野蛮洞窟也有自己的领地,你觉得苏弥世会没有?你不用担心,幻魔岛虽然暂时交给你打理,但大部分事情你都可以放手交给古德来做。”

  “我知道你最近会回家一趟,到时候你可以选择直接闭岛,其他的古德知道该怎么做的。”

  桑德斯将安格尔的话直接堵住后,又道:“其实这些都是小事,我要说的是另外一件事。”

  桑德斯从空间里取出水晶球,直接推到安格尔面前:“你自己看吧。”

  话音落下,水晶球表面出现了一道波纹,就像是环形屏幕般,一道人影出现在了水晶球中那是一位苍老佝偻的老妪。

  “玛雅大人?”安格尔低声疑道。

  水晶球里的人影,正是“丈量星空”玛雅,她眼神晦涩的站在观星台,身后似乎还有一个人,不过只露出了半截手臂。

  这是……多多洛?虽然只露出了半截手臂,但安格尔和多多洛生活了接近小半年的时间,光是凭借手部的一些特征,便认出了他的身份。

  画面中玛雅低声道:“虽然我很不想联系你,但多多洛没有门道进入幻魔岛,只能求到我这里来。”

  听玛雅的意思,多多洛来过幻魔岛?安格尔抬起头看向桑德斯。

  桑德斯却是示意他继续往下看。

  “我对你的事不关心。”玛雅的声音悠远而缓慢:“这一次也不是来找你的,而是多多洛感知到了一些事,有关你的那个徒弟……就是安格尔。”

  玛雅:“有人会去对付安格尔。至于是谁,多多洛也没有看到,但应该与你的仇人有关。言尽于此,如何处理你自己看着办吧。”

  画面到此结束。

  安格尔还在愣神的时候,桑德斯说道:“你也听到了,说说你有什么想法?”

  安格尔沉默思忖,好一会儿才道:“预言就是一个未知数,既然这个未知数露出了狰狞的獠牙,我会想办法避开它,或者……折断它。”

  安格尔的话,反倒是桑德斯愣了一下。

  “有意思。”桑德斯突然笑了起来,“想要对付你的人,基本都是我的仇人。你不怪我?”

  “对付不了导师,反倒来对付我。说明他们的心态已经输了。”

  桑德斯点点头:“他们的心态早在被我踩在脚下时,已经彻底的崩溃了。不过,我的仇人基本都是正式巫师,哪怕心态不敌你,但实力也远超你。所以,你也不要大意。”

  桑德斯对安格尔的回答很满意,继续道:“在我的仇人里,会放低身份去对付你的人,我估计也就只有一家巫师组织了。”

  “鼠蚁地下会。”

  “说是巫师组织,其实也是高抬他们了,他们连普通的巫师家族可能都比不上。”桑德斯淡淡道:“这是一群由荒野巫师与流浪巫师组成的苟延残喘的组织,臭名昭著不说,而且做的事尽是下三滥。”

  “我曾经捣毁过他们组织,不过逃了两个核心巫师,听说最近他们又活跃起来了,经常在外叫嚣着要找我报仇,可从来都不敢找上门来。”桑德斯冷笑一声:“那俩人的实力一般,都是一级巫师。不过逃命与躲藏的本事倒是不错,甚至还有躲避预言术法的道具,所以他们真的要对付你,你必须小心。”

  “不过我猜他们就算想要对付你,一开始应该也不会立刻亲自前来。我最近会让人在外放话,要去征讨他们,想来他们得到消息也会有所顾虑。至于其他的虾兵蟹将,以你的实力想要对付,应该没有问题。”

  鼠蚁地下会这个名讳,安格尔其实不是头一次听说。很多巫师杂志里都有记载这个组织,不过多是负面消息,鼠蚁地下会的一些作风更像是凡人的黑暗组织,毫无一个巫师该有的作风。

  安格尔以前虽然有所耳闻,但从没接触过。结果这一次对方突然将矛头对准了他,显然是因为对付不了桑德斯,在无处撒泼的情况下,安格尔就遭了池鱼之殃。

  他心中有些不虞,但也不曾害怕。而且,他很清楚,既然自己成为了桑德斯的弟子,就要做好被牵连的准备。

  当初,芙萝拉与苏弥世,哪一个没有因此被牵连,他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因为炼金术士的身份,很多与桑德斯有仇的人,决定观望一下,能不结怨就不结。倒是无所顾忌的鼠蚁地下会,决定摘了这个头彩。

  正如他对桑德斯所说的,预言不是不可更改的既定事实,既然他已经知道了这个预言,那么处理方法就很多了。

  巫师他可能无法对付,但想要躲避行踪,却不是什么难事。

  桑德斯:“你心里有数就好。”

  这个话题到此结束,桑德斯再次闭目,安格尔以为导师是要下逐客令,便打算先行道别离开。

  桑德斯此时却毫无征兆的说道:“我等会打算去魇界一趟。”

  安格尔脚步停下,迟疑的回过头:“导师是打算去魇界哪里?”

  桑德斯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样物什,这是一个布满了魇界气息的木锁。

  “去这儿。”桑德斯淡淡道。

  这个木锁的来源,安格尔是知道的。不久前桑德斯从伊莉莎那里骗来的,是一位远古巫师从魇界里得到的,与之匹配的就是《梦界旅志》这本书。

  “导师打算去书里记载的神秘阁楼?”

  在《梦界旅志》的记载中,那片区域有一座神秘阁楼,从内到外,皆是神秘之物。譬如,拥有绝对复刻能力的神秘镜子,摆荡在命运长河上的秋千,开出无穷奥秘的盒子……

  木锁,就是从神秘阁楼里得来的。

  “去看看那里的位置,到底处于魇界的哪片区域。”桑德斯揉了揉太阳穴:“希望不要是太靠近核心的地方。”

  这就是开地图了!

  见安格尔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桑德斯赶紧打住:“你就别想着进去了,那是一个未知区域,我可没把握能第一时间找到你。”

  连奈落城与女巫镇这种桑德斯已经熟悉的地区,安格尔都每每差点中招,对于那座神秘阁楼所在的区域,他可不敢放任安格尔过去。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