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76节 格蕾娅的抉择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另一边。

  格蕾娅抬手一挥,就挨在花房的附近,便有一棵闪烁着金灿灿光芒的树苗破土而出,并且迅速成长,转眼间就成为了一棵参天巨树。

  整棵树完全是金黄色的,并且散发着迷人的香气。

  格蕾娅特意化出一道微风,醇厚的香味便随风飘向了宅邸二楼的公共阳台。

  “这个味道……”芙萝拉嗅了嗅,表情略微古怪。

  桑德斯闻到这股味道后,却是微微摇头轻笑。

  莱茵则是一脸迷惑:“好大一股奶香味,是从那棵金黄色大树上弥散开的,可格蕾娅这一手意涵何在?”

  “不知道。”桑德斯的言语中带着可察觉的笑意:“大概是在展示自己的创造之路吧?”

  “是么?好像也说得通,格蕾娅毕竟是美食巫师,搞出一株能够产/奶的树,也能当做原材料。”莱茵似有所悟的道。

  莱茵却是没有发现,他们在对话的时候,安格尔却是一脸赧然的低下头……先前格蕾娅传声过来,说要送给他一件礼物,该不会就是这棵树吧?!

  这礼物也太……棒了吧。安格尔虽然心中有些耻度,但无奈闻着香味,就已经开始分泌唾液了。

  格蕾娅搞出一颗金灿灿的奶果树后,摇曳着硕大身躯,走了过来。伸出尖利且涂抹丹朱的指甲,轻轻在树皮上一划,就有淡金色的奶液滚滚流出。

  舔舐了一下手指,格蕾娅暗暗思忖,味道还算醇正,而且达到了初阶食材的标准,对人体有益无害。不过没有甜味,也不知道安格尔会不会喜欢?

  格蕾娅想了想,又在这棵金灿灿的奶果树下挥出了一片零星的白点小花。

  这些小花也散发着甜腻的气息,配合奶果树液,味道应该比较适合安格尔的口味吧?

  做完这一切,格蕾娅也感觉到灵魂体内,大意志给予她的嘉奖之力已经完全消失。虽然心中有些失落,但她并没有遗憾。

  嘉奖给她的创造之力,不过是让她提前看到了“诞生术”未来的情景。凭空造物,甚至直接制造了入阶食材,这些都是诞生术的前景……只要她以后不断努力,她早晚也能做到这一步。

  格蕾娅最后再次朝着安格尔看了过去,这一次能突破关键,完全是多亏了安格尔。

  若是没有神秘具象物,她可能还要数年甚至数十年才能寻求到突破,这份恩情,格蕾娅自然是记在了心底。

  可格蕾娅这回却并没有看到安格尔,因为她的视线在半途就被桑德斯的拦截了。

  桑德斯挡在了安格尔的面前。

  当格蕾娅看过来的时候,桑德斯微微眯眼,眼神里充满着复杂晦暗的情绪。

  格蕾娅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桑德斯是什么意思,可再看看旁边的莱茵姆特,以及天空中围观的众巫师,格蕾娅心中却是突然亮堂起来。

  安格尔幻境中的神秘之感帮助她突破了关隘,这若是传出去,简直就是爆炸性的消息。估计,就算是桑德斯用尽全力,或许都保不了安格尔的安全。

  除非是将安格尔囚禁起来。

  但囚禁安格尔,也等于毁了他的前程。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在一切不好的后果发生前,将危险扼杀于摇篮。

  看桑德斯的表情,现在应该除了他与自己,其他人并不知道神秘之感的事。他挡住安格尔,也是在向她发出警告。

  格蕾娅了然于心,将目光从桑德斯身上移开,然后漫不经心的转向莱茵姆特,仿佛她一开始就准备与莱茵姆特对话般。

  “莱茵阁下,我现在身体状况多有不便,再加上先前收获良多需要沉淀,就不过来打招呼。等此间事了,我会专门上门拜访。”

  莱茵也了解格蕾娅现在更需要的是静修体悟,毫不怀疑的点点头,任格蕾娅旋身离开。

  格蕾娅慢腾腾的飞进了湖边的魔力小屋,她的表情不断的变幻,似在计较着什么事,最后她看向放在桌子上的“梦幻双生”,凝视了半晌,微微叹了口气。

  她其实也在心里计较着安格尔的事。

  刚才她还沉浸在创造出“诞生术”的喜悦上,没有去考虑安格尔的事,但现在回过神后,回想着体验神秘之感所带来的强大助益,让她有些踟蹰了。

  她站在桑德斯的立场,她理解桑德斯的行为,要保护安格尔。

  但她毕竟不是野蛮洞窟的人,她现在要考虑的是另一件事:

  ——她该把自己摆在什么位置,做出什么选择,才能在这件事情上得到最大的利益?

