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78节 固化的术法模型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菱形结晶在接触到皮肤的刹那,便化为一道流光,钻入了安格尔的眉心。

  电光火石间,无数的信息流倒灌进他的脑海。与之而来的,还有那带着法则律动的灵魂气息。

  在灵魂脉络的包裹下,安格尔不自觉的闭上眼,脑海里的信息流在他的思维空间中徘徊组合,灵动的变化,就像在演化着什么。

  安格尔的注意力,完全被那不停演化的信息流吸引住了,就像是在看一场电影般,完全沉迷在信息所编绘的各种组合里。

  在桑德斯的眼中,安格尔则处于一种玄之又玄的奇妙状态,法则气息侵染着安格尔的全身,灵魂半出窍,肉身却在自主呼吸。

  实质化的信息流,不仅进出于安格尔的思维空间,就连灵魂附近都包裹着一层信息洪流。

  桑德斯在仔细观察后,确定安格尔正在读取这些信息洪流,并且这种状态还会持续很久时,便坐到了安格尔的对面。

  将一排五个魔隼的雕像摆件放在了桌子上。

  这五个摆件是安格尔炼制的拥有神秘具象物的炼金幻境。

  从目前来看,安格尔获得菱形结晶里的传承应该没有什么危险,所以桑德斯决定趁着这段时间,将神秘具象物的数据进行详实的测试。

  其实,桑德斯一早就想要测试了,无奈眼睛丢失,伤势恶化,这段时间都在进行补救措施。直到昨日,伤势才趋于稳定。

  所以,桑德斯一直没来得及对神秘具象物进行数据搜集。但他心中其实十分的好奇,这种好奇到心内痒痒的感觉,桑德斯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加之今日格蕾娅因为神秘具象物的助益,创造出了术法,这再次把神秘具象物在他心中的好奇感推到了巅峰。

  桑德斯暗忖:他如果再一次去触发这些神秘具象物,还会领悟类似“凋零术”的戏法吗?凭空领悟戏法终归还是得有脉络,这个脉络又是什么呢?

  带着好奇,桑德斯开始了自己的测试。

  安格尔与桑德斯相对而坐,隔着一片小空地,一边被灵魂脉络所包裹着,一边则陷入了雾气蒙蒙的幻境中。

  时间,悄然流逝。

  桑德斯每测试一个神秘具象物,就会花一段时间整理记录。当他将五个神秘具象物都测试完毕后,他的表情古怪,单手抚额撑在桌面,陷入了沉思。

  当安格尔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桑德斯摆出一副沉思者的模样。

  安格尔没有去打扰桑德斯,而是再一次闭上了眼,开始整理传承后的自我所得。

  虽然他闭着眼,但嘴角却忍不住往上钩,带着难以遏制的喜悦。因为这一次他接受到的传承,不仅没有出现意外,而且利益还达到了最大化。

  菱形结晶中的传承正是灵魂巫师必学的术法:魂维之道。

  安格尔在传承中,不仅完整的获得了魂维之道的所有信息,并且直接在思维空间固化了一个魂维之道的术法模型。

  等于说,这份传承为安格尔节省了数十年的研修时间。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固化在思维空间的术法模型,没有构建在精神力模型上,所以它并没有占用巫术位。

  还有一点,这个术法模型其实就是一个辅助效果,只要构建成功,便能随时将思维空间与灵魂之地相互勾连。也就是说,他现在以灵魂之体,也能使用幻术以及其他戏法。

  不过,安格尔亦有疑惑,譬如这个固化的术法模型,为什么不是用魔力说构建的?

  在安格尔的思维中,不管是术法模型亦或者戏法模型,都是用魔力构建,才能进行释放。但这个术法模型,用的完全是安格尔未曾见过的能量。

  当安格尔刻意将这个术法模型分拆的时候,它就会化为一片微不可查的粒子,弥散与思维空间之中,仿佛不曾存在过一般。可安格尔只要心念一动,那些消散的粒子又会重聚,迅速汇总成这个庞大且复杂的术法模型。

  虽然安格尔只要心随意动就可以控制这些粒子,但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些粒子到底是什么东西,甚至是不是能量他都不确定。

  “闭着眼都笑的合不拢嘴,看来收获不小?”

  安格尔还在一遍遍实验那些粒子时,耳畔突然传来一阵戏谑声。

  安格尔睁开眼,不知何时,沉思者桑德斯已经苏醒,并且站到了他的旁边。

  “传承应该就是魂维之道了?”

