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62节 消失的阿娜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另一边,书房内的桑德斯却是打量着手上的“怪环之碑”。

  在翻来覆去中,他很快便看到了碑座下隐藏在一道魔纹中的徽标:被荆棘缠绕的狮心。

  桑德斯眼珠一转,便明白了安格尔的想法。

  “这小子也走到这一步了啊?”桑德斯笑了起来。

  他没有立刻实验怪环之碑,而是将他放在了书桌的一端,和鹰隼摆件并排而列。两个摆件都是安格尔炼制的,但从外形上就明显能看出安格尔在炼金理念上的成长。

  “希望,你能走的更远。”桑德斯嘴角勾起一抹笑。

  这时,书房的门被猛力推开,芙萝拉气冲冲的走了进来:“我快被小红气死了,每次见到安格尔都主动送花,害的我想发火也没地儿撒!”

  “怎么?安格尔惹你生气了。”桑德斯挑了挑眉。

  “当然没有,惹我生气的自然不是他。”芙萝拉毫不介意的表明自己对安格尔的怒火,完全是因为某人的迁怒。

  桑德斯抬眉:“我让你走正门,只是要你遵守规矩。”

  “遵守规矩干嘛,我是巫师又不是凡人。如果遵守规矩就能踏上真知,那我就遵守。”芙萝拉翻了个白眼,紧接着她便看到了桌子上的怪环之碑:“这是什么?上次我来时还没看到过,挺好看的嘛……”

  芙萝拉凑了过来,“咦,这个菱形内部的带状图案,挺有趣的嘛。导师,这是什么东西?”

  “怪环之碑,一个内里比外在更有意思的东西。”

  “它内里是什么?”芙萝拉把玩着怪环之碑,看上去一脸兴味。

  “行了,这些等下再说,先说正事吧。我这次找你来,是因为我准备去魇界一趟。”

  芙萝拉的表情收敛起来,随着桑德斯的讲述,她的脸色越来越郑重。最后,她点点头:“我知道了。”

  安格尔的卧室。

  “你有事找我?”安格尔打开卧室门,看向门外走廊上来回徘徊的惠比顿。

  自从安格尔回了卧室后,他便感觉到惠比顿一直徘徊在他门前,用精神力触手探出去,发现这小子也不敢敲门,就是嘴里不停的嘟囔着什么,一脸的急色。

  惠比顿见安格尔开了门,眼神中既有惊喜,又有些犹豫:“帕特少爷……我就是想询问一件事。”

  安格尔倚在门框前:“什么事?莫非你还想着小飞侠彼得潘么?”

  “小飞侠?”惠比顿愣了下:“小飞侠的故事我很想知道,可是我想询问的是另一件事……少爷最近有没有见到过阿娜达?”

  阿娜达?安格尔脑海里闪过一道身影,拥有傲人身姿的性感尤物。这人是他曾经在夜魔城里见过的那个混混头目,天生神力,听说是城防队长的女儿,也是惠比顿的青梅竹马。

  当初安格尔因为没有带阿娜达来野蛮洞窟,还被惠比顿又吵闹又撒泼了许久。不过单方面是惠比顿在发泄情绪,安格尔没有理会他。

  “你为何突然询问我这件事?我怎会知道她的行踪。”安格尔顿了顿:“自从我离开夜魔城后,再也没有回去过。”

  “难道她失踪了?与其询问我,不如去询问她的亲人。”

  惠比顿脸上露出急色:“前天我和祖爷爷去风车镇进行物资采购的时候,见过她的父亲涅博雅队长,他告诉我阿娜达不见了。”

  风车镇就在镜中世界的附近,也是野蛮洞窟的几个航空港之一。

  “她不见了,你询问我有什么意义呢?”安格尔挑眉。

  “涅博雅队长告诉我,阿娜达说是听了你的话,想要去搏一把。已经离开快大半年了。”惠比顿急迫的道。

  听了我的话?安格尔怔愣了片刻,他好像也没对阿娜达说什么话吧?

  “她想搏什么?”安格尔皱眉。

  “巫师,她想成为巫师。涅博雅队长告诉我,少爷曾经给她说过,她还有成为巫师的一线希望。”

  安格尔眉峰紧紧蹙起,阿娜达想成为巫师,这是一开始安格尔就知道的。

  不过,阿娜达的精神力数值不够10点,达不到天赋者的边缘。正因此,当初之所以将惠比顿带到了野蛮洞窟,也没有带她,就是这个原因。

  可是,他曾经告诉过阿娜达还有一线希望?

  有么?

