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0863章 ?域外邪魔?VS?天道圣人?|?)??是在说我吗?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铛!!!

  这时,忽地一声响声响起……

  ‘杀啊!!’

  ‘冲啊……’

  ‘杀啊啊!!!’

  正当那三位来自于三仙岛的三宵仙子大获全胜,一个混元金斗便收了所有的昆仑阐教门人弟子的时候,当三姐妹由于城头上方的异象,由于那七彩庆云及其中若隐若现的九龙沉香辇而和菡芝仙以及彩云仙子们惊疑不定的时候,在她们的后边,那朝歌大军的前锋军营里竟突然一声响,然后营门大开,如潮水般的士兵们那喊杀声和脚步声传来,让她们便不得不把注意力从即将到来的那两位圣人的庆云銮驾那里给重新吸引了回来。

  “什么?!”

  “他们这是……”

  “唉……”

  等到云霄、琼宵和碧宵以及菡芝仙、彩云仙子这五名各逞手段飞在半空中的仙子们回过头的时候,就只见:那大开着的朝歌前锋军营的营门里,冲出了一个骑在狂奔咆哮着的墨麒麟背上,身材高大、头生三眼、中间一目神通,手使雌雄蛟龙双鞭,身后跟着黄花山邓、辛、张、陶等四将,同时还还率领着近万名大商朝朝歌精兵的老将军,他们就那样大声呼喊狂奔着,一直跑到了距离西岐城仅有一箭左右距离的地方后,才堪堪停了下来,并快速在各级军官们的叱喝下,摆开了一个个熙熙攘攘的攻城军阵,威慑着城头上那些正惴惴不安的西岐军兵们。

  “呔!!”

  “诸位仙子莫慌,闻仲来也!!”

  原来,当头那个骑着墨麒麟,手持雌雄鞭,带领着部将和近万名精兵呼喊着赶将前来的,竟然是截教门下金灵圣母的门人弟子,同时也是朝歌的征西大军的统帅,那个帝乙托的孤大臣,帝辛信任有加的重臣闻仲闻太师?

  看到对方现在才堪堪赶来,虽然觉得迟了一些,但是,有这么多的凡人士卒给自己这边撑场面,云霄仙子也还是微微有些感动的,所以,她在看了看城头上的那片庆云,看到那两位圣人师伯还没有到来,她才赶忙微微降低了自己胯下乘坐的青鸾神鸟,引着自家的姐妹们直接降落到了闻仲及其大军的军阵前方不足两丈高的地方,上前与对方答话。

  “原来是闻仲?”

  “三仙岛碣石山碧霞宫的云霄和我家两位妹妹在此,见过闻太师……”

  云霄认出来了,对方胯下的那头墨麒麟,确实是金灵圣母的坐骑。据说,那本是黑龙与神牛所生,生性凶猛,嗜血好斗,后被她们截教通天教主门下的女仙之首金灵圣母所收服,才又赠与了眼前的这个身为截教三代弟子的闻仲。

  而现在看来,那果真是一头不俗的坐骑,要是论起战场上打斗拼杀的本事,只怕确实是比自己胯下的这只青鸾神鸟还要更加强大数分的。

  碧宵和琼宵两姐妹看到自家的姐姐云霄已经下去与那个闻仲搭话,她们便也同时在各自的花翎鸟和鸿鹄鸟上收起了手中的宝剑,也不说话,就那么降落下去,齐齐对着坐在墨麒麟上的那个后学末进的闻仲微微点了点头,就算是行过了礼了。

  “哈哈哈!诸位仙子无须多礼!”

  “战阵之上不便行大礼,闻仲便算是在此拜见三仙岛上的三位娘娘了,还有菡芝道友以及彩云道友!!”

  看到这些个女仙们果真是他闻仲自家截教的诸位大能,看到是自家人前来帮助自己之后,闻太师便赶忙一边行礼,一边爽朗地大声笑了出来。

  现在,看到自己这边再添帮手,就总算是微微冲淡了之前由于赵公明陨落以及十绝阵被破,外加十天君尽皆战没和无辜被朝歌断了粮草后的那些愁苦之情!此时此刻,闻仲觉得,似乎他们还真的有希望在粮草告罄之前攻陷西岐,俘虏贼相姜子牙和反王姬发等叛逆贼首,然后凯旋返回朝歌?!

  “诸位仙子……”

  “方才闻仲也已听闻,那个燃灯道人和昆仑十二金仙及其弟子们,尽皆被云霄仙子给一举拿下了,可有此事?!”

