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73节 真知门槛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一都是踏上真知巫师的人,自然知道创造一途有多么难。格蕾娅之所以多年无所寸进,也是因此。故而,莱茵虽然对格蕾娅创造出术法并不怎么惊讶,但心中还是很好奇,格蕾娅到底有没有选择改道。

  “虽然改道很难,但格蕾娅想在创造之路上更进一步,却是更难。”

  “你的意思是,格蕾娅改换了个人之道?”

  “这也说不定,等结束的时候就知道了。”

  大意志会阻拦所有闯路之人,但也会嘉奖闯过此路之人,这是一种古怪且矛盾的机制。大意志为何会这么做,这是很复杂的课题,很多巫师都在研究,但这并不是现在他们讨论的时机。

  只要知道一点,当闯过此路之人出现后,会显示某种相关的异象,来表明大意志对这条路上的巫师嘉奖。

  他们想要知道格蕾娅是否改道,等到最后看大意志的嘉奖是什么就知道了。

  “想当初,格蕾娅的创生术显示的异象是多么浩大庞然,谁人会料到,一位美食巫师居然做到了这一步。”莱茵感慨一声,回想起那时他看到的景象:

  ——位面滋生,美食自成,大海酿酒,云流成蜜,世界之乡就是筵席之末。

  桑德斯也颇为感慨:“我也听说,当初有人经过云络海的时候,连风中都还有上等肉糜的味道。闻风即果腹,延绵百日也不止息。”

  云络海就是当初格蕾娅的芭比餐厅停留的位置,也是她创造出创生术高调成就真知巫师的地方。格蕾娅自从在云络海创造出了创生术后,异象持续了数百日,在云络海光是餐风饮露就能饱眠。这等异象,也只有逆天级别的术法,才能造成的轰动场景。

  “纵然格蕾娅走的不是创造一途,但目前这般意志气息,也实在骇人至极,恐怕也远超同侪。”莱茵的目光也投向了湖边的那座魔力小屋,哪怕如今有大意志的干涉,他并不能看清内里具体情形:“格蕾娅不愧是能扛起美食系大旗的天才巫师。”

  莱茵感慨到这时,突然像想起了什么:“如果你不想选择萨曼莎,其实你也可以考虑一下格蕾娅,毕竟我们野蛮洞窟还没有一位美食巫师,这样会让我们放弃很多有美食系天赋的学徒种子,实在是可惜啊。”

  桑德斯面无表情的回应:“与我何干?如果莱茵阁下好这一口,不如莱茵阁下去接棒?毕竟你也快千年没有续弦了,对了,格蕾娅应该会留在幻魔岛一段日子。”

  莱茵尴尬一笑,“我不是看格蕾娅如今的形象比以前好很多不是么。”

  桑德斯冷哼,却不回应。

  安格尔在后面听的好笑,如果格蕾娅知道这一茬,估计会立刻跳脚。格蕾娅在背地里,可没少对着安格尔说桑德斯的坏话。

  原本在安格尔眼中,高冷严谨的老学究、掌握整个野蛮洞窟生杀大权的莱茵姆特,经此之后,被他贴上一个热衷拉郎配的标签,形象立刻接了几分地气。

  当黑云蔓延到将整个永恒之树都全部笼盖住的时候,一沉不变的威压终于出现了一丝变化。

  天地意志,在某一刻突然转变,原本是如黑云压城般,给人以强大的心理威赫。但如今却像滚滚洪流,开始冲刷着所有人的精神与肉身。

  安格尔原本还在看戏,因为这一辄,倏地半跪在地。

  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十分的难受,仿佛身心灵都出现了裂缝,像潮水一般被不停的冲刷。

  不仅仅是安格尔,所有被黑云笼罩的范围内,几乎都感受到了这种压力。

  但其他人顶多是感觉千斤压顶,虽有不适,但也不是不能忍。惟独在幻魔岛上的生物,承受着远超他处的压力。

  “撑一下,这对你不是什么坏处。”桑德斯低声向安格尔道。

  安格尔费力的点点头,然后抓住边上的栏杆,极力的让自己不趴在地上,但纵使如此,他如今的形象也不见得有多好。

  莱茵看了过来,笑着向桑德斯道:“你比以前温和许多。”