  也就是说,她现在该摆出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安格尔,才能让她自己能得到最大利益。是激进?亦或者平和?

  格蕾娅思忖良久,她最终还是决定先维持目前的状况。她与安格尔本身的关系就很良好,再加上托比作为中间的友谊系带,她若是做强迫性的手段,绝对不如现在这般来的稳妥。甚至,可能还会恶了与托比的联系。

  更何况,安格尔对他有恩,她又有求于桑德斯。格蕾娅想到这,已经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抉择了。

  她原本就是在投资安格尔的未来,如今安格尔方方面面都证明了他的前途无量,现在去扼杀他,等于白费了她前面所有的心思。

  格蕾娅也不是笨人,做出抉择后,立刻开始站在安格尔同盟方的角度上去想,该如何保护安格尔的特殊之处不被其他人。

  目前来看,就是先保密。谁也不能说,包括她自己背后站着的糖果屋。

  还有,她也要想想说辞,如何去解释她创出诞生术后,第一眼去看的安格尔,以及为何会特意向安格尔传声。她相信,刚才她的这一行为,明显不符合逻辑,说不定就会引起其他巫师的猜疑。

  格蕾娅思索片刻后,心中已有一计升起。

  “与其掩饰,不如正视。”原本她还想着去拜访莱茵姆特的时候说些什么,她现在却是有些想法了。

  解决心中之忧后,格蕾娅又开始琢磨起另一件事。

  安格尔在幻境中藏匿的神秘之感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亲身感受到,那个神秘之感是有助益她领悟诞生术的关键,但它的功效真的可以逆天到让所有巫师都领悟到术法吗?它难道一点都没有限制吗?

  这一系列的问题,格蕾娅还需要与桑德斯和安格尔相商一下。

  不过,这些事情都是以后再说,现在对格蕾娅最关键的事,还是沉淀!大意志给予她的嘉奖之力,让她有很多的体悟需要去记录,若是遗忘了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格蕾娅抛开脑海中纷纷扰扰的思绪,来到密室开始静修。

  在格蕾娅静修的时候,因她而起的这场热闹,还在延烧。因为大意志的退去,不仅巫师围住了幻魔岛,就连一些学徒都赶了过来,在幻魔岛周遭发表各自议论。

  “明明我看到幻魔岛在火焰中已经毁去,可为什么又突然重归完好,这简直不可思议!”、“莫非是幻魔大师在实验幻术?”、“就算实验幻术,也不至于引起那么多正式巫师的关注吧?而且,‘木叶花蔷’妮安阁下若非树灵大人救援及时,也差点受重伤。我猜测,幻魔岛可能另有猫腻。”

  学徒的猜测当不得数,没几个人当回事。

  不过,巫师其实也在猜测,他们猜测格蕾娅究竟创造了什么术法,居然引起如此大范围的黑云密布,大意志的威势也强大到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他们猜测格蕾娅为何会出现在幻魔岛?以及,格蕾娅为何会在幻魔岛领悟术法?

  当然,也有一小部分心中有疑惑,格蕾娅为何会注意安格尔?不过,这依旧只是一小部分,而且这个问题也没有什么探讨性,故而倒是没有人真正提出质疑。

  面对巫师们的猜测,莱茵发话了:“别猜了。格蕾娅留在幻魔岛是经过我批准的,她在这里创造术法……这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她爱在哪儿创造就在哪儿创造,说不定幻魔岛让她有灵感。至于,她创造的术法是什么,格蕾娅亲口承认,她这边事了会来拜访我,到时候她自然会说的,你们也不用着急。”

  “但看她先前随手造物,想来也是与创造一途有关的术法。”莱茵最后还是忍不住赞叹一句:“格蕾娅不愧是天纵之资啊!”

  莱茵的话,定调了巫师们的所有疑惑。反正,等格蕾娅亲自拜访莱茵后,他们的疑惑也会迎刃而解的。

  见到巫师们纷纷散开,莱茵感慨一句,也准备告辞。

  不过在离开前,莱茵再一次和桑德斯说道:“没想到我来找你谈事,居然还碰到了这样一件突发事情,倒是巧了。”

  桑德斯但笑不语。

  莱茵又道:“我先前在书房和你说的事,你可要仔细考虑。毕竟,你马上就要前往深渊了,小心一点准没错。”

  桑德斯点点头:“黛妮夫人的手段不外乎纵合外人,想要在事成时半途劫道,我心理有数的。”

  “你自己清楚就好。对了,别忘记你去深渊之前,先到我这里来一趟。”

  说罢,莱茵旋身即走。

  在路过安格尔身边的时候,莱茵脚步突然顿了顿,对安格尔露出淡淡一笑,然后才继续前行,消失在幻魔岛。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