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70节 突变因由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换成任何一个人,安格尔都不会惊讶,但偏偏最后上缴亡灵资源的居然是撒卡?

  为什么是撒卡?撒卡这样做有什么目的?还有,不久前在灵魂山谷,撒卡特意与他说那番话,其实也是在彰显自己的存在感吗?

  安格尔沉默了片刻,抬头看向值守学徒,“我想要亡灵资源的消息,应该只有你知道才对吧?”

  值守学徒没想到安格尔会突然问这个问题,表情倏然僵硬,眼珠子转来转去,尴尬的一笑:“因…因为想着…如果知道的人多,或…或许就能更快的帮着先生找到亡灵资源,所以我才……”

  “噢。”安格尔轻声哦了一声,对于值守学徒将自己信息传播出去的行为,没有表达任何情绪。既然他能从值守学徒那里得到撒卡的情报,别人想从值守学徒那里得到他的讯息也很正常。

  “帕特先生,我该不会搞砸了什么吧?”值守学徒小心翼翼的询问。

  安格尔摇头:“没有。”

  然后安格尔拿出两百魔晶交给对方:“帮我取出来吧,两个单位的亡灵资源我都要了。”

  拿过亡灵资源后,安格尔便离开了资源分配大厅。

  安格尔一路上表情都很古怪,他想不通撒卡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莫非是在变相向他示好?灵魂山谷时,撒卡来他面前说一通浑话,其实也是在向他低头?

  似乎也不是这样的,至少安格尔当时没有感觉出撒卡的意图。

  想起以往,撒卡其实也做了对他而言很古怪的事,譬如当初爆出胡克迪克注射了魅妖血脉后形象的人,就是撒卡。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了胡克迪克的形象,估计最后也不会那么顺利的将胡克迪克找出来,并加以制裁。

  所以,依照撒卡以往的定位,他似乎常常做一些对他自己并没有什么意义的事。

  安格尔想不通,但他也不再去琢磨撒卡其人的性格了。

  “就当是示好吧。”安格尔低声自喃,不过这份示好能维持多久,就看撒卡他能克制多久了。

  重返幻魔岛后,安格尔打算先去桑德斯书房找他,可在客厅的时候被古德管家拦住了:

  “帕特少爷,莱茵阁下正在大人的书房,若是少爷现在过去,恐有不妥。”

  沉默术士,莱茵姆特?

  面对安格尔的疑惑,古德回以颔首。

  “我知道了。”安格尔想了想,决定先去到二楼的客厅等待。莱茵阁下到来,应该不至于彻夜长谈吧?

  一楼还未觉什么,到了二楼,整个空气全都被一股沉寂的气氛凝固住了。

  明明没有任何能量波动,也没有见到任何噤声的结界,但安格尔却怎么也无法开口发出任何声响。

  他只能靠在柔软的沙发上,一边假寐一边等待着这份长久死寂的尽头。

  假寐的时间并不长,他便等到了变数。

  不过这个变数却不是因为莱茵阁下的离去而出现,而是一股强大的宛若天地睥睨的力量,倾覆而来。

  这种感觉就像当初桑德斯的重力花园构建而成时,世界意志将目光投了过来,哪怕只是一瞥,也让安格尔感觉到莫大的压力,仿佛有千斤之重压在身上。

  安格尔迟疑了片刻,从客厅走了出来,走到二楼走廊的公共阳台。

  才走到阳台,安格尔便看到漫天正在浮荡的电蛇游龙,还有那庞然到一眼见不到尾的巨大黑云。

  黑云浩浩荡荡,遮掩了整个幻魔岛,甚至延绵了几十里,将永恒之树的大半树身都遮蔽了进去。

  黑云还在翻滚,而且越是动静大,越是有电蛇攒动。

  风动,雷鸣。安格尔一脸迷茫的看向远方森林,所有的树木都被吹拂的动摇不止,幻兽在森林中悲鸣,时不时雷电闪下,将幻兽击打成焦炭。

  不仅如此,安格尔甚至还看到有黑魔影仆被闪电击中。

  明明那道闪电看上去很慢,但没有任何人或者动物能避开它的袭击……因为在这黑云压顶之下,威势绝强之中,每个生物的双腿仿佛都灌了铅一般,根本无法跑动起来。

  安格尔小时候喜欢跟着乔恩背诗,他记得有一首诗是这么说的“黑云压城城欲摧”,虽然这句话的本意与如今的状况并不相符,但如果光是从表意来看……黑云滚荡,压城而来。千军万马在自然伟力之下,宛若粉尘,毫无作用。这幅末日图案,和眼前之景何其相似!

  这就是伟力,掺杂了大意志的伟力!

  安格尔眼睛因为惊讶而瞪的滚圆,从黑云的覆盖范围来看,幻魔岛绝对是正中心!可是,为何偏偏会是这里出现大意志的伟力?

  难道桑德斯又建造了一个巫术花园?还是说,幻魔岛有什么事情,引起了大意志的注意?

  突然,安格尔脑海里闪过莱茵姆特的形象,这强大的异象,是在莱茵到来后才出现的。莫非是莱茵到幻魔岛做了些什么?

  亦或者,莱茵阁下终于踏出了那一步?

