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92章 一场奇迹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锦官,益州大学华西医院。

  全益州省最好的医院!

  第一住院楼,302。

  梁伦躺在床上,右腿打着厚厚的石膏,被绷带吊着,翘得老高。

  房中还有两个病床,一个空着,另一个住着一名老实巴交的黝黑妇女。那妇女是藏族人,不会讲普通话,这些天一直由她在锦官读大学的侄女和跑黑车的弟弟照顾。

  梁伦病床前也坐着两个妇人,比起那满脸皱纹的藏族妇女,她们却是皮肤白皙,打扮得也不差。

  没多久,一阵脚步声传来,门忽的被推开了。

  一名矮壮的中年人沉着脸走了进来,他面相很凶悍,穿着一件灰色的羽绒服,黑色的西裤,加上一双大头皮鞋,手上还提着一袋苹果。如果程云在这里的话,他肯定认得出,这人就是那名和他打过一次交道的刑侦中队队长,梁博。而床上躺着那名三十岁出头、哭丧着脸的汉子他也应该有点印象,那晚来安居宾馆闹事的六个人中,他是其中一个。也很可能他已经忘掉这人了。

  梁博沉着脸走到梁伦病床边,将苹果咣一下放在床头柜上,便不吭声了。

  他并不想来。

  是这两个妇人非让他来!

  梁博父母生了五个,由于当年家穷,加上最后一个是个女娃娃,所以没养活。剩下四个中他排老二,梁伦排第四。这两个妇人分别是他的大姐和三妹。

  梁伦年纪最小,又是娇贵的儿子,从小就被宠坏了。他年轻时就是个小混混,现在年纪大点了,成了个老流氓。

  而且简直没有脑子可言——这货居然为了帮一个酒肉朋友出气,提着钢管去砸人家的店面!

  梁博想到这点就来气!

  那是市中心啊!还是益州大学边上!

  最后好了,成了聚众打砸抢,而且好巧不巧的撞到了在锦官警界声名赫赫的‘女中豪杰’枪口上,被人一脚把大腿骨生生踢碎,哭都没地方哭!

  梁博阴沉着脸,看向那两名妇人。

  他当然知道这两妇人哭天喊地把他叫来是为了什么,但是……绝无可能!!

  梁伦是六个人中唯一一个‘保外就医’的,他已经做得够多了,也把这些年积攒的人品和面子卖光了,要不是怕这龟儿子出狱后成了个跛子,他连这点劲都不想使!

  那两妇人张了张嘴,没吭出声。梁伦也睡在病床上,求助式的看向两个姐姐。

  他们都沉默了,望向门口,似乎在等着什么。

  此时梁博却冷冷扫了他们一眼,说:“别给老子打歪主意,好好养好病,过些天就得回监狱了!那儿的医疗条件可不好,你要不想以后成残废,就少操点心,不然老子把你龟儿子另一条腿一并打断!”

  梁伦咽了口口水,哭丧着脸,喊道:“哥,我哪晓得会这样嘛!”

  梁博闻言瞬间变了脸,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梁伦的病床前,死死的盯着他:“你个龟儿子,你给老子说不晓得!你到现在给老子说不晓得!老子从二十年前就喊你不要在社会上去打滚,你这么多年犯了多少事,你现在说不晓得!老子披着一身刑警的皮子,你给老子打架生事教不变,你现在给老子说不晓得!”

  梁博的眼睛都红了,脸上青筋暴起:“老子有儿有女,你天天整老子,你现在给老子说不晓得!”

  梁伦被吓着了,但也没被吓得有多严重,从小他就会撒娇,也知道怎样让哥哥姐姐让着自己,只是这个哥哥有点凶而已。

  “你……你以前不也在社会上打滚……不就是滚得高级点嘛……”

  “你还敢给老子说!!”

  “我以为就是打个架,喝醉了嘛,赔点钱完了噻……哪晓得变成抢劫了。”梁伦弱弱的说着,“都怪那个龟儿子,说要拿点钱,都是他害的!”

  说完,他又补充了句:“哥,我没有说起你哈,就算我蹲监狱,也跟你没得关系。”

  “你还好意思说!跟我没得关系,那你把我喊过来干啥子!?”

  梁博正说着,他却发现梁伦目光越过他,看向了他身后。

  梁博陡然转头,只见两个提着饭菜打包盒的老人正站在他背后,其中一个还拄着拐棍。

  他眼神更阴沉了,没有说话。

  那两老人穿着质朴的衣服,像是刚从农村上来不久,身子还算健旺!

拄着拐棍的是他爸,当下举起拐棍就想往他身上抽,却只扬起装了个样子,口中大骂:“你个龟儿子,你还好意思说你弟弟,你那会儿在社会上打滚的时候,老子为你少操了心?你弟弟不还是学你!现在好了!你混出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