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67节 传承神通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近月余的时间未见到桑德斯,当安格尔重新看到他时,他正翘着二郎腿坐在书房靠窗位置的椅子上,好整以暇的晒着太阳。

  他穿的很规整,和以往的打扮几乎没有区别,繁复却严谨的黑色礼服,黑裤黑皮靴,白色蕾丝手套,以及短手杖和矮盖帽。

  第一眼如常,可当安格尔靠近后,眉峰却是蹙了起来。

  桑德斯的帽子压的很低,远远的只能看到影翳下他挺拔的鼻梁和线型明显的薄唇。可当他关上书房大门,走到桑德斯身边时,才隐隐察觉到了奇怪的地方。

  一条黑色的线穿过他帽影下遮掩的眼眸处,挂在他的耳边。

  以往安格尔也曾看到有垂链落在桑德斯的耳边,但那代表的是单边眼镜,是很多贵族巫师的标配。但这条黑色的线,明显带着布质感,与金属感的单边眼镜有明显的落差。

  “导师,我来了。”安格尔低声道。

  桑德斯没有抬头,依旧是压着帽檐,任由阳光在他身上洒下斑驳光点:“坐下吧,我正打算试验你炼制的炼金幻境,正好你来了,可以给我说说炼制时的心得。”

  “当然,我指的的心得不是炼金手法,而是你炼制时的状态,我想尝试着找出神秘具象物最后的表现方式,与你状态是否有什么内在联系。”桑德斯道。

  安格尔“嗯”了一声。

  桑德斯没有立刻着手检验安格尔的炼金幻境,依旧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你这次来找我,应该不是单纯为了炼金幻境吧?”

  安格尔点点头,他原本是想询问桑德斯这几天的状况,但话到了嘴边,却突然问不出来了。只能话锋一转低声道:“导师,这些天我已经把纳尔达之眼初步掌握了,小斑点给我的菱形晶体我也鉴定了。”

  桑德斯顿了一下,终于抬起了头,面露惊疑的看向安格尔。

  安格尔正待将鉴定结果说出来,可当桑德斯抬起头时,看到阴影下他的眼眸时,安格尔突然愣住了。

  一道狰狞的伤疤,从桑德斯额头上划下,穿过他的右眼,最后定格在颧骨上。

  桑德斯整个右眼都罩在一个黑色的眼罩内,安格尔先前看到的黑线,正是眼罩的线。

  “导师,你的眼睛……”

  桑德斯浑不在意的将帽子脱了下来,放到一旁的桌面。在阳光的直射下,也因此安格尔看的更加清晰,那道伤疤不仅狰狞,而且充满了恐怖、狂暴的紊乱能量。

  桑德斯摸了摸那道伤口的边缘:“去魇界时受了一点小伤。”

  短短一句话,平淡且无波无澜,却让安格尔仿佛看到了他背后的一场血雨腥风。

  在桑德斯说话间,他右眼的那道伤痕,还在慢慢的划下一滴鲜血。

  “伤痕上有能量残留,所以愈合情况不大理想。”桑德斯说道。

  安格尔现在却是明白了,如此恐怖的伤痕,在桑德斯回到现实界一个月居然没有一点愈合的迹象,难怪桑德斯一直避而不出。

  “导师,那神秘阁楼所在地,到底是什么区域?你在那里遇到了什么?”安格尔追问。

  桑德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腔说道:“什么也没遇到。”

  “什么也没遇到?那导师的伤是怎么回事?”

  “正是因为什么也没遇到,所以那才是更恐怖的一件事。”桑德斯苦笑一声:“那里所在的区域应该不是外围,但是不是靠近核心区域,我也不清楚。”

  安格尔还想询问更具体的事时,桑德斯摆摆手:“那里的事,以后再说吧。坐标我已经得到了,下次见到伊莉莎,我会把木锁交给她,你不用在意血色王权的事了。”

  桑德斯不愿说,安格尔知道自己哪怕追问也得不到答案,只能点点头不再言及此事。

  “那导师的伤,还有眼睛现在还好吗?”

  “伤口在愈合,不过愈合速度很慢。至于眼睛的话……我已经让芙萝拉出去帮我打听了,我准备移植一个眼睛。”桑德斯低头笑了笑,原本他还没打算移植眼睛,因为这个眸色是他家族的一个标志。但现在不得不移植,这也没办法。

  “不说我了,说说你吧。纳尔达之眼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学会的,没想到你的进度会这么快。我曾经听闻一个传言,如今的南域炼金界,天空机械城最强大的炼金术士——‘庸人’缪斯,他学习纳尔达之眼用了一个月时间。你和他,看来相差不远啊。”桑德斯重新戴上帽子,看向安格尔:“说说吧,你鉴定出那菱形晶体的结果是什么?”

