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三百六十六章 分别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方静无声的看着吕菁,随后,吕菁出了船仓,估计是去划船去了,至于她的速度有多快,那得取决于她的力气有多大。

  不过,在方静心中,吕菁掌船是没有问题的,至少人家可曾是独自出海过的人,至于吃了多少苦,那就不得而知了。

  从白天,一直到夜空渐起,海面虽然伴随着一些小海潮,此时,吕菁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想通过天空中的星星来辨别方位,可这天空却是一片漆黑。

  吕菁无奈的坐在船尾的甲板上,低着头,思索着怎么样才能重新找回方向,可这脑海里,却是找不到任何方法。

  此时的方静,躺在船仓内,一觉醒来,发现此时已是夜晚,心里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反正只要不是风暴就行,至于在哪里,到不是会太过担心,而且依据自己的判断,白天从风暴中出来后,离着海岸估计也就不到四五百里地而已,至于这一个白天,被吕菁划到哪去了,那就不知道了,但想来也不会太远的。

  也许在方静的心中,一直认为自己还在黄海之域,可他却是不曾想到,那风暴可是会带动潮水,往着南面而去,而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已是来到了东海了,而且离着海岸也有着近八百里的距离。

  第二日太阳冉冉升起,方静出了仓室,来到船尾甲板上,却是发现吕菁已是在船尾睡着了。

  “吕菁,你要是困了,赶紧去船仓里睡一觉去,这里交给我吧。”方静喊醒吕菁。

  “方静,你醒了?我刚打了个盹。”吕菁看着方静,有些不好意思,她确实有些困了,而且还消耗了她不少的体力。

  “行了,赶紧去仓室里睡一觉吧,这一切交给我吧。”方静催促着吕菁赶紧离开去睡觉去。

  “那好吧,方静,要是有什么事,喊我一声。”吕菁只得听着方静的话,随之进了船仓里睡觉去了。

  方静看着吕菁离开后,从怀中掏出指北针来,辨认了方向后,拿起船浆,往着里面输送了一些真气,操控着船只往着西边行去。

  速度只能说有些慢了,毕竟要照顾吕菁的感受,还不能让吕菁发现什么,只能依着这三十四公里的速度行进着。

  从早晨,一直到中午,方静发现依着行船的速度,近两个半时辰的行船,怎么着也该到了海岸边了,可如今,依然没有见着所谓的海岸,四周依然是一片望不到头的海水。

  方静又从怀里掏出指北针来,怀疑起这指北针是不是坏了,随意的转动着方静,瞧见指北针还是好的之后,这才放下心来,只要方向没有问题,那就能到达海岸,估计可能这条船漂远了一些罢了。

  方静走进一个仓室内,开始做起午饭来,从早上起来后,就没有吃过什么东西,再加上体内的真气消耗,稍稍有些累了,虽然对于体内的那些气流一直也不知道是什么,只能以内气,真气来论了,但好在这体内的那颗蛋,只要自己停下催动真气时,那个蛋的旋转就会变慢,释放出来的真气也随之减少。

  午饭,也只是随便做了一些吃的,当然这海鱼是少不了的,因为船上是已快要没了食物了,只能以海鱼为食了。

  方静本来想着喊起吕菁吃些午饭,但看着吕菁睡得香甜后,也就没去打扰她,自行吃完午饭后,再次往着西边行去。

  直至下午四点钟左右,方静的眼前才出现了海岸,心里的却在想着,自己这条船到底是漂了多远了,这算下来怎么着也得有近千里了。

  离着海岸不远时,这才停下体内的真气,开始快速摇起了船浆来,但那速度,绝对不会太慢,虽然比使用真气要慢上一些,但手中的力气大,看起来也就没觉得有多慢了。

  “方静,到海岸了吗?”吕菁这时从仓室里出来,却是瞧见几百米外的海岸,心中也是激动了起来,这近一个月的时间,一直在大海上漂着,一直也见不着陆地,这才见到了海岸之后,心情必然会高兴不少的。

  “嗯,快到了,得好好洗个澡,吃顿好的,换身衣裳。”方静继续快速的摇着船浆,向着吕菁回应了一声。

  当方静二人把船停在海岸后不久,这才发现,此地有些陌生,可以说是完全没有来过。

  二人也没办法,只得从船仓里拿着自己的包袱,开始往着远处的一个渔村走去,顺便去打探一下情况。

  “这位老丈,请问这里是何地啊?我们在海上漂了好些天,这才来到此地,有些不知情况。”方静他们二人来到渔村后,向着一会正在晒鱼的老汉问了话起来。

  “我说刚才为什么在海上看到一条船呢,原来是你们啊,这里是台州府。”老汉看了看方静二人,到也没觉得有多奇怪,他们在这海边生活,见过不少这样的事情,不过也有一些海上的盗匪,但那些海上的盗匪基本是十好几条船过来的,可不像方静他们一条船来的。

