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60节 凋零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安格尔一时懵了。

  桑德斯话语中的信息量太惊人,前一句他还在惊疑神秘具象物居然可以化为“概念”的时候,后一句就像是一道惊雷,划过滚滚黑云从天而降。

  所谓概念,这是一种本我意识的认知表达,换句话说,就是把自我感知到的事物,它们共同的本质抽调出来,加以概括诠释。

  譬如,冷,这就是一种概念。

  以“冷”为例,概括来说,它很模糊。但我们可以凭借感知来界定它的定义,这就是所谓的概念。

  安格尔知道神秘具象物能够化为猫、狗、人,也可以化为石头、植物、沙砾,甚至它可以化为飓风与雪花。但万万没有想到,神秘具象物居然还能化为一种抽象概念。

  根据桑德斯所说,雪原幻境里的神秘具象物是一种名为“凋零”的概念。安格尔仔细想想,也终于恍然大悟,难怪他一直找不到雪原幻境里的神秘具象物,一种抽象的概念,若是没有去理解,又怎么可能会发现其中猫腻。

  不过,就算是发现了这个概念,桑德斯又是如何将之触发的呢?

  这个问题,才上心头。但安格尔脑海的思绪,又被桑德斯话中更大的震撼所笼罩。

  ——桑德斯刚才释放的“凋零术”,是他才从神秘具象物里领悟出来的?

  “导师,凋零术是……”安格尔指了指霜月项坠,一脸的不可置信。

  “凋零术是我刚才才命名的。虽然威力不过二级戏法的程度,但它的确是我才从名为‘凋零概念’的神秘具象物里领悟出来的。”桑德斯看着安格尔,眼底带着惊喜,也带着担忧。

  他以为安格尔会是他收的弟子中,最省心的一个。但恰恰不是,自从将安格尔收为弟子后,他就一直没放心过。

  这个小家伙总是时不时的给他带来一些惊喜……或者说,惊吓。

  从他突然就成为了炼金术士,再然后在暮色大拍差点召唤出那位女王毁灭整个巫师界,接着又得闻他放出了千年前的天才巫师伊莎贝尔,再然后杂志上报道他差一点就能成为神秘炼金术士,如今又鼓捣出这个能让人开悟的神秘具象物……

  这简直波澜不止,有惊有喜,但更多的却是惊吓。

  “唉……”桑德斯慨叹一声,安格尔能制作出神秘具象物,是他的本事。但是,偏偏他的才干无法与自身的实力相匹配,这就像是怀抱珍宝降生的婴儿,虽然珍宝在娘胎里就已经认主,但窥视婴儿的群狼,有的是办法能让婴儿为他们所用。

  “它真的可以让人领悟戏法?”安格尔眉峰高高蹙起,迄今为止,他还有些不相信。

  “你难道心里没数吗?”桑德斯也有点疑惑,这毕竟是安格尔炼制出来的,根据他所说,他也实验了很多神秘具象物,应该心里有谱才对。

  安格尔的确知道神秘具象物里的庞大信息流,可以带来一些明悟。他也曾臆想过,这些信息流说不定可以让人创造术法。

  但这也只是臆想,从没想过真的会发生。

  “我也没有想到会这样,这明明只是我的幻想,怎么可能真的会出现。”安格尔喃喃道。

  桑德斯见到安格尔那疑惑自问的神情,也看出了安格尔是真的意外。

  “大概,命运真的很青睐你吧。”桑德斯摇摇头,“算了,先不说这些,你现在能构建拥有神秘具象物的幻境吗?”

  安格尔摇头:“单独构建幻境是不行的,必须有承载物,神秘具象物才会出现。”

  “也就是说,必须要精通炼金与幻术,单独构建幻境还不成。”桑德斯低声道:“这样子对你也更加不利。你的个人价值会更高,同时风险也会更大。”

  安格尔沉默了,在知道桑德斯从神秘具象物里感悟出凋零术后,他就明白这件事的危险了。

  怀璧其罪,说的就是他。本身作为触碰过神秘领域的炼金术士,他就已经够怀璧其罪了,现在若是把神秘具象物的事传扬出去,那还得了。

  桑德斯:“除了我与格蕾娅,你还将神秘具象物的事告诉别人了吗?或者说,将拥有神秘具象物的炼金作品给别人了吗?”