  看着天空中仍旧还未散去的法力波动,看着地面上的狼藉一片的战场,再看看地上掉落的些无人认领的神兵利器,且西岐城的城头之上,那唯独仅仅只剩下的那个脸色难看无比的贼相姜子牙,再也见不到那些个之前让他闻仲无比愁苦困顿的昆仑阐教诸位仙人之后,闻仲便在惊愕中,便带着一丝企盼的神色小心地询问着道。

  虽然很可惜没有来得及亲眼看到那种震撼人心的大战场面,但是,在和黄花山四将们一起领兵从中军大营来到前锋营这里,在打开前锋营门并冲出来之前,他其实就已经听到那些神情振奋的士卒们描述过了一二。

  “是的……”

  张了张嘴,原本想说些什么的云霄最终还是没有多说,只是轻轻叹息着点了点头。

  和闻仲闻太师的那种兴奋的脸色不同,现在云霄的眉宇间却隐隐有一丝丝伸展不开的愁绪,显然,她是在顾虑和担忧着一些难办的事情,但是又不好与眼前的这个闻仲开口解释太多。

  “果真如此?!”

  “哈哈哈!好!大善!吾心甚慰也!!”

  听到云霄仙子亲口承认,在确认了那些个之前打的他们狼狈无比的燃灯道人和昆仑十二金仙们竟然尽皆在这里战没,而不是自己想当然中的施展遁法逃跑之类的情况后,闻仲闻太师便又大声地肆无忌惮地仰头大笑起来。

  “如此这般,闻仲便在此多谢云霄仙子以及诸位仙子了!”

  “既然昆仑阐教诸仙已全都落败,就仅仅剩下那个不值一提的姜子牙,那今日便天注定是我闻仲破城杀敌,平叛虏贼之日!他日闻仲回师朝歌,定当禀明陛下,为诸位仙子邀功请赏!!”

  说完,闻仲闻太师在兴奋难耐之中,直接就高高地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那柄雌雄蛟龙双鞭,就打算让黄花山四将和自己一起帅兵冲锋,一举打破城门,攻入西岐,砍杀贼兵,生擒反王姬发以及那个让自己暗恨多日的贼相姜子牙!

  他闻仲等这一天已经等了许久了,现在天命在他这边,正所谓,天予不取必受其咎?所以,他绝不可错过眼前的大好机会,必须要在那个姜子牙没有去找到更多的那些三山五岳的修士前来助战之前,趁着对方没有能力再阻挡朝歌大军的这个时机,一举拿下公然起兵称王的西岐城,荡平西周的这个都城,给予那些胆敢反叛大商王朝的乱民、贼兵和诸侯们树立一个标榜,让他们那些乱臣贼子们知道,当一名叛徒会是个什么样的下场!!

  “啊?!”

  “闻太师且慢!!”

  然而,还没有等闻仲准备挥下雌雄蛟龙双鞭下令全军冲锋,并驾驭墨麒麟冲向前去打碎那个西岐城的木头镶铜城门,乘骑在青鸾神鸟后背上的云霄,便又赶忙降低了高度,硬生生地拦在了闻仲的面前,及时地阻止了对方准备发动的总攻。

  “云霄仙子,你这又是为何?!”

  闻仲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出手阻拦自己……

  因为,现在正是朝歌大军趁机发动攻城大战的绝好时候,且他还很有把握能以很小的伤亡直接一战而胜之,并有极大的机会逮到城头上的那个已经是穷途末路的贼相姜子牙以及躲在西岐城中一直不敢露面的那个反王姬发!!

  在那些昆仑阐教的诸位仙人尽皆战没的这个时机里,仅仅一个手持打神鞭的姜子牙,肯定是没有办法能阻挡他闻仲打破城门或者击碎城墙的!因此,现在在闻仲看来,他们已经是胜券在握,而眼前的这个云霄仙子竟还浪费时机前来阻拦他,贻误军机,这就看是很没有道理的。

  “哈!”

  “你还问为何?”

  “闻仲闻太师,难道你就没有看到城头上的那片七彩的庆云吗?那两位圣人师伯马上就要到来了,你闻仲真的想好了,现在要派兵去冲撞那两位圣人的法驾?!”

  碧宵恨恨地给闻仲开口解释着道。

  她也有些不忿那两位师伯竟然真个想要来插手凡间的事情,但是,事已至此,对方明摆着就是要出来干涉,她除了嘴中和心里抱怨嘀咕俩声之外,她们又能怎么办呢?

  虽然,那两位圣人并不是她们的老师,她们三姐妹也不是对方人教或阐教门下的弟子,她们尊称对方为师伯,也不过是看在她们的老师通天教主的面上而已?但是,对方的实力可是明摆着的,那可是实打实的天道圣人,是混元级别的大罗金仙,是她们三姐妹目前为止都无法突破的那种层次,哪怕现在双方各为敌国,并不需要怎么尊敬或者逊礼,但是,基本的顾忌和掣肘就还是需要有的,不管她碧宵心底下愿不愿意也都是一样。

  “两、两位天道圣人,难道……是、是昆仑山上的玉虚宫和兜率宫中的那两位?!”