  安格尔深思了片刻,好像还真有这么一回事。当初他因为没有空间手镯,去暮色深井又买了很多东西,便雇佣了天生神力的阿娜达当苦力。后来,阿娜达向他询问如何成为巫师的时候,他因为心情不错,的确向她透露了一些东西。

  不过,当初安格尔之所以愿意说,是因为暮色深井自有大阵,会让非天赋者遗忘所有关于暮色深井的事。安格尔想着,哪怕他给阿娜达说了,她一介凡人,离开暮色深井也会遗忘。

  难道她没有忘记?或者说,她用其他手段记了下来?譬如,写在纸上?

  安格尔思忖片刻,对惠比顿道:“我曾经给她说过,她的精神力数值不够,想要成为巫师的唯一方法就是增加精神力数值。而如何增加,我只给她说了一个办法,得到凛夜药剂。”

  “大概,她离开就是为了寻找凛夜药剂吧?”安格尔推测道。

  “就算如此,总要有个地方去寻找凛夜药剂吧?少爷真的不知道她去哪儿了吗?”惠比顿依旧反复的念叨。

  安格尔摇摇头,在惠比顿失望的眼神中,将已经吃光扫净的餐盘递给了他。

  “她也是一个成年人了,有自己的想法,她想追逐自己的理想,就让她去吧。你担心再多,也无法改变她的决定。”安格尔说罢,将门关上。

  沉默了片刻,安格尔走到窗台前。

  他看到惠比顿一脸低落的走到庄园外,古德管家站在他身后不停的摇头叹气。

  他刚才其实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只有碰过壁后,方会学会长大。

  不过他后来想了想,并没有说出来。虽然凛夜药剂十分珍惜,但任何事情都不能说绝对,说不定执着真的能换来成功,阿娜达最终寻找到了凛夜药剂也说不定。

  这个世间每个人都是鲜活的,都有不同的人生轨迹,最终命运会将他们引向何处,谁也不清楚。

  安格尔的目光慢慢移到了另一处桑德斯的书房。

  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桑德斯的书房还亮着灯光,内里什么状况并不能看见。

  也不知道桑德斯进入了魇界没有?

  天色很暗,一朵不知何处跑来的黑云压在幻魔岛的上空,一阵闪电过后,大雨伴着雷声倾盆而落。

  看着雨水在玻璃窗户上划出不同的轨迹,安格尔突然叹了口气,摇摇头拉上了窗帘。

  日照天光,云开雾散。

  安格尔伸了个懒腰,他昨晚通宵达旦的炼制拥有神秘具象物的炼金幻境,最终炼出了五个不同的成品。样子全都是鹰隼摆件,不过鹰隼的动作和外形略有差别。

  看了看时间,已经早上七点。

  想来,桑德斯应该已经从魇界归来,毕竟进出魇界就是一刹那的事。

  安格尔收起鹰隼摆件,准备去书房报个到。

  在穿过二楼走廊的时候,安格尔遇到了古德管家,他正从厨房的方向走过来:“帕特少爷,你来的正好。今天的早点是风车镇延绵牧场的鲜牛奶,以及黄油麦包。水果选择有……”

  古德报了一串早点名目,安格尔赶紧打断他:“这些吃的先放到餐厅吧,我等会过去。”

  古德微微点头。

  “古德管家,导师那边……有动静吗?”安格尔想了想,换了种问法:“我的意思是,他有吩咐你要做什么早点吗?”

  古德摇头:“大人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一般只在一些特殊的日子会用膳。”

  “那导师今天可曾出过房门?”

  “也没有。”古德顿了顿:“不过,我昨天凌晨,似乎看到芙萝拉小姐离开了。”

  芙萝拉已经离开了?安格尔想了想,放下了心中的担忧。既然如此,桑德斯应该已经顺利的从魇界回来了才对。

  告别了古德,安格尔来到桑德斯的书房。

  不过他还没有敲门,房门内便传来一阵带着疲惫的声音:“安格尔,有什么事吗?”

  “导师,我已经炼制好了炼金幻境,我把它送过来。”安格尔赶紧从手镯里取出一排鹰隼摆件。

  半晌后,内里传来桑德斯的回话:“我知道了。”

  伴随着一道能量闪现,安格尔手中的鹰隼摆件瞬间消失不见。

  “你还有事吗?如果没事,就先退去吧。”

  桑德斯似乎并无见他的打算。

  安格尔想了想,低声询问道:“导师,关于神秘阁楼所在的区域……”

  “这事以后再聊。”

  未等安格尔说完,桑德斯直接打断了他的询问。

  既然桑德斯已经打定主意,安格尔哪怕心中充满疑惑,也只能点点头离开。

  当安格尔离开后,漆黑的书房里凭空卷起一道风。

  风吹起窗帘,晨光微微照了进来。却见满地的鲜血,伴随着滴滴答答的声响,浑身被血浸染的桑德斯,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