  安格尔摇摇头,他其实不久前有打算构建一个拥有神秘具象物的幻境交给戴维,好让自己徽标稍微有点曝光度。

  不过后来想想,为了一个盗版,一开始就放大招,有点不符合市场的交易原则。所以,安格尔并没有将拥有神秘具象物的幻境交给戴维,只是先交给了戴维一个比起“苍穹之旅”更加精良的音乐盒,以及另一个安格尔随手炼制的偏娱乐向的炼金幻境。

  他原本打算是,先用这些炼金幻境来放出风声,等舆论差不多后,再慢慢的放出新的东西。但现在看来,实力无法强大到可以保护自身的情况下,他最好不要在放出神秘具象物。

  “那还稍微好一些。”桑德斯顿了顿,依旧表情凝重的道:“不过,依旧不见得安稳,当这东西诞生的刹那起,哪怕谁也没听过,谁也没有见过,总有人会关注到的。”

  安格尔明白桑德斯的意思,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完美与绝对。

  譬如,预言巫师或许能看到,又譬如,若是有个神秘之物,能侦测到神秘具象物,也有可能让安格尔曝露。

  这是一个充满奇妙存在的世界,一切都有可能发生。

  “纵然如此,但目前来说,现在你应该还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你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提升自己的实力,其他的暂时不要考虑。”

  “那我给格蕾娅大人炼制的梦幻双生……”

  “格蕾娅那边,我会过去说的。放心吧,当她决定让托比继续跟着你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出了选择了。她是个务实的巫师,知道什么对她最有利,既然已经投资了你,就不会成为你的拦路石。”桑德斯直言道。

  “这些题外话,你自己记清楚就行了,我相信你也不愿意沦为别人的禁脔。”桑德斯话锋一转,继续就神秘具象物的问题道:“既然必须要制作成炼金幻境才能拥有神秘具象物,那你现在还有其他炼金幻境么?我想对这神秘具象物,做一个全面的数据收集。”

  “目前没有,不过制作这个炼金幻境不难,我现在就可以做。”

  桑德斯:“制作这个幻境不难么?”

  安格尔颔首。

  桑德斯:“如果有人发现了拥有神秘具象物的炼金幻境,你一定不能说制作它很容易。”

  桑德斯想了想,又道了一句似乎毫无关系的话:“格蕾娅的创生之术,冷却期有五十年。”

  安格尔愣神片刻,反应了过来:“我明白了。”太容易得到,会更招人觊觎。

  “导师,那我现在要制作炼金幻境么?”

  桑德斯沉默了很久,方才道:“现在不用制作,晚点吧。”

  桑德斯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压下心中那快要膨胀出来的恶魔。他告诫安格尔小心不要沦为别人的禁脔,但天知道,他自己心中就有一个蠢蠢欲动的欲望,想要将安格尔彻底的禁绝在重力花园,从此只为他炼制神秘具象物。

  可桑德斯的自制力告诉他,这样做不仅会毁了安格尔,也会毁了自己。

  神秘具象物看上去好归好,但谁知道会有什么副作用。而且,若是一味的依赖神秘具象物,那等于自毁他的真知基础。

  靠着那些宏大信息流的旁门敲击,他可以创造出新的术法,但这些术法真的是他自己创造的么?这也是个未知数。

  就譬如这个凋零术,虽然调动的是他自身的知识底蕴,但最后出来的戏法与桑德斯本身毫无联系。这反倒让他有种不真实感。

  若是他本身在创造一个新术法,这个术法达到关隘处一直无法突破,通过神秘具象物的庞大信息流,他借以突破瓶颈,他可以接受。但凭空就得到一个术法,任何一个稍微有点追求的巫师,恐怕都会出现自我怀疑吧。

  正是明白这些道理,桑德斯在克制住了自己。

  如果真的放任心中恶魔,恐怕也对不起安格尔对他的信任。

  就如他对格蕾娅的评价,其实他自己也一样,从发现安格尔在魇界的特殊性后,他也在投资着安格尔的未来。他有种直觉,或许安格尔能帮助他真正的走上传奇,甚至传奇之上的路。

  正因此,他更不可能辜负这份羁绊。

  接下来的时间,桑德斯从安格尔那儿得出了一些关于神秘具象物的数据,这些数据是安格尔自己检测的,多是放在神秘具象物被触发后的持续时间上,并没有进行太多真正的探究。故而,桑德斯想要得到更多信息,还要等安格尔炼制出新的一批炼金幻境。

  在桑德斯歇下后,安格尔也终于有时间提问:“导师,你是怎么触发雪原幻境里的神秘具象物啊?”

  既然是概念,又怎么去触发它?

  “精神力。”桑德斯解释道:“不在一个维度的概念,自然要用相同界位的触发模式,精神力便可以触发它。”

  桑德斯具体解释了一下触发过程,安格尔也终于听明白了。

  “既然雪原幻境的神秘具象物是‘凋零’的概念,那神秘之山上的神秘具象物又是什么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