  愣了好一会,才堪堪反应过来那个碧宵仙子说的到底是谁的闻仲,这才睁大着双眼,愣愣地看着远处,看着在西岐城头上方显现的那片七彩颜色的庆云。

  刚才还不留神,而这时才注意到,那里确实是霭霭香烟,氤氲遍地,当先的九头五爪金龙的轮廓以及咆哮声,也已经越来越明显……

  而此时,原本那个脸色十分难看的贼相姜子牙,也已经净洁其身,紧绷面容,就那么秉香在城头上,显然是准备迎迓圣人的鸾舆了!!

  “这……”

  “这、这……这又该如何是好?!”

  如果是一般的人或者昆仑仙人们,哪怕是燃灯道人那般的大罗金仙,闻仲也早就直接骂出口来了!

  但是,

  眼前即将出现的,是和他们截教的通天教主同一级别的存在!而对于那两位教主,对于那种程度的天道圣人,他闻仲肯定是不敢口出妄语的!

  只是,他心下不忿的是:

  他们凡间的争执和打斗,不过是各凭手段而已,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那两位为何强行不顾身份地前来干涉?为何非要助周为虐?这天下间到底还有没有道理可讲了?!

  ‘啊……’

  ‘那是圣人?是谁?’

  ‘噤声!军阵之内,不得鼓噪!!’

  随着闻仲闻太师高高举起的雌雄蛟龙双鞭缓缓地收了回来,随着黄花山四将们也察觉到了西岐的那破损的东城门城楼上边的庆云里浮现的强大气息,随着之前那些还哄闹呼喊着准备大杀一场的朝歌精兵们也渐渐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之后,那上万的精兵强将们,便齐齐在军官们的互相叱喝下噤声,并偃旗息鼓下来,还识趣地收起各自手中的兵器,再也不敢继续鼓噪呐喊、擂鼓击兵,以免不小心冲撞了那片庆云中即将要现出身形的无上存在,凭白招来无妄的祸端。

  很快,

  ‘吼!!’

  ‘吼呜!!’

  随着那七彩颜色的庆云聚拢并渐渐形成一条七彩的笔直通道,随着遍地的金莲显现以及那些霭霭香烟,氤氲遍地的玄奇场面出现,那九条隐隐的五爪金龙便咆哮着,一齐飞出并拉动了之前那一直看不清个真切的辇车,直接从那七彩的庆云通道中带着万道霞光中蛮横地冲了出来!

  “果然是九龙沉香辇……”

  见状,心下有些忐忑不安的云霄便忽然惊呼出声,因为,她认出了那个圣人专用的,代表着身份和地位的座驾!!

  据传……

  九龙沉香辇乃是鸿钧老祖以乾坤鼎足足炼制了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之久才获得的无上宝物!

  它以鸿蒙沉香木为车基,上采九天的五彩神石,下集九幽五气凝成的玄金,再去汲取日月星辰的精华,广纳天地山河的神秀之气,使得阴阳极气流转,五行灵光游曳,然后再在辇车上束缚那九条上古时期的五爪金龙充当拉动銮车的灵兽。

  在辇车出行时,九条五爪金龙便会一齐飞出拉动辇车,并让辇车四周氤氲遍地、霞光架桥,异香馥郁、鸾歌凤舞,祥云托定、瑞兽飞腾……同时,辇车的四只车轮上还会各自显现一枝金色莲花,而莲花上也会现有毫光,毫光上再次显现莲花,在銮舆行动的时候,刹那间万朵金莲照耀诸天寰宇,使得遍地的金莲不断涌现……

  而现在,随着元始天尊驾驭着那九龙沉香辇从七彩庆云和万道霞光之中冲出,传说中的那一切神奇的景象,就都一点点展现在了云霄、琼宵、碧宵三位仙子,菡芝仙、彩云仙、闻仲闻太师、黄花山邓辛张陶四将、姜子牙以及朝歌和西周的无数士卒百姓们的眼前。

  那,便是天道圣人和圣人专用的九龙沉香辇!!

  而相比于元始天尊的那种震撼人心的出场画面,另一位天道圣人,那太上老君则就要低调得多……

  因为,他就那微微伛偻着身子,侧着身体乘坐在那一头大青牛的背上,同样从那从条七彩颜色的庆云聚拢并形成的那一条通道里,缓缓地踱步了出来,并在元始天尊的九龙沉香辇的旁边站定,平平无奇地,也不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底下的闻仲、众女仙以及朝歌的大军和姜子牙等人。

  不知道的人,恐怕还认为那骑着大青牛的是个普通的小跟班呢,那里又看得出那是此方世界里,在鸿钧道人之下,法力最强,道行最深的无上存在?!