  “谢老丈告知。”方静听着老汉的话后,心里开打想着台州府是哪里,想着想着,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从海州到了台州府来了,这距离也算是有些远了。

  可随后又想到,这条船看来是还不回去了,还有那两匹寄存的马匹,看来只能放弃了,至于这条船,看来只能丢在这里,或者送人了,至于卖,估计也没有人要。

  “老丈,那条船是我们的行船,我们从海州而来,这条船估计是弄不回去了,那条船,送给你们吧。”方静向着老汉说完后,带着吕菁直接离开了,留下那老汉愣在当场。

  这么大的好事,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家虽然有条老破船,本来也想弄条好船的,可这家中也无钱财去打造一艏,家中的那条老破船,修修补补,到现在都有些不敢用了,可这突然有人送条船给他,心里的激动之情,难以名状。

  老汉随之跪倒,向着方静他们离去的方向拜了拜,嘴里念叨着保佑这好人平安健康什么的。

  方静二人走在一条小道上,往着前面行去,至于是何方何地,暂时也只知道是台州府,只要到了稍大一些的城镇,自然也就可以买匹马给吕菁,好送吕菁离开,至于自己嘛,都离家一个多月了,也不知道家中如何了,得赶紧回家看看,可别家中有什么事才好。

  虽然方静心里担心着家里,其实家中的大大小小也同样担心着方静,而在此时,方园坐在厅堂里的椅子上,身边不远处是球球与毛球,正追逐着一个藤球在玩耍,而方园却是出神的望着大门外边,想着自己的哥哥。

  “小团子,赶紧去灶房烤一下火,不要待在厅堂里受冻了。”张小霞从灶房里过来,看见方园如此,担心的向着方园说道。

  “舅母,你说哥哥现在在哪里啊?为什么这么久都还不回来啊?”方园抬着小脑袋,看着张小霞,眼里尽是担忧之色。

  “小团子,上次静娃子不是来信说过吗?他要去一些地方看看,说是一个月左右,虽然现在都一个多月了,但想来也快要回来了,不要担心啊,去灶房里烤火去吧。”张小霞心疼的抱了抱方园,知道这小丫头最是惦记方静,但这大冷天的坐在厅堂里,可别冻坏了才好。

  方园听着自己舅母的回答,心里更是担心了,这已经是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也不知道自己哥哥还要多久才能回来,但还是听了张小霞的话,起身去了灶房,与着其他的小娃烤火去了。

  “这静娃子也是,这都一个多月了,怎么还不见回来?难道在外面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吗?”张小霞瞧见方园去了灶房,嘴里念叨着。

  此时的方家村,可不是台州府那边可比的,方家村早已下了好几场雪了,而台州府那边,却只是冷,但还未下雪,或者已经化了,这些于对方静而言,是不知道的。

  方静二人从下船后开始赶路,一直到太阳消失之后,才来到一个小镇上,好在这小镇上有一家客舍,二人这才有了个落脚之地,还吃了一些热汤饼,喊了客舍的老板,帮着去镇上的成衣铺中,买了几套衣裳过来。

  饭后没多久,方静躺在一个大木桶中,热水浇在自己身上,去除这海上漂泊所带来的一切疲劳。

  “还是这样好啊,在这海上漂了这么久,难得有个洗个热水澡,真是爽啊。”方静躺在木桶里,感受着热水带给自己的舒爽感,嘴里不停的说着些话,至于有没有人听见,他也不管了,再说了,自己说的这些话,听去也无妨,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话。

  换了一声干净舒爽的衣服,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裹上被褥睡起大头觉来,至于吕菁如何,方静才不会去过问呢,都是个成年人了,哪轮得到方静去多事,难道还不会回睡觉不成吗?

  一夜醒来,已在大亮,起身后去了客舍的后院,随意的洗漱了一下,来到厅堂里,叫了一大碗的热汤饼,还有两大盘的肉来吃。

  “吕菁,快来,吃碗热汤饼,这店家的这野猪肉味道还不错。”方静瞧见吕菁从她的房间出来后,赶忙喊了一句。

  “好的,我先去洗漱。”吕菁听见方静的喊声之后,随之应了一句,去了后院洗漱去了。

  “对了,吕菁,你可有什么打算,今天我们估计得在这里分别了,我得赶紧赶回方家村去,估计家里人都急坏了。”吃完早饭的方静,出了客舍大门后,向都会吕菁问了起来。

  吕菁静静的盯着方静看着,不知道如何回答方静,但对于方静说的话,他心里也明白,但她更希望方静说一句,跟我回家吧,可方静却是没有说。

  “那我们就此告辞吧,我还要返回洛阳去。”吕菁知道方静不可能说那句话,只得狠了狠心,向着方静说道。

  “那行,这里的金饼子,你带上,我估计也用不上多少,你也好买匹驴什么的骑上。”方静从包袱中拿着所剩的金饼子递给了吕菁,吕菁倒也没客气,接过后,塞进包袱,抬腿离去,她怕自己狠不下心来离开,这才一句话不说,走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