  桑德斯的评价很高,但安格尔自己却很清楚,他与缪斯这种炼金天才还是有所差距,甚至和米多拉差距都还不小。若非靠着万象轴和全息平板的计算,他也没有可能在一个月内就将纳尔达之眼修习成功。

  不过,安格尔自然不可能将内中详情说出来,他从手镯里将菱形晶体取了出来,回答起桑德斯的疑问:“这个菱形结晶有很多疑问,我没有鉴定出来。但综合所得出的结果,以及我个人的推测,我觉得导师当初猜测的可能是对的。”

  桑德斯眼神一凝:“你的意思是?”

  “它应该是一种可被传承的灵魂神通。”安格尔说出这句话时,他明显感觉到了桑德斯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并且,刹那间。安格尔便再也听不到外面的虫鸣鸟叫,林中风声。

  他被桑德斯拖进了重力花园之内。

  “在外界,你说的任何话,都可能被世界之弦、时间之轮等大势所记录,所以要谨言慎行。”桑德斯语气肃然的道。

  “你确定这是一种可以被传承的灵魂神通?”桑德斯接过菱形结晶,仔细的观察,他看不出来里面有任何东西,只是察觉到极其隐晦的波动。

  “可被传承,这个我能确定。因为这是我鉴定出来所有结果中的公约数。”安格尔顿了顿:“但灵魂神通,是我结合了当初在不眠城里看到的画面,推测出来的。而且,在我鉴定的结果中,也有一条提到是灵魂神通。”

  桑德斯知道安格尔杀了胡克迪克的事,也知道那只斑点狗吸收了胡克迪克的灵魂脉络。所以,对于安格尔的推测,他其实是比较深信的。

  “灵魂神通是不离十的,但在具体知道它是什么灵魂神通前,暂时还是不要动它。”桑德斯将菱形晶体还给安格尔。

  虽然目前还没确定是否是斑点狗转化了胡克迪克的灵魂脉络,但光是这可被传承的灵魂神通,就已经坐实了斑点狗那强大的能力。

  桑德斯是很少出现悔意的,但他现在却切实有些后悔,当初在不眠城的时候就该强行带走那只斑点狗……可惜了。

  桑德斯想了想:“是不是灵魂神通,以及这个灵魂神通是什么……去问问尼斯,自然就知道了。”

  桑德斯是个行动派,说到这时,直接带着安格尔离开了重力花园:“走吧,去灵魂山谷见见我的老朋友。”

  一边说着,桑德斯的面容突然出现了一些扭曲,狰狞的伤口处,被魇幻一遮掩,重新变为了完好无损的样子。

  在去到灵魂山谷的路上,安格尔从桑德斯那儿重新拿回了那五座拥有神秘具象物的鹰隼摆件。

  他想尝试一下,用纳尔达之眼鉴定拥有神秘具象物的炼金幻境会得出什么结果。

  半晌后,安格尔带着沉思,将鹰隼摆件还给了桑德斯。

  “鉴定结果如何?”桑德斯靠在贡多拉的座位上,看向安格尔。

  安格尔迟疑了一下:“在进行纳尔达算法的运算时,我只看到了一个变量。”

  “这个变量,应该就是神秘具象物了?”桑德斯询问。

  安格尔点点头,面带惑色:“应该没错。但奇怪的是,明明只有一个变量,但我最后鉴定的结果,却是失败的。我鉴定菱形结晶的时候,有很多变量,最后都出了好几组结果……太奇怪了。”

  “一个变量,就让整个鉴定结果出了错么?”桑德斯思忖了片刻:“鉴定失败不代表它就比菱形结晶的价值高……变量等于未知,或许这个未知,限定的范围比你想象的要大。”

  安格尔大致明白桑德斯的意思。

  假设这个变量是个未知数,菱形结晶的未知数虽然多,但每一个未知数有一个限定的范围区间,譬如“X”的限定范围是0到5。但神秘具象物这个未知数“Y”,限定范围是负无穷到正无穷。

  两个虽然都是变量,是未知,但区间不同,最后鉴定的成功率就会随之变化。

  按照这个推论,倒是能说通。神秘具象物,的确是一个完全未知的变量。

  “不知道,其他的炼金术士如果鉴定拥有神秘具象物的炼金幻境,会得出什么样的结果呢?”安格尔在心中暗暗臆测,会不会也鉴定失败呢?

  安格尔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因为尼斯的灵魂山谷,已然到了。8)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