  而那大青牛其实就是老君的坐骑兕兽,正所谓‘独角参差,双眸幌亮;毛皮青似靛,筋挛硬如钢;比犀难照水,象牯不耕荒;全无喘月犁云用,倒有欺天振地强’?虽然,和元始天尊同掌阐教的太上老君自己也同样有自己的老师鸿钧道人所赠与的九龙沉香辇,但是,向来秉持着‘清静、无为、无所不为’的他,还是更加喜欢这样安安静静地骑着自己的大青牛出门,而不是像元始天尊那样太过于招摇。

  “弟子不知师尊和师伯大驾来临,有失远迎,望乞恕罪!!”

  看到半空中仙乐,一派嘹之音,且还有七彩庆云和万道霞光的场面,再看到那九龙沉香辇上安坐着的道人以及另一个坐在大青牛上的老者之后,姜子牙哪里还不知道是谁到了这里来?

  所以,他在心下狂喜的同时,也连忙在城头上直接跪伏在地,用狂喜兴奋和带着些许彷徨的颤抖语气恭贺迎接着道。

  狂喜兴奋,是因为看到自己这边也来了强援,且还是绝对不会输的那种!而彷徨颤抖,则是担心,不知道两位圣人会不会因为他姜子牙办事不利而降下惩罚?

  “云霄携两位妹妹见过两位师伯!弟子等若有失礼之处,还请两位师伯恕罪?!”

  虽然心下有些忐忑,亦有些不甘,但是,云霄思量再三,还是领着自家的二妹琼宵和三妹碧宵,齐齐上前,向着銮舆和大青牛上的那两位圣人欠身施礼着道。

  至于她们身边的那两个仍旧不动声色,不施礼也不说话的菡芝仙、彩云仙子和那个不知是什么想法的闻仲闻太师,她眼下则就管不了他们太多了。

  “唔……”

  “尔等平身吧!”

  元始天尊看了西岐城头这边仅剩的孤零零的姜子牙一个,再看看朝歌大军那边的数名截教门人,虽然他心下很是有些不喜,但是,当看到那三个三仙岛的后学末进们对自己秉礼相待,好言问候之后,他也不好立马就发作,只是淡淡的挥了挥手,示意姜子牙和那三仙岛的三宵不用再多礼。

  毕竟,他们今天来到这里,可不是很对方客套拉家常的,要说得太多等下就不好办了,省得待会儿下起狠手来,让他们脸面上过意不去?

  “我认得你们!”

  “三仙岛碣石山碧霞宫的云霄、琼宵和碧宵,早在开天辟地之时就已经成就仙道的三仙子,现在看来,果真是已经抛弃六气,斩却三尸,成就大罗……不错!不错!我那师弟通天教主,倒也真是个有慧眼的,总算没有全都收的一群出身浅薄的……”

  其他的人元始天尊就不说了,比如那个菡芝仙和彩云仙?因为,那些许个不分披毛带角之人,湿生卵化之辈,注定是封神榜上有名,仙道无期的蝼蚁而已,他不看也罢!

  而让他感到意外的是,三宵中的那个云霄,倒也真个是不凡的?!

  因为,元始天尊一眼就看出来了,对方不仅抛弃了六气,斩却了三尸,成就大罗金仙,甚至还到达了准圣的最巅峰,距离证得他们这种天道圣人,证得混元大罗金仙仅仅也就只有一步之遥,可谓是非常地难得!

  只是,可惜了……

  天道之下,圣位已满,在此方天地之间,在没有那位圣人陨落之前,对方无论怎么努力,怎么修炼,也都甭想突破那最后最关键的一步!可是,圣人却是不死不灭的存在,又哪里会轻易陨落?

  如果对方是跑到混沌之中,远离此方世界的束缚的话,倒也还有三分的可能?

  然而,天道森严,且他们的老师鸿钧道人还镇守此方世界,于三十三天外的紫霄宫中设立着禁制,无论是此方世界里的仙人或混沌之外的邪魔,想要进出此方世界,又岂是件容易的事情?!

  再则,眼前这三宵仙子毕竟不是他们阐教的门下,而是截教中人,虽不知这三人到底是得了那般机缘,竟然会精进至此……但是,今天既然被他给碰到了,那就说不得定要早早送这三人上榜,也好断了她们在此方世界中证得大道的念想?

  “不过……”

  元始圣人在点评了三宵一番后,便忽地转变了语气,开始问起了正事:

  “云霄!”

  “我且问你:我那阐教门下的副教主和昆仑十二金仙及一干三代弟子们,你可曾有害了他们性命,送他们上封神榜?!”

