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77节 传承菱晶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等到莱茵离开后,安格尔的表情却是出现几分迟疑。

  先前莱茵离开时对着他的那一笑,让他很是困惑。那笑容明显带着些高深莫测的意味,似乎隐隐意有所指,难道莱茵猜出来今日之事与他有关?

  “你楞着做什么?”

  直到桑德斯拍了拍安格尔的肩膀,安格尔方才晃过神来。

  “别想太多,到我书房来。”桑德斯转身往走廊走去。

  安格尔一边跟上他的脚步,一边回望了一下阳台,空荡荡的一片。在他先前沉思的时候,芙萝拉也离开了。

  去往书房的路上,桑德斯的表情一直带着寻思,未曾开口说一句话。

  直到他们来到书房后,桑德斯才打破了沉默:“格蕾娅的事,等会到重力花园去说。你先等我一下,我处理点事情。”

  桑德斯坐到书桌前拿出纸笔,飞快的写了一段话,并且用魇幻之术进行加密。等到纸条上的文字全都变成扭曲的蝌蚪,并且汇聚成团状后,桑德斯才将纸条对准窗外的方向,然后只见手中光辉一闪,纸条便从他手上消失不见。

  桑德斯将纸条送出去后,又沉思了片刻,才抬起头看向安格尔:“我看你表情一直很奇怪,还在想格蕾娅的事?”

  安格尔摇头,将先前莱茵对他微笑的事说了出来。

  桑德斯听完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达到莱茵阁下的层次,他的任何举动都在贯彻自我,并且天性就可以趋利避害,他或许对你有所疑惑,但这并不重要,巫师对任何事情都抱有疑惑。而且,你也处理不了莱茵阁下那个层面的事,所以你不要想太多,否则只会徒增烦恼。”

  安格尔也明白这个道理,但莱茵的微笑就像是一个印记般,让他从内心深处觉得不安。

  桑德斯伸出食指,遥遥对着安格尔的眉心一点。

  一股温暖清澈的力量钻进眉心,然后自眉心处扩散到安格尔的整个大脑。原本让他忧心忡忡的不安,在这股力量的抚慰下奇异消失不见。

  “莱茵阁下的事,你别担心。我刚才传讯的纸条是给格蕾娅的,她看到后会知道怎么做的。”

  安格尔被桑德斯带进了重力花园。

  巫术花园属于另类的小世界,完全独立自主,所以可以屏蔽一些特殊的侦测手段,对预言巫师的窥探,也有防御奇效。因为神秘具象物之事太过震撼,为了防患于未然,桑德斯才选择在重力花园与安格尔进行对话。

  桑德斯:“现在可以说了,刚才格蕾娅给你传声,说了些什么?”

  安格尔迟疑道:“她就说送给我一个礼物。”

  “礼物?那颗流出金色奶液的树?果然,那棵树是给你的,我猜也是如此。”桑德斯顿了顿:“不过,格蕾娅不可能无缘无故送你一棵树,肯定是她觉得亏欠你什么。”

  “所以,格蕾娅这一次突然创造出术法,原因想来就没跑了,应该就是与你有关,否则她不可能平白无故送你一棵树。”

  “神秘具象物!”安格尔与桑德斯几乎同时将关键点了出来。

  桑德斯坐到靠椅上,手指有规律的轻轻点着桌面,发出‘叩叩叩’的轻响:“这段时间,格蕾娅一直沉迷在你炼制的幻境中,不可能有什么时间去创造术法。所以,答案只剩下神秘具象物了,格蕾娅还是找到了神秘之山上由概念所化的神秘具象物。”

  安格尔也得出这个结论,正因此他满脸的纠结:“导师,格蕾娅大人真的是因为神秘具象物而领悟的术法?”

  “领悟术法?”桑德斯摇摇头:“怎么可能,创造之术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领悟。”

  “不是靠着神秘具象物吗?”安格尔眼睛一亮。

  “格蕾娅创造的术法,绝对是沿着她原本的老路。不可能单靠神秘具象物,凭空就能领悟。”桑德斯稍微解释了一下格蕾娅的创造之术,尤其说明了格蕾娅自从靠创生术踏入真知后,这么多年一直未有寸进。

  “这些年来,格蕾娅虽然一直没有研究出第二个原创术法,但不代表她什么都没做。”桑德斯淡淡道:“我可以肯定,她今日创造出来的术法,99的原因都不在神秘具象物身上,而是她这些年的付出与努力。神秘具象物能沾边的,只有那1。”