  桑德斯笑笑,若是莱茵知道引起这场风云变幻的最大源头其实是安格尔炼制的神秘具象物,估计会比他现在还要温和。

  随着这威势的变化,湖岸边的魔力小屋也出现了动静。

  一道模模糊糊的影子,穿过了魔力小屋的屋顶,漂浮到了半空之中。

  在山岚火燎,雷云电蛇的背景下,这道影子就像独自面对千军万骑的逆行者,高昂着头,直视着大意志的垂青。

  “咦,居然是真知之灵,没有将肉身带出来?”莱茵疑惑的道。

  漂浮在半空的影子并不是格蕾娅如今的半青少女形象,而是一个肥腻层叠的“肉山大魔王”形象。

  无论是莱茵亦或者桑德斯都认了出来,这并不是格蕾娅的肉身,而是她的灵魂。

  “她的肉身还是个学徒,面对如此广大的意志,承受不来的。”桑德斯道。

  莱茵恍然,对于格蕾娅找桑德斯帮忙寻找肉身的事情,其他人并不知道,但他却是了解详情的。毕竟,一位非组织的巫师要留在野蛮洞窟,说什么也要向他知会一声的。

  黑云之下,格蕾娅的真知之灵不停的变化着,似乎正在与大意志进行着博弈。

  格蕾娅的表情时而痛苦,时而迷惑,时而感怀,时而愤恨。谁也不知道她在经历着什么,但这是创造术法必经的过程。

  大意志会阻拦所有闯路之人,只有经过这一关,才能得到真正的嘉奖。

  “你觉得格蕾娅能不能经受住大意志的考验?”莱茵淡淡道。

  “以格蕾娅的资质,加之她此前已经有过经验,想来闯过此路并不难。”桑德斯顿了顿,勾起一抹笑:“而且,大意志真的是在阻拦么?莱茵阁下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

  莱茵笑了笑,严肃的脸庞多了几分柔和:“是阻拦。不过是给浑水摸鱼之人的阻拦,对于真正闯路之人,这不过是一场检验。检验有没有资格,踏上这条路。”

  大意志是一个毫无思维的意识聚合体,它是一种脉络,不会对任何逆行倒施的事情做出惩罚,也不会对任何顺流直遂予以奖励。唯有当你接触到它的层次,方才知道它的念达。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这是大意志对于这无尽位面的超脱者,唯一的门槛。这个门槛,对于巫师而言,便是踏上真知之路的关键。

  格蕾娅本身已经是真知巫师了,如今不过是在创法罢了。对于这一个门槛,自然是毫无阻碍的跨越。

  随着格蕾娅跨出这一步,所有的黑云纷纷散去,压在所有人身上的秤砣,随之消失。

  云散去,然痕迹残留。

  风静止,然林火未消。

  哪怕末日一般的黑云消失,幻魔岛依旧疮痍遍布,以往山清水秀,鸟兽合鸣的秀丽之岛,经历了这场来去匆匆的考验,尽皆消失。

  安格尔好不容易在汗水之中捞起身,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景象。

  莫名有些悲戚。

  不过安格尔却发现,无论是桑德斯亦或者莱茵,都没有对此表示任何的态度,而是继续望着半空中静滞不动的格蕾娅灵魂,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安格尔也随之望去,不过他什么也没发现,倒是看到不少的黑影从远方天空纷至沓来。

  这些黑影几乎都是野蛮洞窟的正式巫师,在黑云弥散后,他们全都第一时间造访幻魔岛。

  不过,幻魔岛哪怕疮痍遍布,该有的布防也未曾消失,没有经过桑德斯的同意,没有人敢踏进来,只是飞在高空之中,远远的望着幻魔岛中央的情况。

  惟独一人,赤着滑腻玉足,拿着一把猩红色的华丽小伞,悠悠荡荡的飞进了幻魔岛的庄园。

  “导师,莱茵阁下。”来人飘荡了一圈后,凭空坐在了桑德斯的身边。恰好一旁就是汗水淋漓的安格尔,她笑着对安格尔道:“不过一些小小的压力罢了,你就这副模样,真是羸弱啊。我最近得到一瓶夜之使魔的血脉,要不你拿去先用着?”

  安格尔露出苦笑:“芙萝拉小姐,你就别打趣我了。”

  莱茵这时也插嘴:“夜之使魔的血脉不错,我看你的肉身的确不怎样,使用这个血脉对你应该大有裨益才对。”

  芙萝拉愣了一下,她自然知道投影血脉的事,所以才故意这么一说,打趣一下安格尔。但这时莱茵姆特突然关注了这边,她就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话茬了。

  桑德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夜之使魔的血脉纵然不错,但莱茵阁下应该听说了,安格尔是魇魂体。融入魇界魔物的血脉,方能发挥最大的效用。”

  “也对,不过魇界魔物的血脉应该不好取得吧?”

  “这次我为格蕾娅去找回肉身时,会去注意的。”

  桑德斯一个打岔,话题慢慢的走向了另一边。安格尔原本还处于一脸懵的状态,不知怎地莱茵阁下居然关心起他的血脉来,可还没等到莱茵的下文,就突然听到了桑德斯的话。

  桑德斯说:他要去给格蕾娅寻找肉身?!

  安格尔的心里一个激灵。格蕾娅的肉身,是在魇界里丢失的,这个他很清楚。

  所以,格蕾娅之所以一直留在幻魔岛,其实是为了拜托导师去帮她寻回肉身吗?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