  说着说着,元始天尊的语气也不由得稍稍变得严厉了起来。

  虽然自家弟子打不过对方,自己这个当老师和身边的师兄那个当师伯的强行出头确实有些不妥,但是,为了酝酿多年的谋划,为了天下的布局,他元始天尊今天也是不得不豁出去不要那面皮了。

  再说了,截教门下弟子万千,尽皆是些不分披毛带角之人,湿生卵化的根基不厚之辈,虽说眼前这三宵是根正苗红,可天注定截教当衰,她们也只有自认倒霉,上榜封神,去享那无边神道的玄妙,天命如此,可也怨他不得!!

  毕竟,

  现在事情出了一点点的纰漏,事情的发展也有些超乎了他原本的算计和预料,虽然不知为何会演变成这样,竟会出了这种失算之事……但是,既然事已至此,多想无益,他和师兄两人来都来这里了,那就肯定是要对方给他们一个满意的交代的。

  “禀两位师伯,他们现今俱都走这里,云霄不曾害了诸位昆仑道友的性命,也不曾送他们上榜!!”

  听到元始天尊果真是冲着这事来的,云霄想了想,最后只能咬咬牙,无奈地将手里的混元金斗往地面上一倒!

  随后,在一倒金光过后,西岐城门前的那杂乱污秽的地面上,便出现了萎靡在地的燃灯道人和昆仑十二金仙及其门下的那些三代弟子等人。只不过,此时他们俱都被削去顶上三花,胸中五气,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是法力道行全无,都也已沦成为了凡人。

  也幸亏之前云霄心下有所顾忌,而要是她的妹妹碧宵执掌混元金斗的话,恐怕现在元始天尊他们那两位圣人就见不着阐教的这些门人弟子们了。

  看到门下众多弟子们果真尽皆落得这般下场,虽然早就算到,且也有点心理准备,但是不知为何,元始天尊竟感觉不禁有些三尸神暴跳的感觉?虽说,他早就斩却三尸许久了,但是眼前的景象也太让他难堪了一点。

  瞧瞧吧,他门下的那么多弟子外加一个副教主,竟然还打不过通天师弟门下的一个云霄仙子,这让他脸面何存?!

  “唉……”

  “天命不可违,正应垂象,为之奈何?”

  昆仑十二金仙们当有此一劫,无论如何,好在根基道体还在,日后回山修炼并重拾仙道总也好过身死道消并上榜封神!

  但是,元始天尊不明白的是,怎么这一次,连不该应劫的阐教副教主,连那个日后另有安排的燃灯道人和那些三代弟子们也都折损在这里了?好像,这跟他们之前各自算到的确实有点不太一样?

  所以,他便微微有些皱眉,亦有些难办地看向了自己身边的那位八景宫的师兄,想听听看对方有什么的意见。

  “道兄,你意下如何?”

  阐教虽然是元始天尊创立的,但是,同时他的师兄太上老君也是阐教的掌教圣人之人,而对方更是他的师长,所以,有些事情,终于是需要问过对方的意见的,然后他也才好去便宜行事。

  “唔,也罢……”

  “事已至此,拿下她们应了劫也便是了!红尘不可久居,拿下她们,送上封神榜,我等便早早回去,你去办就是,不必问我!”

  看到燃灯道人变成了那模样,太上老君也稍感有些许为难,可现在天象不明,机算失漏,出了这么大的差错,他自己又能怎么办呢?!

  所以,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先送那截教的三位大罗金仙,送那法力高强的三霄仙子上榜应劫,抵了十二金仙们的天数,然后他们才好回去另寻他法,看看能不能拾遗补漏,努力更正那些不该有的无端变数?

  “也罢!”

  “天命合该如此,为了周家八百年事业,贫道今儿便勉力一试吧!!”

  虽然话说得好听,可到底他们是不是为了天命,是不是为了注定的那周家的八百年事业,那就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了。

  但不管怎样,元始天尊现在打算对那云霄、琼、碧宵以及菡芝仙、彩云仙动手了!至于那些凡夫俗子,那些朝歌的士兵和那个闻仲……则并不在他的出手名单上,因为,那些人是姜子牙需要去费神的,不能什么事情都由他这个天道圣人去做,他也不想沾染太多的红尘因果。

  “且慢!”

  “原始师伯!还有太上师伯!不知两位师伯对于封神榜一事有何见教?!”

  看到对方竟然真个打算对自己姐妹三人动手,而不是之前自己想的那般仅仅是讨要回阐教被抓的那些人,云霄在心下一惊的同时,便有些愤愤然地出口反问道。

  她现在羞愤之下,终于忍不住爆发,准备拿出那一件自己都不太敢拿去碧游宫询问师尊通天教主的事情,拿来这里反诘两位打算以大欺小的师伯们!!

  “唔?”

  “此话何解?!”

  虽然打算动手拿人,但是,那至少也要等着对面的三宵摆好了阵势之后,他元始天尊才会出手的!

  所以,看到对方没有急着反抗或者逃跑,而是用些莫名其妙的话反问自己,感到有些纳闷的他,便不得不按捺了心下的惊诧和不耐烦,很是不解地出声问道。

  “哼!”