  听到这,安格尔也松了一口气,桑德斯的这番话,至少让他明白了神秘具象物在创造术法的比例上并不是占主导位置。

  桑德斯见状,却是摇头冷笑:“不过,有些时候那单单的1,却是比那99还要关键。所以,你也别放松的太早,就算神秘具象物只能助益于那1,一旦传出去,你也休想过的安稳。”

  安格尔也明白这个理,就像是修行的壁障。前面的修炼按部就班就行,到了最后要晋级时,那小小的一步,却始终无法踏出。如果神秘具象物的作用,是助力于这最后一步,那他的确是开心的太早了。

  “具体神秘具象物对格蕾娅的术法创造,助益了哪一部分,以及助益了多少。等格蕾娅出关后就知道了。”桑德斯道,“格蕾娅的事暂时先放到一边,我要给你再次重申的是,关于神秘具象物,在你没有成为真知巫师前,一定不要再外传出去。”

  安格尔点头。

  “尤其是芙萝拉,绝对不要告诉她。”

  安格尔一愣,“连芙萝拉小姐都不能说吗?”

  “她如果知道神秘具象物的功能,就别想安心的去走自己的路了。而且,一旦借助你的神秘具象物,她离真知之路可能会越来越远,这对她反倒是一种伤害。”

  桑德斯自己很清楚,他领悟“凋零术”的时候,说的好听点是他领悟的,但说的难听点,其实是冥冥中被未知存在引导而领悟的凋零术。

  是他在领悟凋零术,还是凋零术自己凑上来的,他也很难说清楚。因为,凋零术与他真的毫无关联,他就算要创造一个戏法,也绝对不会想到去创造凋零术。

  可以说,凋零术与他选择的真知之路,完全是南辕北辙。

  如果芙萝拉被“诱导”领悟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术法,说不定就会出现“岔道”的现象。连自己未来的路都看不清楚,想要踏上真知那是更不可能了。

  “我明白了。”安格尔颔首。

  桑德斯摇头叹道:“你这轻飘飘的鼓捣出神秘具象物,后续麻烦的事情还多着呢。现在你还看不出来,但随着时间流逝,潜藏在海面下的东西,会越来越难以隐藏。”

  虽然话是如此说,但桑德斯对于安格尔弄出神秘具象物,却是喜更多于忧。因为,他与安格尔不仅仅是师徒,同时也是利益共同体。安格尔的底蕴,也是在他这一脉的底蕴。

  自己一脉的底蕴增加,再苦再累他也要跑去收拾这个烂摊子。

  “所以,你现在也是在和时间赛跑。如果你跑赢了那些逐渐翻腾的暗涌,一切迎刃而解。如果你跑不赢,那就做好成为一只笼中雀的准备吧。”

  安格尔明白桑德斯说这番话的意思,其实就是在警示他,当秘密再也隐瞒不了的时候,他如果实力够强大,光是靠实力就可以不被他人说欺压。但如果那时他还是一个小虾米,就只能成为养在笼子中的金丝雀,一辈子为取悦他人而存在。

  桑德斯靠在椅子上,看着安格尔的眼神,从变幻到坚定,从迷茫到明晰。

  桑德斯低声笑了笑,安格尔虽然总做些不让他省心的事,但还好的是,他不像芙萝拉那般莽撞,知道自己该要什么,也知道自己要达到目标需要做什么,这就足够了。

  “好吧,此间事暂时告一段落,现在该说说那个菱形结晶了。”见安格尔看了过来,桑德斯道:“你现在有什么决定?”

  安格尔从手镯里拿出菱形结晶,向桑德斯点头:“我打算使用它。”

  桑德斯不置可否:“如果它传承的真的是魂维之道,对你百利而无一害。不过就看他是直接将魂维之道传承给你,还是单纯传承魂维之道的知识了。前者你大赚,后者只能说聊胜于无。”

  “如果它传承的不是魂维之道,那你就要稍微小心点了。”

  桑德斯说罢,“不过,第二种可能性不大。你要使用它的话,现在使用吧,正好我为你护持。”

  安格尔点点头,将菱形结晶放在掌心,长吁了一口气。

  传承这个结晶的优点与缺点,桑德斯都已经说了。安格尔自己也衡量了一下得失,总的来说,传承它,就算是最差的情况,应该也差不了哪里去。而最好的情况,却可以让他节省数十年的工夫,战力也会因此大翻。

  得失之间,安格尔都不会太差。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何不赌一把呢?

  根据纳尔达之眼的鉴定所得,只要将菱形结晶碰触到眉心,精神力探入水晶中,便能得到传承。

  想到这,安格尔将菱形结晶对准眉心,轻轻的触了上去……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