  在安格尔惊疑万分的时候,整个野蛮洞窟也在一种惶惶然的气氛之中。

  镜中世界的气氛已经很久没有这般紧张了,全因为天空中那延绵不知尽头的黑云!哪怕是当初重力花园建造出来的时候,大意志光顾也没有带来这般的威压。

  而且,这个黑云还带着强大的威胁感。

  所有人亲眼所见,被称为‘木叶花蔷’妮安.夜瑟薇,这位强大的自然巫师,刚刚升上空想要到幻魔岛看情况的时候,就被一道闪电劈了下来。

  若非树灵大人及时救援,说不定妮安阁下已然遭受重创。

  所以,连正式巫师都可能遭殃,其他巫师学徒怎会不害怕、不惶然。这种末日之景,就像是一块大石头压在所有野蛮洞窟学徒的心上。

  在树灵大殿,夜瑟薇经过树灵的救治,伤势已经痊愈。她美目顾盼,扫过一向并不喜欢的树灵,最后还是拉下脸道了声谢。

  树灵厚脸皮一笑:“被我这个老流氓救下,是不是感觉很不爽?”

  夜瑟薇白了树灵一眼,她一直想不通,如此伟大的永恒之树,为何会幻化出这种衣服不穿正经,喜欢在外果奔的自然之灵?作为自然巫师,她都觉得羞愧。

  可树灵好歹也救了她,她只能勉强自己:“并没有,还是很感谢树灵大人的救援。”

  夜瑟薇站了起来,走到叶脉之上,看着天空中越来越扩张的黑云,眼底带着一丝惊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树灵走到她身边,毫无顾忌的双手抱着后脑勺靠在树挂上:“我知道啊,你问我啊。”

  夜瑟薇回过头,一眼就看到树灵那腋下浓郁的毛毛,她嫌恶的闭了闭眼:“树灵大人不吝指教。”

  树灵见自己的腋毛攻势成功恶心到了夜瑟薇,勾起唇角,好心情的道:“大概是因为有什么东西触动了世界意志了呗。”

  “具体会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巫术花园?”

  “谁知道呢,幻魔岛中心区域已经被世界意志全全围住,我可看不到内里的情况。不过想来应该没什么,毕竟……莱茵阁下如今可是在幻魔岛。”

  “莱茵阁下在幻魔岛?”一道疑音,从洛克华社的中心处响起。

  洛克华社,也是一座漂浮在永恒之树附近的云岛,岛上长满了黑暗的荆棘与刺血的蔷薇。在洛克华社的中心位置,有一座被大量藤蔓与蔷薇束缚住的巫师高塔,这就是鲜血女巫芙萝拉在野蛮洞窟的属地。

  “没错,我刚才来你这儿的时候,正巧看到莱茵阁下进到幻魔岛,我投过去了一道目光,看到他进了桑德斯的书房。然后就被桑德斯发现了,我眼睛差点被他的幻术给刺瞎。”说话的女子穿着一袭玫瑰长裙,靠坐在精致的石床上,石床中间摆着个小桌子,上面有香气四溢的茶水。

  石床另一端,芙萝拉裹在一袭纱袍中,抱着膝盖看向巫师塔外的天空。

  “莱茵阁下去导师那里做什么?这强大的威压,又是什么?”芙萝拉低声自喃。

  “不知道,不过我猜测应该是莱茵阁下引起的,说不定是要踏入那一步了呢?”玫瑰长裙的女子道。

  “根据我以前看过的咨询,踏出传奇一步,可不是这般清风细雨。”说话的是坐在另一边书桌上,不知记录着什么的少年:“我想莱茵阁下如果真的要踏出那一步了,他应该不会选择在镜中世界。传奇之路,一步一毁灭,以庞大意志的抹煞下,镜中世界会很快化为混沌虚无。”

  “所以,莱茵阁下若是对野蛮洞窟有点感情,应该不至于在此时此地踏出传奇。”少年拿着红笔轻轻一点,顺利的在白纸上划下句点,然后走到芙萝拉身前恭敬的鞠了一躬。

  “导师,你布置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

  芙萝拉没有立刻接过,而是淡淡的看了少年一眼:“斯派维,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我收下你只是看在导师的面上。”

  少年讪讪一笑。他正是当初在不眠城被桑德斯救下的斯派维,曾经的“小恶魔”格拉克。

  芙萝拉:“下去吧,别留在这里碍我眼。”

  斯派维正打算退走,玫瑰长裙女子却叫了一声:“等等。”

  芙萝拉皱眉:“丽安娜,干什么?”

  丽安娜露出缱绻笑容:“芙萝拉,你这徒弟很有意思嘛,了解的东西好像不是一般的多,可如今看上去好像也才一级学徒。”

  芙萝拉沉默了,没有像丽安娜解释斯派维的身份,哪怕她与丽安娜是挚友闺蜜,但还是需要各自的保留地。

  丽安娜也不在意,看向毫无惧色的斯派维,笑着问道:“你刚才说,这不是踏入传奇的景象,说的有眉有眼的,看上去你了解的不少啊。那你不妨再说说,既然不是传奇之兆,那这占据了大半个镜中世界的黑云,到底是为何而来呢?”

  斯派维耸耸肩,眼珠子一转:“我觉得,可能是安格尔引起的。”8)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