  “两位师伯不妨先请看看?!”

  义愤填膺的云霄直接拿出了一张抄录的榜文,然后用十分玄妙的仙法朝着西岐城头的那两位师伯送了上去。

  那其实是她在翠屏山出云峰的安妮那奇怪的洞府里抄录到的那个封神榜的名单!在上面,大量的截教门徒以及她们三宵仙子的名字便赫然在列!甚至,连神位是什么都清清楚楚地写上了!!

  “这是……奇怪了……”

  太上老君接过,看了一眼之后就不禁直皱眉。

  然后,过了一会,他的眼中精光一闪,看了看下边朝歌大军军阵前的那个正恨恨不已的云霄一眼后,便微微沉吟着,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然后又摇了摇头,才把那抄录着那似是而非的封神名单的榜文递给了自己身边的那个仍旧安坐在九龙沉香辇上的师弟元始天尊。

  看过榜文之后,太上老君只觉得,今儿这个事情,似乎有些难办了……

  很快,从老君的手里接过榜文的元始天尊也禁不住被吓了一跳!

  “简直荒谬!!”

  “三教当初共签压封神榜并未署名,也未安排神职,只是说好各凭本事,根源浅薄者上榜而已,哪里又会有这种可笑的名单?!”

  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元始天尊的心下下意识地觉得,这份名单应该不会有假!

  所以,在装着生气和不屑一顾的同时,他也不禁暗暗有些心惊,不知道这个名单又是怎么一回事?因为,现在死了并到了封神台的,确实都是在这个榜文名单之上,就没有一个是这张榜文上没有名字的!

  因而,

  元始天尊隐隐觉得,这可能是天机混乱之下泄露了出来?又或者,是哪一个精于术算,但是却不识天数的人泄露了天机?而更糟糕的是,要是这样的一份名单给他们的师弟通天教主看到或者流传出去的话,不仅对方不会与他们干休,只怕这个世界会大乱起来的!!

  心下正在着急推算,发现知道这个榜文全部内容的仅仅只有三霄仙子和一个已经死了并上榜的赵公明之后,元始天尊虽然仍旧算不出这份似假实真的榜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却隐隐已经做下了某些决定。

  那便是:

  无需多说,尽快送三霄仙子上榜,然后没收这张榜文,并确保在封神之劫结束之前,再也不会有任何人看到它!!

  “多说无益!”

  “天数如此,今日尔等合该上榜,你们出手吧!”

  眼下天机越发混乱,不准备给那三宵仙子任何机会的元始天尊和老君对视了一眼后,便齐齐驾驭各自的坐骑,朝着三宵威逼了过去。

  “可惜千载功行,一旦俱成画饼!”

  显然,知道兹事体大的老君,准备跟自家的师弟一起动手,用雷霆手段,直接将那修为不凡的三宵们早早打杀,并送她们去封神台,以免节外生枝。

  “哼!我家姐妹会怕了你们不成?!”

  发现对方在看了榜文之后竟然不打算承认他们私底下对截教的谋划和徇私舞弊的行为,还蛮横地上前,打算对知道那个榜文始末的自家姐妹三人动手,碧宵心下大怒的同时,便狠狠地放出了自己的金蛟剪。

  很快,那金色的双剪在空中挺折如剪,头交头,尾交尾,化成了两只纠缠在一起的金色蛟龙,就那么当头朝着骑着大青牛的老君落了下去!!

  “着!!”

  而与此同时,看到自家三妹先下手为强,知道事情急迫犹豫不得的云霄也直接含恨祭起了自己的法宝混元金斗,让一道金光也朝着骑着大青牛的老君唰去!

  很显然,知道老君法力最强,堪称天道之下第一圣人的云霄,是打算跟自家的三妹一起,联合攻击对方,想要制服或者击退对方,然后再回过头去对付那个元始天尊?

  “好法宝!”

  “只是可惜了……”

  在道行差距之下,碧宵放出的金蛟剪被老君忽地一甩衣袖,让那袖口猛地变大并往上一迎!随后,那金色的蛟龙剪子如芥子落于大海之中,撞到了变大的衣袖中,并随着老君的衣袖恢复原状而沉浸下去,变得毫无动静……显然,那是被对方给收走了!

  而且,与此同时,还不等那道照射到老君的混元金斗的金光发挥作用,老君又把风火蒲团往空中一丢,然后,在云霄、琼宵和碧宵三人惊骇的目光下,那伴随她们姐妹三人时日已久的混元金斗,竟然稳稳地落到了蒲团上边?!

  “看法宝!”

  “风袋!!”

  这时,菡芝仙和彩云仙子也各自拿出了她们的法宝风袋和戳目珠,二人互相配合着,让那戳目的法宝和风袋放出的飞沙走石的狂风,齐齐向着元始天尊袭去!