  安格尔初学会魂维之道,能量气息根本遮掩不住。桑德斯自己也会魂维之道,所以很轻易的辨别出了安格尔身上那隐约可见的魂维之道气息。

  “看来并非是知识传承,而是直接让你领悟并学会了魂维之道。”桑德斯淡淡道。

  “的确是这样,这份传承不仅灌输了魂维之道的所有信息,还直接在我的思维空间里固化了一个魂维之道的术法模型。”安格尔顿了顿,用略带疑惑的语气道:“不过……这个术法模型有些奇怪。”

  安格尔将自己的发现一五一十的道了出来。

  “不是用魔力构建的术法模型?这不很正常么,你觉得以你魔源储备量,足够撑起一个术法级的模型吗?哪怕,这只是一个一级术法。”桑德斯露出好笑的表情:“放心吧,你说的那个粒子构建的模型,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是法则脉络的一种表现形式。”

  “真是这样吗?法则脉络还能用微粒表现?”安格尔一脸狐疑。

  “不占巫术位,凭空得到能力,只有可能是法则脉络。你想想你灵魂中的重力脉络是灰色雾气状,这个只不过是改换成粒子状态,其实本质都是一样的。”

  见安格尔还一脸疑惑,犹不自足,桑德斯不禁笑骂道:

  “你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还没成为巫师,就有了两个大杀器,还都没有占用巫术位,这种美事连真知巫师都没几个人拥有。你这要是说出去,光是巫师的嫉火就能把你烧成骨头渣子。”

  经桑德斯这么一说,安格尔也觉得此事甚美,忍不住嘿嘿直笑。

  傻笑归傻笑,安格尔也没有忘记测试魂维之道。

  他灵魂出窍后,果然发现了一丝古怪。哪怕灵魂离肉身极远,也隐隐感觉到一种仿佛超脱了维度的关联。

  他能感应到思维空间里的一切事物,包括精神力模型,包括魔源,包括吸收原始魔力的漩涡。

  他也能动用魔源里的魔力,只不过不能修炼罢了。

  也就是说,他在灵魂状态有且只能动用魔源里的魔力。

  安格尔漂浮在半空中,伸出手,掌心旋即出现了一团水球。

  他在思维空间里构建了送水术的戏法模型,然后通过魂维之道,果然以灵魂状态释放出了送水术。

  安格尔又连续实验了好几个戏法,都能做到无障碍的使用,就连极奢魇境也能释放出来。这让安格尔很是兴奋,灵魂体中的重力脉络赋予了他超凡的速度与力量,魇幻之术带给他惊人的迷惑力,两厢一结合,他的战力完全可以用飙升来形容。

  这种实力得到超级进步,猛然提升的信心,却无处可发泄,让安格尔忍不住对着桑德斯脱口而出一句他事后后悔不已的话:“导师,我们打一架吧!”

  桑德斯愣了好一会儿,才勾起唇角,理了理略微有些紧的内衬纽扣,笑眯眯道:“好啊。”

  一分钟后,灵魂之力、重力之源、魔源中的能量均消耗殆尽,灵魂体处于崩溃边缘的安格尔,被桑德斯丢回了奄奄一息的肉身。

  “不错。”桑德斯重新戴上白手套,慢条斯理的记上金丝边袖口:“今天你让我很不爽,但没想到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主动凑上来让我揍,现在果然念头通达,神清气爽。”

  桑德斯爽了,但安格尔回归肉身后,却泫然欲泣。

  他为什么这么想不开,要和桑德斯打架……有信心是好的,但信心一旦爆棚就会变为自大,而自大的下场,就是沦为被魔鬼取乐的对象。

  看到安格尔的惨状,桑德斯不怜反笑:“其实你现在实力还不错,至少你撑了快一分钟。有些正式巫师,在我手中也撑不了一分钟。”

  正式巫师在桑德斯手中撑不了一分钟,这种说辞,安格尔相信桑德斯说的是实话。但前一句夸奖他实力不错的话,他却是敬谢不敏。

  说是支撑了快一分钟,但从头至尾桑德斯都没有动用任何能量,只是捏着拳头,对他进行了一场不差别的肉殴。

  安格尔甚至觉得,或许桑德斯只是为了让自己殴打的更畅快,才足足殴了他一分钟,否则他绝对会被一击必杀。

  见安格尔一脸低落,桑德斯挑挑眉:“你以为我在说假话吗?”

  “虽然我刚才的确留了手,但对你实力的评估,我可没有乱说。如果你能完整的发挥重力脉络以及魇幻之术,哪怕是正式巫师,你都有可能将他们击伤。当然,前提是你要能出得了手。”

  桑德斯只是说,安格尔如今用尽全力,占尽天时地利,可以将正式巫师击伤。至于说将巫师“杀死”,那就有点不可能了。

  巫师和学徒,从能量层级上就有本质区别。就像是婴儿对比成人,想要击杀,难度着实不小。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