  “哼!”

  让菡芝仙和彩云仙子感到惊骇莫名的是,她们的风袋放出的狂风和那专打人眼睛的厉害法宝,竟然奈何不得元始天尊一丝一毫?而且,更可怕的是,那珠未到天尊跟前,也不知元始天尊用了什么手段,它竟自己化作灰尘飞去?

  “两个孽障!也敢朝吾动手?!”

  故意让对方先动手,然后觉得已经出师有名之后,元始天尊便点点头,把三宝玉如意祭在空中,就打算朝着菡芝仙以及彩云仙子两人击去,准备结果了两人的性命,送两个女仙上封神榜!

  毕竟,对方可是榜上有名的,他刚刚看过了,所以,这也算是应了天数,不算招惹红尘因果?!

  “今日之事,到此为止罢!”

  这时,收了金蛟剪,落了混元金斗的太上老君,也同时将乾坤图给抖开,让那乾坤图直接化作一道巨大的天幕,直接朝着已经失去了法宝,再没有厉害攻击手段的三宵仙子齐齐卷去!

  显然,老君也是打算快刀斩乱麻,直接将惹出无边事端的云霄、琼宵和碧宵等人送上榜去,以免日后生乱?

  失去了法宝的碧宵惊呼一声,都来不及拿出自己的宝剑。

  “不好!!”

  而碧宵也来不及做反应,就被乾坤图裹挟了过来……

  “妹妹们小心!!”

  而云霄则是稍稍好一点,因为,她仗着自己的修为,用手里的宝剑强行荡开了乾坤图,并驾驭着胯下的青鸾鸟,让其悲鸣一声后,直接加速,朝着自家的两个力有不逮的妹妹冲去,打算拼着自己也被裹挟到乾坤图里,也要先给自家的妹子们解围!

  至于另一边,已经被三宝玉如意朝着顶门打将下去的菡芝仙和彩云仙子,她已经来不及去救援了……毕竟,她的修为可没有两位师伯强,哪里又有以一敌二,还能照顾那么多人周全的道理?

  所以,在亲疏有别的情况下,她肯定是要先行照顾自家的两个妹妹的。

  然而……

  云霄很快就发现,自己不但救不了自家的妹妹,竟连自己都被困在了乾坤图中,并很快就失去了方向,乾坤图中到处都是狂风暴雪、雷霆闪电,让她完全就分不清东西南北和上下左右?!

  ‘完了……’

  心下哀叹一声后,云霄便知道轻重,她觉得,她们三姐妹,今天恐怕真个得折损在这里,和自家的那位兄长赵公明一般,齐齐上那个封神台,准备日后封神去了!!

  “大胆!何方妖孽,敢拿我法宝?!”

  这时,

  正当乾坤图裹住了三宵仙子,当三宝玉如意降临了菡芝仙和彩云仙子的头上,准备将五仙子绞杀当场,送上封神台的时候,忽然,两只白嫩的小手竟从空中凭白出现,然后左边一抄,右边一拿,然后一只穿着红色小蛮靴的小脚那么一勾,就将乾坤图、三宝玉如意和落了混元金斗的烽火蒲团连带那个金斗一起,统统给顺走了?!

  “姐姐?”

  “是安妮?!”

  死里逃生的三霄仙子和那两个修为明显不足,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菡芝仙和彩云仙子不同,她们在互相对视和惊呼了一声后,便和面色凝重的老君和愤懑的元始天尊一样,齐齐看向了双方之间的一处空无一人的半空。

  “诶嘿嘿嘿……”

  一声娇憨矫捷的笑声传了出来,然后,那个空无一人的半空中,竟然出现了一个怀里抱着乾坤图、烽火蒲团、三宝玉如意和混元金斗的小女孩。

  毫无疑问,及时出现救了三宵仙子和菡芝仙、彩云仙的,就是某个无法无天、肆意妄为且才刚刚从封神台那边找到了赵公明大叔的魂魄和发现一无主封神榜的某糟心小女孩安妮了!!

  “好多的好玩的宝贝啊,现在我宣布,它们统统都归我了哦!!”

  没说的,刚刚安妮看到了的,那些家伙们把法宝都丢出来不要了,所以,刚刚回到这里,并顺手捡到的她,就正式成为这些同样是无主之物的宝贝魔法物品的新主人了!

  当然了,混元金斗什么的,回去后肯定是要还给那个云霄大姐姐的,但是,金斗里边的那些个宝贝,她就却之不恭了……

  (它提伯斯熊大爷就知道事情会是这样子的,要不然,那个糟心的小主子,刚刚就不会偷偷摸摸地藏在一旁观望那么久了……)

  “咦?!”

  还没有等老君和元始天尊开口说话或者施法收回自家的法宝,忽然,他们只看到,那个奇怪的,不知是甚跟脚的小女孩,竟然惊诧地转头看向了另一边?

  然后,他们也下意识地转头看过去,便只看到一团清风吹来,西岐城东城门的城头上,便出现了一个能够自由行动的幽魂!很显然,那就是刚刚离开了岐山之巅的封神台,前来西岐城这里报信的清福神柏鉴!

  “禀丞相,还有两位圣人!”

  “就是那个妖女,她刚刚抢走了封神台上的封神榜!还有带走了赵公明的魂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两位天道圣人会在这里,但是很有眼色的柏鉴在看到两位圣人之后,在连忙施礼的同时,也赶忙狠狠地将自己的手指指向了天空中的那个小女孩!

  竟连封神榜都被抢了,那个火焰大仙小女孩疯了不成?!

  听到这种事情,姜子牙差点就没有被惊得直接栽下城楼去,不过还好,知道现在有两位圣人在,知道有人给自己撑腰和做主的他,便什么话都没有说,准备等着他家的师尊和师伯的处置。

  “什么抢走的,你别乱说,它分明是我自己捡到的!!”

  o(`)o哼!

  一个无主且无‘人’看管的封神榜,肯定是被人丢在那里不要了的,所以,她安妮女王大人看上便捡走了,那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她才不会承认是她抢走的呢!!

e(`●)))唉  然而,小安妮不知道的是,心直口快的她说出这番话之后,显然就是在诸人和两位圣人的面前承认封神榜就是她拿了!

  这时,似乎是从小女孩身上看出了一点什么的老君直接就认不出惊呼了一声。

  “哪里来的域外邪魔,胆敢到此方世界作祟?!”

  自家的师兄老君看得清的事情,元始天尊也不可能看不出来,所以,看到召回三宝玉如意无望的他,便一把拿出了自己的那先天三大至宝之一的盘古幡,并将其给祭出在自己的九龙沉香辇上边,做好了应敌的准备。

  那幡体之上,开天的都天神煞之气勃然而发,似要将混沌毁灭,令天地重开一般……而幡面上更是显现有盘古大神手握开天神斧开天辟地之无上浩瀚伟大图景,幡外还有玄奥的谶言,有着那大道玄机环绕其上、幡内附有有开天符和盘古大道,展开之后五色毫光照耀诸天,盘古大神的圣威震慑寰宇!!

  毫无疑问,这面盘古幡当之无愧地是至高无上的开天圣器!它拥有着撕裂鸿蒙混沌之威、粉碎诸天时空之力、还有统御万法奥义之功、开辟天地寰宇之能!总之,它就是一个能操控天地之威,具有攻伐之力、造化之能的位列天道第一的法宝!!

  而现在,元始天尊第一时间将其给祭出来,就能充分说明了他对前边的那个突然出现并收取走了他和他师兄老君法宝的域外邪魔的重视!!

  因为啊……

  据传,在盘古大神开天辟地并孕育洪荒世界之前,混沌曾有三千大能,又称三千混沌魔神?它们个个有惊天动地之伟力,不输于天道圣人的威能,可谓是凶煞无比,狂暴异常?只不过,在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之前,那些三千混沌魔神早已被斩杀殆尽,余下的也都遁入混沌的深处,千万年来都不曾再出现过……怎么现在这里,竟还有一个?而且,天道竟不曾降下丝毫的警示?!

  念及此,元始天尊便不由得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师尊!”

  “她就是那个火焰大仙,有能收人法宝的神通,您千万要小心呐!!”

  这时,和其他人一起,由于被削去顶上三花和胸中五气的太乙真人,便急急忙忙抬头,对着天空中的师尊大声地提醒道!

  刚刚那个小女孩可以收走了好多的法宝了,包括三宝玉如意和乾坤图在内,要是盘古幡再被收走,那可就不得了了!!

  “原来如此……”

  元始天尊点点头,但是他显然并不相信对方能够在自己有防备的情况下收走自己的盘古幡!不过,从太乙的话中,他也总算是解开了些许的疑惑!

  因为,这也就说得清了,难怪之前他门下的昆仑十二金仙们惨败给翠屏山的那十万蝼蚁,也难怪他怎么都算不出那个火焰大仙的跟脚来历,原来竟是这么一回事……

  原来,对方竟然是一个天外邪魔?!

  “哼!!”

  o(`)o哼!

  “你才是天外邪魔呢!!”

  显然,听到刚刚那个坐在九条大龙拉着大漂亮大车上家伙骂自己的小安妮有些不高兴了!所以,她决定了,待会,抢走对方的漂亮大车,抢走对方的那面画着巨人挥舞斧头的大旗,就当做是给自己赔礼道歉?

  当然,还有那头大青牛,也不知道牛肉好不好吃?!

  (`)诶嘿嘿…..

  ()求票票()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